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小捕快直接往杜城的脚底下就打了过去,皮鞋都蹦冒烟了,旁边的山哥一看,一把就把杜城拽到了后边,别别别,有话好商量,那个你们认识我吗?

对面的小捕快仔细一瞅,你不就是那个唱二人转的吗?

怎么的,这事跟你有关系?

是啊,跟我有关系,都是因为我才发生的这事,不行,你先把我带走吧,不过带走我之前,能不能先让我打个电话?

唐山这边我也是认识人的,这小捕快就说了,你就一个表演节目的,你能给谁打电话呀?

我告诉你,赶紧的让他把人放开,家伙事也给我放下,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这话一出,把年轻气盛的杜诚气的这小牙一咬,小拳头这一擦,不就是三个小阿丝儿吗,立马举起手中的6架4,砰砰砰的就冲对面开响了,这边摁着丁公子的陶强一看这架势,立马就冲上去踹倒了。

其中一个小捕快,一看也冒汗了,这他妈都开响了,不干也不行了。

回头一看,李正光等人直接就把小捕快也给摁住了,EE的三个人摁趴下以后,给丁公子都吓了一大跳,哎呀,我擦,你小子真是虎啊,穿绿衣服的都敢打这边杜城就说了,我打的就是他们一群披着羊皮的狼,不他妈干正事,我这都亮证了,你们还敢给我崩飞了?

你们是活腻歪了,赶紧的给你们大佬打电话,让他过来。

此时从车里摇完人的大志也走了下来,对打电话说,四九城的两位公子哥来了。

这小捕快一听,哆嗦着把电话也支了过去,喂,大佬啊,到哪儿了?

怎么了?

我已经派人过去了,那个大佬啊,我们三个被杜城拿着六架4给崩了。

这话一出,给唐山的六扇门的门主老正都吓一跳,什么哪个杜城?

大佬我也不知道。

旁边的杜城一看这磨磨唧唧的架势直接把电话就抢了过来,喂,我是杜城,是我打的,不过你这几个手下真是好狗啊,我们都快被人打死了,他们还在那边看笑话,你怎么管你手下这帮人的?

我告诉你,我杜城可是海南王的儿子,大志是窜天侯的孙子,刘正远马上就到位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当时这个六扇门的局子,这一听他反应也是比较快,啪的直接就挂了。

这老正一合计,这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这边杜城还在,喂喂喂,我还没说完呢,气得杜城把电话直接摔在了地上,这都是什么人呢?

话音刚落,这头的正局子派的六扇门的人也到了,小警报这一拉,直接下来了好几十号人,这家伙是夸夸的这一支全给加代等人围上来,陶强一看这架势,立马就把杜城手里边这小6+4就抢过来,直接站到了最前面。

紧接着六扇门的大队长亲自带队就过来了,小子,先把家伙事给我放下,你叫什么呀?

这陶强就说了,我叫陶强,是海南省某某部某某队编号,什么什么的?

这是我的证,不过你的人已经给我崩的稀碎了。

这大队长一看,上面确实扣着大红戳呢,行,那人是谁打的?

当时杜城就站了出来,是我打的,怎么的?

话音刚落,一个大巴掌就给杜城呼了过来,你打的给我扬巴什么呢?

来人给我扣了,后边的人他就给小城哥就给按上了,陶强这要往上上,对面咔咔好几把家伙事就给治上了,这小城哥一看我去,我告诉你,我大哥可是战哥知道吗?

还有朴正。

这大队长一听就笑了,你咋不说你爹是皇帝呢?

笑话,来人都给我扣上一副小银手镯就扣到了杜城的手上,还有他们拿家伙似的都给我带走,当时加代一看就有点麻爪了,我去,这他妈咋整啊?

此时的山哥就站了出来,慢着,别把人带走。

这大队长一瞅,刚想要说你谁啊?

再仔细的一瞅,哎呀,我去咋这么眼熟呢?

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山哥一听我是真的假的,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吗?

小电话就拿下来了,我现在就给你们唐山的大一把打个电话,姓张的是不是?

他就支了过去,喂,给我找一下老张,你就告诉他我是东北的,那个唱二人转的找他就得了。

对面的小秘书就说了,好的,您稍等,只听哒哒哒的不一会儿,张大佬就过来接电话了,喂,老赵啊,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老张啊,那可不咋的,我现在就在唐山呢,都是因为我跟这个姓丁的公子哥发生点摩擦,你看你们这边六扇门的人就要把我的兄弟给扣下了。

老赵,那你没事吧?

老张啊,我倒没啥事儿,但是你手下的几个人挺横啊,眼瞅着我跟我徒弟都被揍了,还在一边跟看笑话似的呆着,我这边的人一气之下就把他们三个给崩了。

这老张一听这话也皱起了眉头,是吗?

行,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派人过去处理这个事儿,不过这老丁家呢,在这个唐山也是大户。

这山哥一听就说了,老张啊,我明白你是身居高位的人,我要不是逼不得已,那我能给你打这个电话吗?

这老张一听也是思索了片刻,行,没事,我现在就给六扇门的一把手老正打过去,帮你摆一摆,啪电话也就挂了。

这一挂电话,给旁边的大队长都整蒙圈了,真的假的,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这山哥就说了,是真是假,两分钟之内你就能接到电话。

这大队长这一瞅我去,说话挺横呼啊,我管你给谁打电话了,我这是在执行赵公务,来人给我带走,说完直接走到了丁公子的面前。

丁公子,你没事吧?

这丁公子就气愤的说道,我他妈还没事呢,你看我这手腕都给我掰成啥样了,跟得了脑血栓似的,来,把那姓杜的给我带过来,我非得踹折他一条腿儿。

这大队长一瞅,很为难的说道,那个丁公子别在这儿,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要不然这事儿就不好解决了。

这丁公子一听就瞪着眼睛瞅着大队长说的,咋不好解决了,我就要把他的腿给踹折了,说着看吧,一下子就把自己的手腕子给掰了回来,当时给大队长都吓了一大跳,行行行,然后直接就转过了头,意思是你看着办吧。

这丁公子直接走到了杜城的面前,来,把他的腿给我抬起来,这边的山哥往杜城旁边一站,你要是敢动他,我必让你下岗。

这丁大少爷一听都笑了,老家伙,给我滚一边去,一会儿再给你算账。

说着用仅存的一只好手就给山哥推到一边去了,这边陶强一看也急眼了,奋力的就挣脱了对面的束缚,但是刚走了一步,只听砰的一声,一粒花生米就给他的腿来了一个大擦伤,不过那也挺疼的,都冒烟儿了。

这陶强咬牙,城哥不就折条腿吗?

兄弟陪你住小院院,但是打我的这六扇门的小子肯定是死定了,对面这小子一瞅我去,还他妈这么嚣张,啪的一巴掌又呼了过去,再反抗我就给你崩了。

话说到这儿,杜城的小腿儿也给整了起来,丁公子也从底下捡起了一个大片瘤子,直接朝着杜城的腿就打了过去,但是他打的这一瞬间,陶强再一次挣脱了,砰的一下子给姓丁的就撞到旁边去了,缓冲了一下他这箭,杜城的腿也没有被打折,这大队长一看就不干了,敢挑战我们小捕快的威严,直接拿着家伙时就知道了他的后脑勺上,旁边的山哥一看,顺势就拽了一下大队长,然后大声的喊了一句,大队长,你的电话响了。

与此同时,这边大队长的手被碰了一下,也没有打到陶强,但是也拍了一下,给这边的人都吓坏了。

紧接着这边大队长慢悠悠的就把电话接了起来,只见这大队长点点头,又摇摇头,随后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说道,行了,就这么地吧,把人都给我整起来吧。

此时众人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这边的杜城看着陶强为他受伤的样子,心里愤怒到了极点,你妈妈的,给我等着。

这大队长一看就走了过来,小子,你给我老实点,我们上面这是下令了,要不然你早就没了。

小手指着一指杜城紧接着就听见一声巨响,这大队长的一个手指头就被打没了一截,哎呀,我擦,谁打的?

回头一瞅,远处就来了一辆米彩的小车,啪的这一停,从上面EEE就下来了一个人。

穿着一身的正装,肩膀上带着星星就走了过来,当时加代着一瞅也是一愣,反应了3秒才瞅着对面来的人是谁了,我去,你这是从哪买的衣服啊?

这时二远哥迈着他那坚韧的步伐就走了过来,怎么的,要群殴啊,算我一个呗。

这大队长捂着手指头瞅着这人就说道,你他妈谁呀,居然敢冲我开枪,当时远哥一看就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头子,看见没?

我披星戴月来的,当时给大队长整的也是咽了一口大唾沫,那个我不管你是啥身份,你跟我的部门不一样,你也没有资格崩我。这二远哥一听,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的,是我这手里的家伙,事儿说了算,赶紧的把你们这些人都撤了。

这大队长一听就不乐意了,小子,先别管你崩不崩我的事,这些人是上边我的大佬发话了,必须让我带走的。

这二远哥一听这话,那行,都带走吧,那我跟你一块儿去,老山头儿来,上我车的来。

这山哥就走到了二远的跟前,小声的说道,二远呢,我刚才给唐山的大一把老张打电话了,可能是老张命令下的,慢一点,也可能是这下属碍于老丁家的势力,等了半天才给那大队长下的令,要不然杜城也不会被那姓丁的打腿,陶强也不会受伤。

这远哥一听也明白啥意思,没事儿啊,给他打不好使,我再往上面打。

说完俩人E夸的也就上了车,加代杜城等人,随后也被带往了小派派。

不一会的功夫,这小车不管好的坏的,全停到了小派派的门口,这一下车,远哥看见陶强受伤了,还被压着,直接就上去把小捕快推到了一边。

去找你们那小护士过来把伤口给他包一下子,听见了没有?

这小捕快一瞅远哥这气势,行,那我请示一下,气得旁边的杜城直爆粗口,他妈的,我长这么大以来是头一次被扣还被人打,真是太丢人了。

远哥就说了,小城啊,你别着急,那个姓丁的咋打你的,你放心,我一会儿肯定得给他打回来。

杜城说了,远哥不行,你把电话给我,我给战哥打电话,他给我派一对小五哥了,我把那姓丁的全家老小全给突突了,以解我心头之恨。

他俩在这唠嗑的功夫,这大队长又接到了上面打来的电话,意思就是让他把这个事压一下,当时给这大队长整的脸刷的一下就变了,瞅着自己的手指头,妈的,白被人打了,气愤的就走了过来。

这边的二远哥还在跟小捕快说道,那个姓丁的呢,凭啥他受伤能去医院。

我的胳膊受伤就只能在这儿看呢?

怎么回事儿啊?

知道我谁吗?

我告诉你们,我姓刘,我叫刘正远,我大哥刘大远知道吗?

这些小捕快一听刘大远这名有点熟悉,因为金字塔尖的人物就那几个,再看远哥这身装备带的也挺齐全的,该说不说的确实是那么回事。

这边的大队长就把远哥拽到了旁边,小声地说道,那个刘正远是吧?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啥身份,但是上面下令了,说这事儿能不能压一压,压下来了以后,然后咱们再把这个事儿彻底解决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