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丁大公子指了指山哥,你们放心,我就是跟他吃个饭,让他给我敬个酒,道个歉,这事就拉倒了。

这刘勇二哥一听,姓丁的是吧?

来,你出来说话,你不是能叫来200人吗?

那又能咋的?

还能把我们打死啊?

我告诉你,我从四九城也叫人了,他们马上就到位了。

这丁大公子一听,是吗?

行,你们要真想跟我一决雌雄的话,那我成全你们这十个人,你随便打打销户了,不用你们负责。

这边小航一看,就拽了拽刘勇二哥呀,我看这帮小子不好惹呀,就看他们开的车,我大哥全加起来也没有四台百万级别的豪车呀。

此时的山哥从后边儿也走过来了,算了算了,别跟他打了,咱们打不过了。

这刘勇二哥一瞅,咋打不过呢?

你别听他吹牛逼,怎么的,五分钟能找200号人不可能,说完气的拿这五连子一下子给对面的一个人就打趴下了,给他们打得可是措手不及,对面这帮小子一看也把家伙是支了起来,这车上的丁大公子又发话了,别动手让他们打,你们放心,打在你们谁身上,我给你们30万,你们在那给我站好了,如果被打没了,我给你们家属赔偿100万。

这话给刘勇整的顿时有点儿不知所措了,这丁公子一看怎么的,打够了吗?

那我们可还手了。

夸的一摆手,前面的司机就摁着喇叭,滴滴滴滴滴连续的响声,喇叭这一响,紧接着从左边和右边的房子里刷了,就冲出来了四五十号人,各个手里边都拿着大镐把子,大片瘤子,其中有的还拿着一捆炸框的小管管,手里还攥着打火机EE的往这四台虎头两边这一站,就是这个气势,该说不说的,这真是有点干不过来,给刘勇二哥吓得拿着五连子往后都退了一步,这边的山哥也是手都一哆嗦。

其实这种场面他年轻的时候他都经历过,但是再次面对这种场面的时候,他也有事点发颤,只见车里的丁大公子把门啪的一下就打开了,然后就摆了摆手,山哥,上车吧,这个山哥整的也是进退两难。

正在这犹豫之际,丁大公子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电话一接通,喂,谁呀,唐山的大左就说了,是我呀,丁公子,好久不见呢,我是大左,左哥呀,怎么了?

丁公子,是这么回事,我这个四九城有个哥们给我打电话,说他东北的几个朋友把你车撞上了,是这样吗?左哥呀,他们是你朋友啊,哎呀,那你怎么不早给我打电话呀?

丁公子,我这不是怕给你添麻烦吗?

那你看他要是给你车撞了多少钱,我四九城那哥们儿说了,他给你赔,要是不够的话,我这边给他再出点,那你看你就是高高手,放他们走吧。

这丁公子一听就犹豫了片刻,大左呀,这事儿呢,也不是你想的那么样,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儿,不过这老头呢,挺他妈横,你看车追尾了,其实是我俩一半一半的责任,但是这老头挺不屑的样子,根本就有点瞧不起人,就他这张脸皮儿,别人认识,我这张脸皮儿别人不认识吗?

在唐山我们老丁家啥地位你不知道吗?

我让他上车陪我吃顿饭,喝个酒,陪个不是就拉倒了?

我没说把他咋地,也没说把他打没,他他妈带着那些人给我兄弟都干倒了七八个了,我说啥了?

这大左一听这话,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那个啥你这么的,你看打伤的你那几个兄弟,医药费呢,我出,要不行,我现在亲自过去一趟,毕竟是四九城的加代,有求于我,因为他也跟你之前所说的小勇哥,还有在四九城号称浑世小魔王的二远哥,关系都挺不错,这边丁大公子一听也是皱了一个大眉头。

那个,你叫我四九城的公子哥能咋的?

我告诉你,大左,这事儿你最好别管了行吗?

你放心,我不能为难他,我就请他到我的四合院吃个饭喝个茶啥的行不行?

还没等对面的大左回话,这边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挂完电话之后,这丁大公子再次的向山哥招了招手,紧接着就开始数数了,刚数到1的时候,这边的人直接抽出一个小管管E夸的一点,直接朝李正光他们旁边就扔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就爆炸了,吓得这帮人全蹲地下了。

紧接着丁大公子又开始数到了2,这边的人又准备好了,开始撇小管管了,当时山哥就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丁公子,我过去不就是请我吃顿饭,让我给你道个歉吗?

不行,我给你鞠俩躬都行,你让你的人都撤了吧,当时丁大公子一听,一条腿儿就从车上迈了出来。

但是另一条腿没有下来,戴着个大墨镜就说道,你不说给我鞠两躬吗?

来,把他给我带过来。

其中就有一个人走了过去,就要拽山哥的这个手,当时刘勇就挡在前边儿了,干啥呀,还动手了?

话音刚落,对面的小子直接给刘勇来了一巴掌,给我起开,要不然我他妈炸死你。

这刘勇一看,想打他也不敢打,旁边的白小航恨的牙也是直痒痒。

就在这时,车里的丁大公子直接迈腿就走下来了,来吧,我下来亲自接你,给我鞠躬道歉吧。

老山头着一瞅对面这小子有20来岁的样子,跟他道歉心里也挺不是个滋味儿的。

就这样大概犹豫了三五秒钟的时间,对面的丁大公子就说了,怎么的,低不低头啊,不愿意低头,还没说要动手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就响彻了天际,紧接着那小汽车的轰鸣声就过来,啪嚓一下就怼到人群中了,其中还撞倒了丁大公子,这边这几个人夸夸的,加代带着丁健这帮人就下车了,这一下车,加代就瞅了瞅对面戴着大墨镜的这个人,丁公子是吧?

多大点事儿,不行,我给你低头道歉就得了,我四九城加代咖位也不低,再说离你这唐山也没有多远,当时丁大公子这一瞅怎么的,你就是加代啊,背后有小勇哥,二远给你撑腰的是你吗?

那你挺厉害啊,大哥这一瞅,丁大公子,那你既然知道我加代后边儿有人儿,你就给我个面子,让你这帮兄弟撤了吧,现在也没有啥人员伤亡,要是再说涉及到赔偿的问题,那你开个数,我加代赔你钱就得了。

这丁大公子这一看,加代呀,我可以给你面子,你的这帮兄弟我今天不会动,不过这老头必须得给我走,来人把他给我扔车上,这加代一看,丁大公子,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吧?

你要这样的话,那我可就打电话叫人了,加代,人你随便叫,就算他们都来唐山了我也不怕。

紧接着,这边的人唰的一下子把山哥的手腕扣上了,推着往大奔里面去。

就在这时,又来了一辆小车,从上面匆匆忙忙地下来了一个人,这咋还动上手了呢?

多大点事儿啊,你给你大左哥面子行不行?

这丁大公子一看,大左我都告诉你了,这事你别管了,就算你来了也不好使,这不,你哥们儿加代来解决此事了吗?

你不说他后边有人吗?

他那人在哪呢?

话音刚落,就从加代的虎头奔里下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人,怎么的?

谁说他背后的人没来呀?

这丁公子一瞅,就皱着眉头说道,你谁呀?

旁边的加代就介绍着说他叫王学志,是我志个,他爷爷是研究窜天侯的,什么他就叫大志啊?

大志就说了,对呀,我就叫大志,怎么的,不给我面子吗?

这丁公子就往前走了一步,仔细的瞅了瞅,不管你是真的假的,这事你少管。

来人继续把那个老头给我塞车里去,这一下令哗啦一下,50多号人直接就给围上了。

这加代一看,刚想上去,对面的人直接把家伙时就怼了过来,这边的山哥啪的一下就被塞到了车里,旁边的大志这一瞅,你他妈这也不给我面子,啪的一个电话就给唐山古冶区的六扇门的队长给打过去了。

喂,刘叔,是我大志,你现在还是队长不?

当时老刘这一听,大志啊,怎么的了?

刘叔啊,那你要是现在还是就是大队长的话,那你就过来这一趟呗,我让这个唐山的一个姓丁的好像是钢铁大亨的儿子,他把我还有加代这帮兄弟都给扣这了。

对面的丁公子就喊了,怎么的给六扇门打电话了,那你问问他敢不敢过来?

电话里头的老刘也是听得一清二楚,那个大志啊,这个姓丁的呢,身份背景非常复杂,要不我这边先派几个人把你们接回来行不行?

大志一听这老刘害怕的样子,气得把电话就挂了。

对面的丁公子一看就乐呵呵的笑了,开车走,说完直接上车关上门就要走了。

这刘勇一看,急得也不知道要咋整了,上去一把就拽住了车门子,但是后边又来了两个人,直接把刘勇就推到了旁边,这李正光一看,拿着5+4,砰砰的就来了两下子。

这一开响,加代带的这帮人也从后备箱把家伙时掏了出来,直接和对面对峙上了。

这时的丁公子在车里边这一座淡定的就说了,除了那个胖子别动,其他的都给我往死里打,咱们这边只要是负伤了,我就给你们3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