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飞雪

来源|博望财经

日前,阅文集团发布其2023年财报,年报业绩显示,阅文集团2023年总营收为70.12亿元,同比下降8.0%;归母净利润为8.05亿元,同比增长32.3%。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非国际通用会计准则下,阅文集团2023年的归母净利润为11.304亿元,同比下滑多达16.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阅文集团财报

而就在阅文集团公布其2023年业绩报告后的次日,据Wind显示,其股价开盘便呈大幅跌势,最终当日收盘价仅为25.35港元,跌幅达7.31%。截止发稿前,股价收于27.2港元/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股价跌幅相对应,阅文集团市值缩水超50亿港元,而其年内最高市值高达313.16亿港元。究其原因,大概率是因其公司基本面,以及资本市场对阅文集团的未来营收信心感到“纠结”,甚至令有些投资者产生“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感。

毕竟,从目前来看,阅文集团的既有在线业务,几近抵达谷底,且短期内亦出现明显的增长提速。

尽管,阅文集团看到短剧市场的爆火,手握小说、动漫IP的阅文,未来虽有一定逆袭翻盘的想象力,特别是在丰富的资源支持下,其IP业务实现增长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留意去年A股的短剧概念题材炒得飞起之怪象,即使暂无作品产生收入,只要手上有IP储备的题材股,也都能炒一阵。

不过,缘何阅文集团在公布发力短剧概念的这段时间,股价却未有显著大涨,或很大程度在于其新老业务的交替,让资本市场感到其中的不确定性,以及对阅文集团能否在竞争尤为激烈的短剧业务上,到底会对其业绩有多大改观持一定质疑态度。

01

传统业务几近谷底 新老业务交替关系阅文能否“翻身”

过去十年,要说国内网文“哪家强”,非阅文集团莫属。作为两家业界“领头鹰”腾讯文学、盛大文学于2015年合并、强势打造而生的阅文集团,可谓数年如一日,爆棚流量和海量用户“双丰收”。

尤其得益于当年“头牌”起点中文网,加上背倚腾讯社交生态的QQ阅读,以及红袖、潇湘书院等多家网文平台的强势“组CP”,阅文集团“开局”即“爆款”。

更“得势”的是,合并三年后,其便斥巨资将当时成立8年之久、位居国内头部影视制作发行机构“一哥”的新丽传媒收编旗下,夯实网文根基的同时,率先抢跑发力网络电视、网剧、网络电影等衍生内容,一时令阅文集团“风头无两”。

然而,时过境迁,当下国内网文业务无论从流量、用户量、用户粘性以及用户付费意愿上均处于“式微”态势,即便是新丽传媒的内容影视化、电影化,也能为阅文集团贡献的价值日趋缩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

如此一来,尽管阅文集团手上武器储备不少,从网剧、网络大电影的IP、版权授权许可,及至AI应用,乍看起来阅文集团似乎并未落后于当下这个时代。

然而,目前的趋势却并非阅文集团所能继续“一手遮天”“阅遍全网”。个中原因在于,长视频基本形成了优爱腾固有格局,阅文很难打破;而短视频、直播则以抖音为王、视频号、快手、B站等“集体瓜分”流量,因此,留给阅文集团这一网文起家的大平台,到底如何才能不至于是“残羹剩饭”,而是“新瓶装新酒”?

对此,阅文集团做出的战略决策是——押宝短剧。相对于前述长视频和短视频以及直播等,短剧的确乍看上去属于有潜力可挖的“蓝海”。

然而,若考虑到国家监管部门不断加强对短剧的监管,以及诸如咪蒙等短剧“暴发户”和快手等同样发力短剧的“现状”来看,或许,短剧要成为阅文集团走出困顿、真正赢得一片“蓝天”,尚需要从多个维度和层面上去精细化深耕短剧,方才能借此实现下一个十年阅文集团的可持续增长和良性发展。

尤其是当小说网文近年来随着短视频和直播的崛起,其“爽文”所产生的多巴胺脑回路奖赏效应走弱,用户与网文“渐行渐远”。

既然传统的“爽文”难以留存海量用户以及付费意愿,那么转型新业务就成了摆在阅文集团管理层面前的重要“考题”。而短剧,正是其管理层做出的转型新选择。

不过,传统业务式微之下,阅文集团能否通过短剧等新业务,实现新老业务交替期间,在2024年实现业绩“翻身”,还需要打个问号。

02

短剧概念忽冷忽热 监管不断加码为阅文新业务带来变数

实际上,短剧作为风口,阅文集团押宝无可厚非。但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冯胜勇已经在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的论坛上明确表示,从6月1日起,网络视听平台、小程序等播出、引流、推送的所有微短剧均需持有《网络剧片发行许可证》,或者平台相应的上线备案号。

言外之意,监管部门将对短剧产业监督日趋严厉。但网友热衷、上瘾的短剧,却往往多为心灵鸡汤或者相对“低俗”的剧情内容。因此,监管新规发布之际,阅文集团到底能依靠短剧获得多少营收、利润,实则充满很大变数。

因为,不低俗剧情的短剧能否吸引网友“上瘾”进而付费,其实不言自明。因此,这就相当于甩给了阅文集团发力短剧新业务上的一道待解的难题。而这道难题如何解题,或非易事。

从去年开始,相对于短视频、直播,有着“爽文”基因、同时又比短视频具有更强悍的多巴胺奖赏机制(即上瘾)短剧的“终极杀手锏”令用户“欲罢不能”。

不过,尽管短剧真香,但阅文集团要倚赖短剧来提升其盈利能力和资本市场信心,一方面需要作为大集团,确保在短剧编剧、开发和推广过程中,按监管政策“办事”,不走“咪蒙”式的低俗短剧路线,方才能为自家的短剧业务顺利开展“加保险”。

这并非“危言耸听”,因为尽管短剧“贵为”风口,但其本身却也是“烫手山芋”。就在前不久,抖音、快手掘金短剧不久,就遭遇了“滑铁卢”。

究其原因,是因为“微短剧放大夫妻婆媳矛盾被禁”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且阅读量迅疾超亿次,进而引发监管关注。

鉴于此,抖音迅速发布公告,表示抖音平台已下架相关违规微短剧6部,包括《最后的底线》《妈妈的生日》《千金小姐反击》等。快手平台的公告则显示,其下架了《怀孕的女人》《婆婆的狗窝》等4部违规微短剧,并清理相关内容738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两个小时后,刚在财报发布之际对外公告要全力进军短剧的快手,也无奈发出公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此,在监管不断加码、竞争日趋激烈的趋势下,阅文集团能否利用好手上的既有IP,从网文、网络大电影等传统业务,实现发力短剧的这一新老业务交替,实乃其今年发展的重中之重,也事关阅文集团今年能否在财报数据上交出一份令资本市场满意的“答卷”。

03

市场阵营“门派林立”,国内市场和“走出去”考验阅文“真本事”

需要阅文集团管理层深思的是,其转型短剧等新业务,尽管是属于主动求变,值得鼓励。但是,目前国内发力短剧等相关业务的,并非只有阅文集团一家独大,而且阅文集团在短剧等新业务上优势尚有所欠缺。

因为,抖音、快手等都在致力于发展短剧业务,而这些平台相对于阅文集团而言,均拥有海量短视频和直播用户基数,而且短剧与短视频、直播无论是在技术路线、服务搭建、运营模式等方面均大致“一脉相承”,因此,抖音、快手等发力短剧无需额外斥巨资投入其中,

而阅文集团发力短剧等新业务,或需要较大一笔投资进行相关投入方才能正式开展业务运营,不仅如此,除了抖音、快手等,还有一众像咪蒙这样的“大牌”编剧,早已经并持续给短剧市场带来“不按常理出牌”的更大冲击,这一点上,阅文集团如何应对也是未知数。

当然,在新业务市场阵营“门派林立”之下,阅文集团也并非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一方面,其拥有优质IP,且背靠腾讯等平台支持,这一点是一般竞争对手难以做到的。另一方面,阅文集团在国内市场的品牌知名度尚可,因此,若能实现“阅文出品、必属精品”的话,那么,其新业务转型也有望获得一定创收增利,

不过,国内市场短剧等新业务之卷也是有目共睹。而有先见之明的短剧运营商,早已经选择了“借船出海”,向海外尤其是东南亚市场用户量身制作和推广适合当地用户“口味”的短剧等内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新华每日电讯

有业内人士透露,短剧在国内市场尽管取得了相当成功,但目前国内短剧行业遇到的监管难题,无论是阅文集团还是其他局内玩家,均面临“危险的一击”。因为,短剧大举普及之下,如前文所言,国内监管部门已经开始像对待电影和电视行业一样对其进行日益严格的审查。

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2月的3个月内,监管部门即以过于暴力、性暗示或低俗为由禁播了多达2.53 万部短剧(总计130万集)。对此,几乎包括快手等入局短剧的玩家,只能根据监管要求,高频率下架剧集。

而这种不断下架短剧的事实,不仅让用户体验骤降,而且更重要的是影响到了这些平台的营收业绩,比如,原先投放广告的客户,即便已经付费,平台也只能为其退费。

此情此景之下,不禁试问,阅文集团将如何应对这般不断加剧的监管?又如何确保不低俗的短剧,能赢得成千上万的用户“买单”,以至于可以通过售卖广告、付费收看等方式来增加盈利呢?

事实上,像一些中小型的国内短剧玩家,已经在近两年纷纷选择出海发展。而且,海外市场,中国IP内容剧情的短剧同样受欢迎,且竞争程度不高,盈利潜力可期。而除了东南亚市场外,北美等地区也正被中国短剧玩家所“攻占”。

由此来看,无论是ALL in国内市场,还是选择“走出去”寻求更大创收增利的发展空间,都无不考验着阅文集团的转型,能否在2024年度给资本市场交出一份相对满意的“成绩单”。而究竟阅文集团转型新业务是“一帆风顺”还是“遭遇滑铁卢”,我们暂且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