1986年7月29日,62岁的邓稼先与世长辞,临终遗言让人为之震撼。
早在邓稼先13岁那年,也就是1937年的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侵华日军的铁蹄就踏入了我国北平,仅22天,北平就沦陷了。侵华日军嚣张地在开庆功会。看着迎着风,耀武扬威的日军旗,年仅13岁的邓稼先冲上去就将旗撕得粉碎,还扔在地上踩两脚。
正沉浸在胜利的狂喜中的日军,并没有发现邓稼先的这一举动。
事后,有朋友就劝说邓稼先的父亲邓以蛰赶紧带孩子离开北平,不然此事要是被人告发,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丧心病狂的侵华日军,邓以蛰也非常担忧。于是就让邓稼先的大姐带着他去了昆明。临走前,邓以蛰嘱咐儿子说:“稼儿啊,以后一定不要学文,要学科学,对国家有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邓稼先年仅13岁,但是目睹被侵华日军蹂躏得破败不堪的家园,他深深地理解父亲的嘱托,并将其记在了心上。
于是在战火狼烟,躲避轰炸,生活条件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他仍不忘奋发学习,并考入了清华大学读书。为了学到更先进的科学技术,他考入了美国印第安那州的普渡大学研究生院。
普渡大学声名在外,学子来自各国。邓稼先曾被强国学生鄙视过,异国他乡孤独过,吃饭不能按饭量吃,只能算着钱吃。自己也暗自崩溃过。但是心怀梦想,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与其埋怨,不如争气。
他在普渡大学研究生院,不足两年修满学分,并用一年多的时间拿到了博士学位。别的学生拿到博士学位至少30岁了,他拿到博士学位时,只有26岁,被称为“娃娃博士”。让我们中国人也扬眉吐气了一把:我们并不差!
他的导师非常看好他,极力邀请他留在美国,并给他推荐了科研条件好,生活条件好的工作。他却说:“我的国家更需要我。”于是毅然踏上了回国的轮船。
刚回国,他就投入了核物理研究。他“抛妻弃子”,来到了马革裹尸,荒芜人烟的罗布泊,开始原Z弹的研究。
在中国原Z弹技术如一张白纸的情况下,研究工作屡屡受挫。
在一次航投试验时,原Z弹坠地摔碎,作为总设计师的他明明知道很危险,还一个人跑去弹坑捡拾碎片。并且嘱咐年轻人:“你们还年轻,不能出去。”
自从这次后,他就出现了肝脏受损的情况,经常尿血,他却拒绝住院疗养,又回到了试验基地。通过对碎弹片的研究,找出问题的原因。终于在1964年10月,我国第一颗原Z弹腾空而起,试爆成功。那颗原Z弹成为了我国的争气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年后,原Z弹的研究不断升级,技术也趋于成熟。邓稼先倒下了。他患上了癌症,被迫回到了北京,医生强制安排他住进了医院,他无力地躺在病床上说:“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没想到来得如此快。”
他生前的最后一枚“全国劳动模范”奖章也是在医院病房里颁发的。
就在戴上这枚奖章的12天后,邓稼先出现了全身大出血,医生已经宣布医治无效。亲人、朋友、一起共事过的科研人员都来看他,他临终前给年轻的科研人员叮嘱说:“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太远。”
此时此刻,他还念念不忘告诫后人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为我国领土安全筑起一道高墙。在场的人听完无不泪崩。
邓稼先真可谓国士无双,许身国威,壮我河山。挺起了我们民族的脊梁。
如今,看着一个个弱国受强国的欺凌,我们为生活在已步入强国之列的中国而骄傲。就在前不久,我国派专机将滞留在乌克兰的留学生以及华侨接回家。看着一架架插满中国国旗的航班将同胞安全带回家。网友感动地说:“祖国永远是最坚强的后盾,愿同胞们平安回到家的怀抱!”
感恩我们生活在这样的国家,也致敬为我国筑起安全屏障的科学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