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杨立华没给小勇哥面子,直接开车E夸的就到了哈市,小电话一支,老马在几楼呢?

老班长,五楼502呢,你上来吧,都在这儿,我没动弹行。

随后也挂断了电话,这老马一瞅这哥几个在这儿靠着都睡着了,不禁感叹道,这心真是大呀,一会儿有你们好受的。

紧接着老杨从楼下趴就上去了,后边跟的六个人同样穿的也是便衣,但是腰里边全是别的家伙似的,当当的一敲门,老杨进来第一句话就说,谁他妈叫刘正远给我站出来,快点的。

这哥几个正睡的迷迷糊糊的,一睁眼一看,一个50多岁的中年男子,一米八多的大个儿,梳个大背头,就瞅着膀大腰圆的气势那是嘎嘎的逼人,杜城大志就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

这边老马就说了,那个穿黄色的西服就叫刘正远,旁边的最年轻的叫杜城。

这个胖子户的叫大志,当时这杨立华径直就朝远儿哥就走过去了,远儿哥都没站起来,迷了糊的在这这一坐,咋的?

你就那姓杨的,本来你是一个开疆辟土的人,我真的是挺尊敬你的,但是你说你教出来是一个什么玩意儿?

那吴浩仗着有你这么一个好大舅在这个哈尔滨耀武扬威的,说白了就是这么一个畜生,你还这么护着他,我是崩了他,要不看你的面子,我直接把他送走了。

杨立华这一听,也坐凳子上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二远,然后来了一句,刘正远,我见过你大哥,远哥这一瞅,见过我大哥的人多了去了,怎么的?

那就算是见过我大哥,你又能把我咋地?

我是把你外甥给崩了,但是我因为啥崩的,你自个儿问问他,这老杨一瞅,真是挺横了,我告诉你,崩了就是崩了,说别的没用,我今天必须就得把你带走,听见了吗?

旁边的小城哥就说了,你要把我远哥带走,我告诉你,你这个封疆大吏你也别当了,这杨立华就没瞧得起杜城,不就海南王的儿子吗?

你爹还没我大呢,去把他给我摁一边去。

老马这一摆手上来两人啪就给杜城的肩膀扣上了,然后把他的这边的脸往墙上这一贴就定了了。

当时远哥一看就急眼了,赶紧把他给我放开,所有的事儿是我刘正远惹的,有本事你冲我来,这老杨一瞅,行,是条汉子,不过你们谁都跑不了,一会儿我让你们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这远哥一瞅这架势,直接从后边怕把007就掏了出来,EE的一上堂,当时给老杨都整懵逼了,我去怎么的?

刘正远,你这崩完了我外甥你又要崩我杨立华呀,你知道我是什么段位的吗?

我告诉你,你大哥见到我该说不说的,那也得毕恭毕敬这二样,哥一听姓杨的,别拿你那段位来压我。

在我这儿不好使,我告诉你,我手里拿着007,就是我大哥给我防身用的,整急眼了,我直接给你崩了,那你都白没这杨立华一瞅,行,刘正远好使,来,那你就崩我这一下子,看看你大哥能不能保得住你。

话音刚落,远哥的007直接怼到了老杨的胸脯上,旁边的老马一看,赶紧的劝道,刘正远,把家伙是给我放下,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些什么?

此时的老杨也乐了,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哼,刘正远,我不信你敢开,这二远哥一听也不傻,没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真是不能开的。

被压压着的杜城就接说道,姓杨的,你让我给我正哥打个电话,我直接就给你撸了,就你,哼,你可得了吧,杜城,我听说怎么的?

你把我大外甥从2楼的洗浴中心给踹到楼下去了,对呀,是我踹的他活该。

你知道你这个外甥背着你干了多少坏事吗?

你咋不调查调查呢?

你来了就兴师问罪,就说是我们的不对,就你外甥对是吧?

当时这杨立华就说了,那是我亲外甥,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再了解不过了,说白了,都是看过家的人,要是没有我们这帮人在边上看家,能有你们这帮浪荡的公子哥这么好的生活环境吗?

还能在这还跟我耀武扬威的吗?

说着,照着杜城的屁股蛋就踹了一脚,这一踹,旁边志哥就不乐意了,往杜城前面这一挡,咋的?

踹谁呢?

你个老灯大着是吧?

既然没你的事儿,就给我滚一边去,要不然呢,就真给你爷丢脸了。

这大志一听,咋的,我就给我爷丢这个脸了,你不服吗?

杨立华这一听就看了看表,都7:40了,行了,我也不跟你们几个磨叽了,老马把他们几个都给我带走,然后扔里边关仨月,谁说话也不能放人听见了。

这一下令,后边人直接把大志爷给扣上了,这二远哥一看,拿着007就比划道,赶紧把人给我放了。

对面的人可没怪二远那毛病,直接上来啪的一巴子就打了过来,我不管你是谁,在这儿是我们老大的地盘,听见没有,这二远被打了一下,这一合计也没镇住他们,这老灯真是挺厉害啊。

这杨立华就说了,行了,别做无谓的挣扎了,走吧。

随后再次的是扣着肩膀要往外带的时候,这时杨立华的电话是再次的响起来,旁边的小跟班就说了,老大,这电话一晚上响了好几十回了,都快干没电了,那个我感觉应该还是小勇打来的,你看是接还是不接?

这老杨一瞅是吗?

不就是个小勇呢,不接他的能咋的?

把电池给我扣了,省得闹心。

话音刚落,门外头咣咣一顿敲门声,老马就把门开开了。

这一开门,紧接着迎面来了一个戴墨镜的小伙,但说不说的,长得是挺帅的,拿着小电话说道,杨叔怎么的脾气挺大呀,说不接,这是真不接呀。

说完夸的把眼镜这一摘给杨立华,瞅得瞬间就变脸了。

哎呀,小勇啊,怎么的,你还亲自来了,都怪我太忙了,再说我也不知道这电话是你打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