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流云,一剑斩楼,以他的功力荡平整个江南都不在话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有必要怕庆帝,怕长公主,被他们捏在手心里,指哪打哪吗?

长公主与他发生了什么故事吗?

有些匪夷所思。

老子道德经告诉我们,控制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控制他的财产,家人,软肋人质之类,而是控制他的思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终归是由思想来支配行动的,叶流云之所以有这样的行动,是因为他的忠君思想永远无法从脑海中铲除。

庆帝是他的主子,长公主也是,以后的三皇子也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皇权永远是他无法跨越的一道门槛。

皇权之下,才有大宗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范闲的皇子身份已经得到确认,叶流云怎么得也不会拿他开刀,只要他离开江南,他就可以不杀他。

即使他离开江南,他也不敢。

#深度好文计划#

况且他更害怕范闲背后的五竹,那可是当年揍得他满地找牙的大宗师级别以上的神人。

若不是他从五竹的身法上偷学一招两式,根本晋级不了大宗师。

他这个大宗师有些水,根本比不上四顾剑和苦荷那样得到过叶轻眉的真传,他们可是有培训教材的科班出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叶流云之是个闲散的业余武功爱好者,一剑斩楼,他不敢使出自己的流云散手,是怕隐藏在范闲周围的高手看出破绽,害怕人家说他的大宗师是半路出家。

看重名声,是这些武林大咖共同的软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叶流云比他们更甚,不入流,他更看重利益。

叶家被贬定州,一个皇室被圈禁的长公主李云睿,就可以让他下江南。他是担心若不顺从,叶家会被贬得更远,永远无法踏入京都的权力核心圈。

他心虚了。

这样的大宗师,范闲有必要害怕吗?他赌赢了赌得对。

也看准了叶流云的软肋!

也许从庆帝与他的一次谈话得出的结论。

庆帝抱怨:这些大宗师自以为脱离了人间,朕的十道金牌都无法把叶流云召回,他这是能耐大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后叶重,宫典被贬,叶灵儿留在京都做人质。范闲当时没有看出庆帝在布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今,叶流云一出现,他立刻明白了一切,于是,才会敢于赌上自己的小命。

《庆余年》第二季,这一场戏,小编看懂了。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