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庆余年2》这剧情设计可太有意思了,简直就是包罗万象!

今天咱顺着范闲和范思辙这哥俩的故事线掰扯几句!

范闲这小子成婚之后,居然首先要填补2000万内库亏空,粗略估计一下,相当于庆国一年的财政收入,这可是一个超级大坑,搞不好要把自己身家性命全部填进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嘿,这肯定难不倒具有咱们现代思想理念的范闲啊,他脑瓜子一拍,想出个发行古代版“国债券”的招儿,这想法可真够大胆新颖的哈,不得不说范闲这家伙可真是个超越时代的大聪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还自信爆棚地请京城那些大富商去苍山,准备大干一场呢,还把超有经商天赋的范思辙也给拉上了。

咱先理一理啊,范闲这小子啊,是想用发行国债券这种方式来空手套白狼,嘿,想法是挺大胆,可实施起来没那么容易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呢,也不得不佩服他那脑瓜子转得快,而且勇气可嘉。

可谁承想啊,范思辙这家伙平时像个缺货,但只要说到钱财,那是比猴都精,他当场就给范闲泼了一大盆冷水,说范闲根本不了解京都实际情况,那些个商人都是啥货色啊,个个都把利看的比亲爹亲娘重要,范闲那超前的理念,人家根本就是认为“不靠谱他娘给不靠谱开门——不靠谱到家了!”,而且都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范闲仗着权势压人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些剧情也让咱们瓜众涨了见识,就算是范闲这样的大聪明,在具体的商业操作和人心洞察上,明显还是嫩了点嘛。

不过范思辙这家伙脑瓜子转了九九八十一圈之后,还是决定搞一搞!

他晓得首先要把宣传铺垫做好,然后来个压轴登场,这策略把他的商业智慧展现得淋漓尽致啊。

范闲在那说得天花乱坠也没啥效果的时候,范思辙这货就闪亮登台啦。

他先是巧妙地引导商人接受“内库债务”是“皇家欠债”这一概念,然后又接连抛出“买了库债就是皇上的债主子”这么个重磅炸弹,精准地拿捏住了商人们又想求名又想求利的小心思,一下子就把他们逐利的本性撩拨了起来。

哎,范思辙这货可真是太懂商人的心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忽悠这群商人哪能那么简单啊,这不就有人骂骂咧咧的提出个问题,担心范闲要是倒台了、库债政策取消了怎么办?

这时候范思辙又一次展示了他的机灵劲儿。

他早就准备好了皇帝御赐的匾额这张王牌,利用这玩意儿大作文章。

把皇帝御赐匾额以及范闲跟皇帝的关系紧紧联系起来,强调这是皇帝对范闲的倚重,更是大家发家致富的机会。

这一番演讲成功打消了商人们的顾虑,让库债债券被一顿疯抢,甚至有人互殴住进了医院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这儿开始,范思辙这货的商业天赋,其实也是“空手套白狼”的理念那是彻底觉醒喽。

后来,他主动要求去北齐经商,靠着自己的“蒙骗”才华,加上背景加持以及各方的帮忙,在天时地利与人和的条件下打造出了世界第一商会。

范闲也放心大胆地把庆国内库和北齐之间的生意交给他全权负责啦。后来四顾剑的产业也落他手里了,在东夷城那地理优势的加持下,范思辙的生意是越做越大,最后彻底放飞自我,成为国际顶级大富豪,实现了“财富自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时呢,《庆余年2》也通过这个桥段反映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

比如说,在一个复杂的社会环境里,权力、财富和人心是咋相互作用的,范闲和范思辙在这个复杂过程中不断探索成长,他们的经历让瓜众们看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