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的护士们最近为了减少工作时间而进行16年以来第一次罢工()。

与此同时,一名教师在《哥德堡邮报》上发表了读者来信。他表示:“工作环境恶化并不是护士独有的现象。几乎所有的所谓福利职业,即医疗、教育和护理领域的职业现在都是对健康有害的职业。让人惊讶的是,除了护理工会以外,没有更多的福利职业的工会选择通过罢工来向雇主施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名教师指出:“教师的教学任务越来越多,生病时学校也不再聘请代课教师,而且他们的行政工作日益增加,但教师工会在30多年里没有进行过罢工。”

这封读者来信的本意原本是给教师工会施压,让教师工会也向护理工会学习,组织罢工。他说:“要求与资源之间的不平衡导致福利领域工作的员工因为工作而生病。更多的福利职业的工会应该像护理工会那样,尽可能的推动减少工作时间的问题。”

没想到这名教师抱怨工作时间过长却引起了护士的不满。一名护士看到这封来信后也向《哥德堡邮报》投了稿。她说:“声称教师的工作负担和我们的一样重,这种说法是对我们的挑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名护士说:“作为护理人员,我在传统医院工作过,也在学校工作过。我明白老师的工作很辛苦,而且工作环境逐年恶化。几乎每个学生都需要特别的适应他的教学计划和措施,大量逃学的学生,各种侮辱和霸凌,更不用说那些提各种苛刻要求的家长了。但是 ... 老师每周在学校工作的时间只有35小时,还有10小时是可以在家工作的。老师们每天都可以去吃午饭,上厕所,工作时间通常是周一到周五的白天,圣诞节有好几个星期的假,夏天也有至少8周的假。

所以当教师说工作负担过重得时候我感到被挑衅了。我们这些医院工作的护士几乎从来就不能准时下班,有时候需要连续工作16个小时,而且经常收到领导发来的需要人加班的短信。我们很少可以在工作时间上厕所和吃饭。我们经常被要求推迟假期。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我们在夏天也只能连续休3星期的假(而且这还是因为法律有要求,否则我们可能根本不会有假期)。我们全年无休的工作,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没有人关心我们是否必须在圣诞节、新年和仲夏节工作 .... 除了我们的家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名护士的说法自然引起了教师的不满。另一位教师继续在《哥德堡邮报》发文回怼:“医疗人员工作负担过重不是教师的错!”

这名教师解释道:“瑞典小学和初中的老师的工作时间是按年算的,每年大约工作1800小时。这相当于一份‘普通的’全职工作,即每周工作40小时,一年有5周的假期。一位初中的学科老师平均每周工作45小时。我们在夏天休的是年假和调休,并不是因为学生休假我们就自动休假。”

而且这名教师表示,并非只有护士上不了厕所吃不上饭,教师也有很多是在工作时间没空上厕所或者被迫以超快的速度吃午餐的。他补充道:“已经有大约3.5万名有执照的教师离开了教师职业,转而从事其他工作。如果教师的工作真的有那么轻松惬意的话,这个数字就不会这么高。”

最后,这名教师表示:“教师和护士都是对社会至关重要的职业。这两个职业在工作环境、工作压力和人手短缺方面都存在问题。但两个职业的问题的性质是不同的,不能直接来比较。瑞典需要身心健康、对工作满意的护士,同样也需要身心健康、对工作满意的教师。”

各位读者,你们觉得是护士更累还是教师更累呢?

参考新闻:

https://www.gp.se/debatt/lararna-lika-slutkorda-som-vardpersonalen-varfor-tar-ingen-strid-for-dem-.9e8162e9-bae2-413a-8f7d-32343f9cfd37
https://www.gp.se/fria-ord/provocerande-att-pasta-att-larare-skulle-ha-det-lika-tungt-som-vi.cb287c68-ef67-439d-8e89-fb7a0824981f
https://www.gp.se/fria-ord/inte-lararnas-fel-att-vardpersonalen-gar-pa-knana.192692f0-93d9-4f36-8e28-ce2b26a39fd5

请关注北欧模式备用号“新北欧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