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衡追踪秦公子进入了女贞堂,刚好这个时候,薛芳菲(薛狸)正在祈祷能够利用柳夫人离开女贞堂,薛芳菲给秦公子指了明路让他从后山离开,结果被萧衡的人四面八方包围,最后落入了圈套,而薛芳菲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利用萧衡回到京城。

文纪第一眼看见薛芳菲的时候,就觉得他眼熟,作为皇帝面前的红人,聪明能干的萧衡怎么可能认不出薛芳菲。

可萧衡不仅认出来了,还帮她保住了身份,甚至多次帮助她逃过劫难,算是薛芳菲的救命恩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薛芳菲利用柳夫人回京,萧衡将计就计让她高调回家。

继母用绳子算计姜梨,让姜梨得了一个害母杀弟的名声,从此姜梨被父母送到了女贞堂,十年无人问津,这些年,堂主对姜梨非打即骂,可谓是生活艰难。

薛芳菲嫁给当今状元郎,一路扶持他,本以为往后就是夫妻幸福,结果却被婆家带人陷害,让她失去清白,又被夫君亲自喂药活埋,可谓是人生无常。

本以为活埋的薛芳菲从土里爬出来了,一心求死的时候遇上了姜梨,姜梨说,那些害他们的人,最怕她们活着,死了一了百了,活着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打击。

于是薛芳菲活了下来,可为了救她的姜梨因为违背了堂主的话,被抓住,活活打死,等到薛芳菲找来的时候,姜梨已经生命垂危,离死不远,姜梨希望薛芳菲为自己报仇,希望有一天把她在这里遭遇告诉父亲。

薛芳菲知道,姜父既然十年不曾见她,说明早就把她给忘记了,怎么可能会相信她,真想要为自己报仇,那必须得回去,慢慢清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薛芳菲需要一个身份,刚好姜梨过世了,一个人两份仇,她都了接下来,反正都要报,一个是报,两个也是报。

可想要报仇,先得回去。

听说柳夫人来后,薛芳菲就想到了利用柳夫人,让她看清堂主的荒唐,然后借用她的口,让姜家来接她,没想到萧衡出现了,还刚好入局,于是她“废物利用”,给自己加了双重保险,把自己送到萧衡手里,直接回了京城。

这每一步,都在薛芳菲的算计之中,灯笼,堂主,柳夫人,萧衡,没有一个人逃过,可见第一才女的名声名不虚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沈玉容一家以为傍上了长公主,不顾薛狸多年的扶持,不顾她多年的辛苦,就放弃了她,现在想来是他们有眼无珠。

一个能够算计萧衡,算计一国丞相,算计皇帝之人,怎么可能抵不过一个公主,沈家真是丢了珍珠。

如果他们把长公主的算计告诉她,以她的才华和智慧,说不定可以让长公主吃大亏,可惜他们这些人只想不劳而获,看似深情,其实最无情。

回到京城后,姜家果然如薛芳菲所料,高调请人来接她回府,只是过程出了点意外,萧衡竟然有半个国公府的实力护送她回家,说的是证明姜二小姐的清白,其实各有算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萧衡不揭穿薛芳菲,反而助纣为虐,是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对她感兴趣。

第一眼,薛芳菲和婢女在外逛街,萧衡站在楼上,看到了对方,那一刻,他就开始关注薛芳菲了。

后来状元郎当街护送妻子下葬时,身边的护卫说了一句薛芳菲名声有损,状元郎情谊深厚时,他嗤之以鼻,一眼看出了状元郎家的龌龊。

直到在女贞堂见到了薛芳菲,萧衡才把一切放回肚子,他就知道,那个聪明的女子不会死。

看着活蹦乱跳,机智聪明的薛芳菲,看着她为了活命,故意跟匪徒联手,为了回京,死活让他定罪时,他就知道,曾经的薛芳菲死了,如今的薛芳菲即将取而代之,这是一个从地里爬出来的恶鬼,这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她又会做些什么,萧衡非常感兴趣。

所以他不愿意暴露薛芳菲的身份,甚至还想办法帮她隐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来,萧衡如今只是好奇薛芳菲,想要看看她要做什么,还没有达到非她不可的地步,但比起其他人,她很有趣,萧衡还从未遇见过这样有趣的人,他不愿意放弃。

二来,他也想看看,女子为了报仇,能做到哪一步,一个人两种身份,两种仇,她又是如何权衡的呢?

三来,薛芳菲的身份一旦暴露,那她不可能回到京城。

她是状元郎的妻子,是失去了清白的女子,是已经下葬了的人,如果突然活了过来,这件事就很会牵扯到很多人。

她的死成全了状元郎的深情,一旦活过来,那状元郎就会成为笑话,怎么可能放过她。

并且她没有死,状元郎还没有休妻,意味着她是人妻,她得回到状元郎的身边。

萧衡想要娶她,完全不可能,虽然那个时候,萧衡还没有真正爱上薛芳菲,但他潜意识里面不愿意她是薛芳菲,就希望她是姜梨,这样他就可以娶她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后

薛芳菲想要报仇,萧衡替她隐瞒身份。

薛芳菲想要回姜家,萧衡送半个国公府的护卫队给她,让她高调游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姜梨,只是姜梨。

薛芳菲想要在岁试中夺冠,萧衡用自己跟神医做交易,帮助薛芳菲治疗伤口。

可以说,薛芳菲能够一人报两个人的仇,萧衡功不可没。

正如第一次见面,薛芳菲自愿跟走私盐犯秦公子成为同伙,而秦公子被抓后立马被送回京,而她不仅被留下来,还永许休息一晚上才能活,当时侍卫就说了一句“这犯人跟犯人还不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不一样,因为薛芳菲早已入了萧衡的心,而其他人对于萧衡来说,不过是陌生人。

回去的时候,萧衡亲自带着薛芳菲骑马,同乘一骑,亲密无间,他可是京城最年轻的国公,也是皇帝最信任的人,更是皇帝的刀,他的马从未有骑过其他人,不过第一次见面就让“姜梨”上马,可见他对姜梨的不同。

这也是薛芳菲会嫁给他的原因,除了当年的父亲和弟弟,和后来的祖母,唯有萧衡对她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