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办公室主任老张调走,主任职位空缺,马德迁局长并没有马上安排,而是让办公室方之言临时兼任。一年过去,方之言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同事的认可,大家私下都说,办公室主任非方之言莫属。可是,眼看过了干部调整期,马局长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不管不问,好像忘记了单位缺了个主任。

一天,方之言去隔壁科室送材料,张大姐拉着方之言,说:“小方,你是不是该活动活动了!”

方之言笑了笑,淡淡地说:“活动啥,还是守株待兔吧。”

“干了这么久,你别让——”张大姐环环视四周,见无人注意,她凑到方之言耳边说,“小道消息,你不活动,别人可没有闲着啊,我听说,楼上的吴柏义可没有闲着啊,上下疏通。”

“顺其自然吧,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不强求!”方之言说。

张大姐听到方之言的回答,摇了摇头,失望地坐回位置。

方之言回到办公室。他认真想了想张大姐的话,他知道,吴柏义是去年到的局里,听说很有背景,人也圆滑。方之言心想,如果吴柏义当了主任,自己还得跟着他打下手,心里怎么想也觉得不得劲儿。怎么办呢?去找找马局长呗,可是,一想到要去送礼求人,方之言心里就有点抵触,好好工作不行,非要搞一些旁门左道?

正想着,吴柏义进来了。

“小方,最近忙什么呢?”吴柏义问。

“瞎忙呗!”方之言说。

“没事,哥们,忙的时候叫上我,”吴柏义拍着胸脯说“放心,纯帮忙,不收费!”

“哈哈,那更不敢用了!”方之言笑着说。

方之言以为吴柏义仅仅路过,说了几句闲话就走。谁知道,吴柏义说过话,径直走到主任之前的办公室坐下去。

方之言看着吴柏义。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吴柏义问。

方之言摇头。

“哦——”吴柏义拍了拍椅子说“上头人太多,今天起,我搬到这里陪你,你忙了,我也能帮帮你的忙!”

方之言猜到其中缘由,想说点什么,张开嘴又咽了回去。

整整一下午,方之言平静的内心彻底乱了,他想,看来得马上动手了,要不然,自己种了十几年树,又是捉虫又是施肥,马上到了结果期,让别人把树刨走了,想想就觉得憋屈。看着吴柏义势在必得的神情,方之言下定决心,今晚去马局长家疏通疏通。

方之言没有送过礼,也不知道送点什么。下了班,他一头扎进超市,逛了几遍,总觉得买点什么都不合适。无奈之下,他上网问了问网友,答案五花八门,没有一点建设性意见,方之言的头更大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超市里,方之言像只无头苍蝇四处乱飞,正走着,一个推销员拽住他。

“您好,买个电饭煲吧,超级好用,大牌子,送礼也有面子。”销售员说。

“这个——送礼有点不合适吧?”方之言说。

“合适,怎么不合适,你想想,领导每天都要吃饭吧,你想想,领导一吃饭就想起来是你送的电饭煲,领导能亏待你?”推销员说。

方之言一听,言之有理,随即抱着一个硕大的电饭煲走了。

距离马局长家越来越近,方之言的心几乎跳出去了。

夜晚,并不安静,可是,他竟然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打鼓似的。

方之言出了电梯,右手边就是马局长的家门,方之言抬起手,手好像被固定住了,死活落不下去。

突然,屋内传来一声咳嗽声,方之言吓得抱起电饭煲就向楼上跑。

方之言跑得太快,喘息声,脚步声,箱子碰到墙发出的撞击声,总之,一阵嘈杂。

方之言一口气向上跑了两层楼。

本想着能缓一缓,这时,不知道从哪里跳出一只小狗,冲着方之言“汪汪”叫。

方之言最害怕狗,他本能地躲到墙角,弯着腰,举起手,想把小狗吓走。

此时,一道光投到墙上,门开了。

方之言抬头一看,一个中年男人拿着木棒站在门口,二人四目相对。

“你干什么!”男人大喝一声。

方之言不知道怎么回答,看着男人,再看看狗。

“偷狗?”男人问。

方之言拼命摇头。

男人拿着木棒走下台阶,小狗噌地一声跳到男人怀里。

“好孩子,不要害怕,爸爸保护你!”

听着男人的话,方之言瞪大双眼,吃惊地看着男人。

“你到底是干嘛的?”男人又问。

方之言仍旧没有想好怎么回答。

“推销电饭煲?”男人用棍子点了点方之言怀里抱着的纸箱问。

方之言先是摇了摇头,转而一想,觉得这也算是个理由,又点了点头。

方之言的举动引起了男人的怀疑。男人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方之言就是想用这个箱子把自己小狗装走。

“你偷狗!”男人怒目圆睁。

“不是,不是,不是!”方之言辩解道。

男人根本不听方之言的解释,一把夺过纸箱,准备就地开箱验货。

“不要打开!”方之言大喊。

男人哪里肯听方之言的话,三下五初二,纸箱打开了,一个崭新的电饭煲呈现在二人眼前。

男人也觉得自己误判,他起身看着方之言。

“我送礼呢!”方之言挤了过去,弯下腰查看情况。

纸箱早已破烂不堪。

男人觉得不好意思,嘟囔一句“你不早说”,快步回屋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方之言的心总算平静下来,他看了看表,时针指到九点,方之言了解自己,今天如果进不去,之后就不敢进去了,这事儿就彻底慌了。

方之言狠了狠心,咬着牙敲响了马局长的家门。

马局长看着方之言怀里的烂纸箱,愣了一下。

方之言也觉得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笑。

“快进来!”马局长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进了门,方之言把纸箱放到门口,然后随着马局长进了客厅。

马局长端了一杯茶,还没开口,方之言解释道:“纸箱刚才好好的,后来——”他本来想把刚才的事讲一讲,后来想到,这不是等于告诉马局长别人知道自己给他送礼了吗?

“后来怎么了?”马局长问,“摔了?”

方之言点头,:“嗯,摔了一跤。”

“没事吧?”马局长关心地问。

“没有,没有。”方之言说完,低下头,两只手用劲儿揉搓着。

“有事?”马局长问。

方之言抬起头,随即又低下。

“让我猜猜,你是为了主任的位置来的?”马局长说。

方之言又抬起头,没说话,呆呆地看着马局长。

“这样,小方,你先回去,好好干工作就行了,其他心不要操!”说着,马局长下了逐客令。

马局长站了起来,方之言只好起身。

二人走到门口,马局长说:“东西,你还得带回去!”

方之言有点为难,站着不动。

马局长走过来,拍了拍方之言的肩膀说:“听我的,没错,搬回去!”

话以到此,方之言羞愧难当,抱着烂纸箱出了门。

鼓起勇气给领导送礼,结果人家退了回来。这不是明摆着呢,自己没戏了。方之言越想越对自己没有信心,他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职位,也不想争什么了。

方之言本想把电饭煲扔掉,看着着实闹心,后来一想,不如挂到二手网上卖了呢。刚想好处理方式,马局长打来电话。

“小方,不是我驳你面子啊,主要你的工作我做不了主,这样,我给你出个主意吧,你把这个电饭煲送到青联小区,去那里碰碰运气。”马局长说。

青联小区?”

“对,青联小区三排四号。”马局长说。

“哪里是——?”方之言问。

“去吧,送到那里,什么也不要说,你直接去就行。”马局长说。

电话挂断,方之言心里又燃起希望。

有了一次送礼的经验,现在再送,这就是第二次了,何况有了马局长的明确指示。

没多久,方之言到了马局长指定的地方,门开了,方之言放下东西就走。

二人一句话也没有说,满满的神秘感。

方之言心想,这人收了礼,自己的事儿也就成了,想到此,唱着歌回家去了。

他还不知道,屋内,收礼人给马局长打电话。

“箱子里就只有一个电饭锅,里边什么也没有!”

“刚才的那个呢?”马局长问。

“有三捆。”那人回答。

马局长“哦”了一声,电话挂断。

第二天,名单公布,吴柏义成了吴主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