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代哥一摆手,他也知道宝义什么脾气,宝义指定敢比量,但没有家伙事。
正东挺稳重,拽一下宝义,别别别,看代哥咋说。
瞎全子在外面叫喊着,出来,你不牛逼吗,出来。
叫了半天,代哥他们也没出来,五连子拿起来一上膛火,朝着大门就开始放响子,宏哥一瞅,兄弟咋整啊?
代哥在这没吱声。
瞎全子一摆手,过去过去。
这150人往前开始走,宝义一瞅,俏你娃得,我就.....
代哥在这,哎,往前一走。
正东一把拽住他,哥。
代哥一摆手,宏哥在后面拉都不敢拉,自己出来了。
瞎全子在门口,怎么的,哥们儿啥意思啊?你不牛逼吗,你不硬气吗?
这样,你叫瞎全子啊?
咋的?
说两句话呗。
什么话?
我那哥们儿怎么招惹你了?咱聊聊行不?
不是,要是害怕,你就说你害怕,你别跟我装牛逼,装什么硬汉,装什么大哥,你要说你害怕,别给我装硬,低脑袋来给我鞠躬。
哥们儿,你150来人在门口站着,我自己敢走出来,我都没让我这帮兄弟出来,我不怕,我这要怕死我出来干啥呀,我怕谁呀,而且我把这话给你放这,我不是激你兄弟,你敢整死我不?北京加代不加代的,你要能听过这名儿,那你可以问问,咱俩谁也别提谁比谁硬,谁比谁好使,今天晚上你肯定是占上风了,我来这儿没带这些人,也没和你打架,咱俩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咱俩别提那些没有用的,我说什么意思,我既然敢走出来,我就没怕那些,你也不至于把我整死,再一个,兄弟,你就真把我整死,我别说多大,你指定是活不成,所以你看我把这话给你唠明白,咱俩说两句有用的行不行?
啥有用啊?
这宏哥怎么招惹你了?怎么得罪你了?你跟我说说呗,有仇有怨的就解决就完了呗,你刚才在屋里那劲呢?
咱俩甭提那些。
这不有人吗。
要不你叫我过去,我车里有家伙事儿,我取回来干一下,我真要怕你,我下什么楼呢,咱俩能不能唠点有用的?
什么有用你说。
这样,今天晚上你叫我那哥们儿走,你想要的点或者股份,还是说这沙子水泥这些材料往里送,咱俩约个时间,今天后半夜或者明天中午或者明天晚上,时间你挑,地点都你挑,咱俩比划一下好不,再一个哥们儿,我认为你要的都少,要10个有啥用啊,要就得全要,最次也得要一半。
你接着说,怎么要一半?
那咱就今天后半夜呗,现在快10点了,后半夜2点,咱就上工地,人少,工地在哪我都不知道,或者地方你挑都行,好不,完了咱就比划一下子,你要能给咱这伙人撂倒,给咱这伙儿全打怎么地了,打没了,也不找你后账,你说怎么的是怎么的,这项目给你都行,地皮都给你,你不得这么要吗,打回架,你领那么些兄弟来,就要10个点,那有啥意思呢,够干什么的,你就现在打我了,你过来砍我崩我,你就给我整死了,这股权能不能得到这次要的,你自己也好不了,我自己家这帮兄弟也得找你,咱俩何必呢,这都不如说咱俩约个时间,咱俩就比划一下子,看看到底谁赢,我输了项目给你,你要输了,你别找他麻烦,行吗?
代哥所有的话,宏哥在后边听的是一清二楚。
瞎全子瞅瞅代哥,我要不答应你呢?我现在我就要干怎么的?我现在瞅你我就来气,你跟我俩装牛逼我就不得劲儿。
那我不是跟你装牛逼啊,哥们儿,我就是牛逼呀,这样,我都不提我跟石家庄谁认识,包括你领那帮小孩来谁也好,我这名儿我就放到这儿,北京加代,我就站到这儿,你给我打没就完了,宝义,你们谁也不行动手,你们就在屋里站着,宏哥,宏哥。
哎。
我今儿个要死了,你拿你的钱给我雇人,就他整死的我,你不钱大吗,你给我雇人整死他。
啊。
行不行,兄弟,你瞅我来气也好,怎么也好了,你整我加代,我就站在这,你打死我都白打,但是过后谁要找你了,你不能说你服软了,那可就是死仇,哪个兄弟上来给一响子呗,朝着脑袋上干,有没有,哪个行,告诉我,不是瞧不起哥们儿,都能打死我,但我觉得不至于,是不是,但是你要觉得至于,打死我就完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这玩意儿是假的?你是不是认为我不敢崩啊?
我都站出去了,来,我再往前走一步,这距离够吗,你绷死我就完了,要不你就按我说的来行不?咱俩一会儿约个时间,你要是个好汉,是个选手,咱俩一会儿就比真刀真枪比一下,我要干不过你,我服你,项目给你。
我俏你娃得,我真的是,一点不怕呗?
怕有什么用,怕你就不打我了?
牛逼,我明摆着告诉你,咱俩确实无冤无仇,别看刚才你给我个嘴巴子,我得环你个嘴巴子,啪一下,瞎全子朝着代哥脸上就扇过来了。
宝义在后边一瞅,俏你娃得。
正东一把拽住宝义,宝义,宝义。
别拦我,走开。,
代哥一回头,宝义,别。
瞎全子在这一瞅,他咋的?
不用理他,嘴巴子环完了,咱就按我说的做呗,那就一会,多说三四个小时。
行,你别跑,你要是跑了这项目我就砸黄他,我叫他干不成,我可不光是要他点了。
行行行,没问题。
好,我今儿给你一个面子,你挺牛逼,你是选手,行,走,2点工地见,你别不来,工地。
工地。
走。

这一群人转身走了,宝义这边一跑出来,哥,给我看看,我看看脸。
这算个啥呀,老弟,不叫个事儿,宏哥。
哎哎。
走吧,咋的啦?
哎,没咋的,我做点儿啥,兄弟?
走吧,什么你做点啥,走吧,该忙忙你的,这事就不用你管了,去吧,完了把项目做好,到啥时候记着点儿,要感谢感谢我欣姐,走吧。
哎。摆摆手走了。
宝义在这,啥玩意儿啊,哥。
你别管什么玩意儿,冲我就完了。
丁健在这边,哥,咱们......
咱们啥啊,喊人揍他呗。
郭帅在这,我给孟军喊来。
去吧,打电话去吧。
这不宝义在这也打电话,正东也打电话,同时代哥把电话也打出去了,老五。
哥。
我在石家庄,我这一会儿兴许要打架。
别兴许,怎么还兴许呢?
我这回这个.....
你别说了。
就上回我那个事,你为我做的那些,我四哥,包括我,哥,我什么话都不唠了,以后你比我亲哥都亲,你等着就完了,哪个位置?
这地方我还不知道,宝义,你告诉他在哪个位置。
五雷子一听,好了,等我吧。电话叭的一撂。
这不大伙把人都喊完了,加一起就得接近一百来个兄弟了。
另一边,瞎全子回去之后他也不是傻子,把电话也打过去了,我今天晚上给他个嘴巴子,他先打的我,这人到底怎么样,这究竟好不好使,我跟他没有仇,我跟他能有什么仇,今晚我打另一个人,这驴逼跑到包厢去了,咣给我个嘴巴子,当我哥们面儿打的,哎呀,别提了,我晚上不可能不去,我得炫一下,对,我也这意思,我就寻思晚上搂他一手,行与不行的,我不能问他啊,行了,我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啊,那好了,我明白了。电话叭的一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