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老川子的事基本上已经过去了,大概能过去一个礼拜左右,这个人是八福酒楼最开始的老板,姓玉,叫玉文欣,她是福建的,刘哥的事了了之后,代哥每天早上起来到八福酒楼,中午有人找就出去,没人就在店里待着,这不正在店里坐着,电话来了,一低脑袋,实话实说,这玉文欣好久好久没跟代哥打电话了,也不知道忙什么呢,欣姐。
代弟,最近挺好的吧?
还行,欣姐,你最近忙什么呢,一直没沟通,一直没打电话啊,这买卖干大了,把这老兄弟给忘了是不?
绝对没有,把谁忘了也不能把我代弟忘了,代弟,你看这好长时间没给你打电话了啊,也不知道这说话方不方便。
咋的了,姐,什么事你直说?
那八福酒楼现在还开不开?
我开着呢,我人就在。
那晚上你看有没有时间,要是有时间的话,我带个朋友到你那个饭店,有点儿小事,想跟代弟聊聊。
啊,几点?
你看你的时间。
我下午一直都在,你几点来都行,我今天晚上也没有饭局,我不出去,我在这儿等你。
那行,老弟,那姐姐什么话不说了,完了之后咱晚上我带个朋友,咱们见面再聊。
行,那等你过来。
电话一撂,代哥挺好奇,因为他知道欣姐和陈红算是朋友,她是一个正经八百的商人,人家不接触社会,也不接触江湖中人,但是实话实讲,代哥得感谢人家,这八福酒楼一分钱没花到代哥手里了,这不这一下午他也没走,就在这酒店等着啊。
然而另一边,欣姐她就在北京,她是中午打的电话,完全可以下午就来,但是她下午没来,就准备赶上晚上的饭点和代哥吃点饭。
欣姐当时在酒店的餐厅,坐他对面的大哥,能有个四十七八左右,他姓国,但大家都管他叫宏哥,这不俩人在这坐着,宏哥瞅瞅欣姐,文欣啊。
宏哥。
我没法说这事啊,你这不认识别的朋友了吗,你但凡要是认识别的朋友,能不能帮我找找别人啊?
为啥呀?怎么的加代你认识啊?
我不认识,但我听你这一说吧,是不是社会人?
对呀,社会人。
我这话没法说,我不好说,我不愿意跟这样人办事。
这么的,宏哥,你能信得着我不?
那我肯定能,你是我妹子。
那你要信得着我,别的话就别问了,你这个事我跟你说,就我给你找的这个人,基本上就他能给你办,是,北京确实能人不少,如果你找到别人,别人能给你把这事办成什么样,我不好说,但是我给你找的加代,在我看来人是非常不错的,他不至于说像你想的那样,社会人或怎么样,你多心了。
这样吧,咱在这种人面前,咱尽量就不张扬,低调一点儿,谦卑一点,去了之后,你也别把我说多大,咱就是听听他怎么说,要是能办,咱就让他办,之后指定咱也不差那事,多少钱咱就给他,他要说他办不了,或者感觉出来他为难,或者不想给办,咱立马就走,我是一点儿不想跟这种人扯上关系,完了之后,过后这事那事,他找你,尤其这帮社会上的。
宏哥,你放1万个心,我给你做个担保,他绝对不能。
行吧,反正晚上去的话尽量咱就低调一点。
行,那听你的。
这不俩人一直等到下午5点半,欣姐带着宏哥往八福酒楼去了,宏哥在去的路上,在车里边坐着都哆嗦,一直到八福九楼门前,这宏哥还抬脑袋看,这就是你原来开的饭店啊?
对呀。
就是你给他了呗?
啊,我给他了。
要不咱俩回去吧,找别人办吧,宁可就花点钱,我给那边赔点儿钱都行啊,多赔点儿的。
不是......
老妹儿,我是真有点儿打怵,我不愿意跟这帮人接触。
大哥,来都来了,怎么你还赶不上我一个女的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你肯定不怕呀,这不给我办事吗。
走吧,行不行。
饭店不都给你熊走了,你说这.....
我给人家的,也不是人家熊的,你可拉倒,我不跟你磨叽了,咱俩下车行不行,既来之则安之。
行吧。好说歹说从车上下来了。
这不代哥在屋里也瞧见了,俩人在门口停了车得有十来分钟没下来。
代哥也瞅,这是咋的了,怎么不下车呢?
代哥还寻思呢,这不俩人下来了,一瞅这宏哥扭扭捏捏的,这边欣姐一拽他,走走走,进屋。
这往屋里一进,正好就代哥在门口站着,一摆手,欣姐。
老弟,这一年多没见着了。
俩人一握手,姐,你忙什么呢,一直在南方啊?
我这哪儿都去,天南海北的哪都走,来了也没给你买什么,多少一点心意给你留下。
给拿了一盒礼盒,里边当时装的是玉石,两个玉手镯。
这一拿过来,代哥一瞅,欣姐,太贵重了,这位是?
哎呀,你快留下吧,我介绍一下代弟,我不错的一个哥哥,也是我一个朋友带着我做买卖。
啊,你好大哥。
宏哥在这,你好。
大哥做什么生意的,一瞅大哥非富即贵啊。
我开个小饭店,挣不了几个钱。
啊,你好,请坐。
欣姐瞅他一眼,这边还给欣姐使眼色呢,意思别往大了说。
往桌子跟前一坐,代哥一摆手,欣姐,想吃什么点。
行,我到你这,我不客气,看看菜味变没变。
点了十来道菜。
期间呢这宏哥一声都没吱,代哥礼貌性的,大哥来根小快乐呢?
我不太会,没抽过那么贵的。
平时不抽那么贵的,那我放这,你自己拿,喝什么酒?
来点什么都行,不喝也行。

把茅台给你拿来,这一摆手拿了50年的,欣姐,今天晚上喝点儿?
陪老弟喝点,宏哥,你也放松一点。
不用这样,我也挺放松的。
这不到一会儿,酒菜都拿上来了,代哥一瞅,大姐你找我肯定是有事,咱是先吃先喝啊,还是边吃边聊?
那就边吃边聊行吗?
这不三个人吃上喝上,几杯酒一下肚,欣姐不见外了,跟代哥确实也非常熟悉了,一抬脑袋,宏哥,你自己跟我老弟说呗。
你说也行。
代哥瞅瞅他俩,什么事,欣姐,要不你跟我说,我瞅大哥挺拘束,挺紧张的,来这了不用紧张啊,跟自个儿家一样啊。
知道知道,没寻思别的。
你跟你跟老弟说怎么回事呢?
欣姐在这,代弟,我跟你就不见外了啊,宏哥跟我老家一个地方,都福建的。
然后呢?
到这边来开发项目。
什么项目?
就是建筑行业的,房地产投资什么的。
啊啊啊,那不挺好的吗?怎么的,出什么问题了还是什么事儿?
这项目一切都谈妥了,而且这边基本上就差写合同,写完项目就拿下来了,在签合同的头一天,宏哥也是喝点酒,完了家里那个小嫂子脾气可能爆点,这不就在朝阳给人打了。
给谁给打了?
我具体还真不知道是谁,宏哥给谁打了?
我媳妇儿性格比较着急,完了加上喝点酒,再加上那面有点装,后来我才知道,那边也是个二代,招惹不起,而且他家叔叔就正管是批这个项目的,你说我项目现在就卡在这了,这一晃都四五天了,告诉我,这事你就不用指望了,够呛能成了,现在给我整的,上不去下不来的,这一切都准备好了,你说这.....
行,这二代叫什么名儿?
宏哥说,叫什么名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咱是在一个饭店两个包厢,他在隔壁那屋,完了咱就唠嗑唠这项目的事,这二代就过来了,上咱这桌敬酒,完了之后想上我这找点好处,跟我说这项目他老叔管,完了之后得给拿点儿,而且他说的拿的数都不贴边,跟我要200个,说给他拿200个,他就跟老叔打个招呼,说这个事就尽快办成,说要不拿,那够呛,我小媳妇儿就是脾气急了点,当时也问他,凭啥给你呀,他就骂我媳妇,俩人打起来了,他体格小点,就叫我媳妇儿给挠了,就这么的,没别的什么严重的事,这不就现在卡上了吗?
那行,那我听明白了,就是这人你也不认识?
不认识,之前没接触过。
有电话号吗?
有。
拿来我看看。
电话号一拿过来,代哥瞅一眼,确实不认识,欣姐,那你怎么个意思?
你这么的,老弟,你看你能给他办一下不?你要是能给他办一下,完了这边欣姐就当说求求你了,你给他帮个忙。
宏哥怎么个意思?
我听文欣的,文欣来之前跟我聊不少,说老弟你人挺讲究挺好的,这边我确实我也找了好几个朋友,有的说是不敢给办,有的说是不认识,我这不就是七拐八拐的,我寻思就找你吧,就这么的,咱俩就来了,但老弟你放心,这事不管办到什么程度,成与不成都不重要,就是老弟能给使使劲,咱多少钱都行,老弟,现在我就给你,咱就两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