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老铁们,咱们昨天讲到江林了,他婚姻的大事儿也算是圆满结束了,天南海北的哥们儿也陆续的都回去了,代哥也顺利的回到北京了。
在临回来之前,江林给代哥打个电话儿,扒了一打过来,喂,哥,我江林。
江林,怎么的了?
哥,我想跟你请个假。
你说吧,怎么的?
我想领着小月回趟老家,完之后出国溜达一段时间。
那行,可以,好事儿啊,深圳那边儿不没什么事儿吗?
没什么事儿,哥,这边我跟左帅包括小毛,姚东都打好招呼儿了,这边儿有什么事大伙儿都能照看着。
可以,出去散散心吧,一个月够吗?
够了,哥,这么长时间了,兄弟呢,一直有句话我想跟你说,不知道怎么说。
啥呀?你说吧。
哥,江林谢谢你。
你净扯那没用的,咱哥们儿之间他不还要说那话吗?
哥,从九零年到现在,一晃十个年头过去了,如果没有代哥的栽培,也没有我江林的今天。
哎,得了,行了,别鸡毛说那些了,好了,叭的一下给撂了。
俩人兄弟他妈之间好嘛,你那还用说那些吗?代哥不想听了。
那边能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带哥在北京也没啥事儿,不是这个找就是那个找的,哥们儿也多,今天他娶个小媳妇儿,明天他他妈60大寿,后天他他妈买个房子,岂不都得到场儿嘛,代哥享受这种生活儿,显得哥们儿多。
赶到这么一天,戈登把电话打给代哥了,什么事儿呢?扒拉一打过来,喂,代哥,我戈登。
戈登啊,怎么的了?
哥,之前那个事儿吧,你别记在心上了,戈登知道错了。
这个事就别提了,怎么有事儿啊?
哥,有个好消息,这个买卖我谁都不给,我就给你留着。
什么玩意呢?
我在东城前段时间整个工程,那老板这个钱给不上了,欠我他妈八十来万,结果把这个饭店抵给我了。
饭店抵给你了,那你什么意思?
哥,我打算给你了。
你可拉倒吧,你自个留着吧,完之后你能干的你就干,你要干不了呢,你就给他卖了呗。
哥,我卖啥呀?咱兄弟之间也不差那点儿钱,你再一个,你不有那个八福酒楼吗?你就带着干呗,是不是?我就给你了。
代哥一寻思,哎,如果说这时候你再拒绝,哥俩之间那个隔阂就打不开了,之前因为边作军邹庆那个事儿嘛,代哥挺挑他,但是代哥一寻思,毕竟都从小这哥们儿,戈登这人心不坏哪,他不琢磨人。
那行,那我就收下了。
哥,你这么的,明天我把那个手续我准备一下子,完之后给你送过去。
行,明天打电话儿吧。
好嘞。
代哥寻思一寻思,毕竟从小哥们儿,而且戈登本质不坏,虽说人大了,混到现在手有米儿了,人脉广了,飘点儿胀点儿很正常,只要你他妈心不变,认清从小这哥们儿这份感情,那就无所谓了。
这边代哥寻思一寻思,这么些年了,正光帮过自个就太多了,打算把这个饭店给正光,把电话直接打给正光了,喂,正光,搁哪儿呢?
哥,搁酒吧呢,怎么的了?
你这么的,明天呢,你跟我去一趟,就搁东城什么亮马河大厦那旁边有个饭店,明天代哥哥把饭店给你了,是戈登一个工程,没给他钱,把饭店抵给他了,明天你过去直接把那个手续给你过过去。
不是,哥,这我不能要,我这一个酒吧就挺好了,至于其他的,哥,你帮我太多了,正光这…
正光,你听哥的,哥想让你好,在北京你不不打算走了吗?
哥,我还上哪儿去?在北京有你,包括咱这一帮哥们儿,我哪儿都不去了,正光他妈将来就是死,我都死在北京。
行了,既然说不走了,明天你过来,明天打电话儿,完之后了把饭店给你,你听哥的。
行哥,我知道了。
旁边儿泽健,包括相浩,崔使德都问:哥,怎么的了?
带哥要把饭店给我,我这,代哥咱们够多的了,你这以后咱怎么还呢?
泽建一看,哥,咱到北京没有代哥,咱他妈可能活不到今天。
但是旁边儿谁呀?崔使德一瞅,不是,哥,那加代他妈哪回打仗不是咱们去的?哪回不给他冲在头一个儿,他妈给个饭店不也应该的吗?
正光一瞅,你他妈说啥呢?没有人加代有咱们吗?生死之情,你怎么还?他这个人情你什么时候能还?
泽建也骂他,你净他妈瞎逼说,代哥他妈的那是一般人儿吗?这人情他妈能还起吗?你他妈少说话吧,他们搁这儿他妈犟犟。
正光他妈寻思一寻思,看以后的吧,以后慢慢儿还。
赶到第二天这边戈登,包括李正光,加代他们直接赶到东城亮马河大厦那边,把这个饭店给接手了。
戈登整这工程吧,老板这钱给不上了,饭店原来就有的,整这工程一收回来,饭店没人干了,正好就抵给戈登了。
正光赶到这么一看,饭店多了不值,四五十个肯定是值了,搁这儿正光这一瞅,戈登,你看这…
代哥说了,这饭店你就接手吧,你就干吧,完之后你放心,咱大伙儿他妈都来捧场。
正光一听,这么的,戈登,我多了不给你拿,给你拿20个W。
光哥,你这不骂我吗?这钱我能拿吗?代哥知道不得骂死我,不得他妈打我呀,以后不能打理我了。
这20我也知道不多,不管多与少,你就拿着,你这不也需要本钱吗?
行了,光哥,你就好好儿干吧,比啥都强了,再 一个,咱哥们儿之间也不差这点儿钱,你干吧。
那边儿正光也推脱不过,屋里基本上都现成儿的,也刚停业没几天,这边正光这一看,差不多儿了,回到麦当娜了。
很多老铁也都知道,正光九零年从哈尔滨出来的,这么多年了,正光就是往哈尔滨打个电话儿,依旧好使,不光说有这个战绩,早些年跟那个乔四爷,对不对?
另一方面正光为人够用,从哈尔滨出来之后,就是当年这些兄弟吧,四处逃散了,全国跑,有很多人吃不上饭了,根本就混不下去了,我找谁去呢?我能混口饭吃的,不少流氓社会都奔正光来了,正光都拉一把,到正光这没有干的,喝点儿稀的,不能让你饿死,对不对?
关系差不多的给留到麦当娜当个经理呀,当个保安啥的,稍微差点的给领到亮马河大厦一条街去,当个学徒,或者当个内保儿啥的,都给安排一份职业,最起码让大伙都能活着,有的从大学里刚出来,奔李正光来了,不管咋地,你不能看着他妈饿死,你得管,正光为人够用。
这么些年了,正光所接的这帮哥们儿没有他妈100也有80了,其中一个哥们儿跟正光搁哈尔滨就好,叫啥呀?叫金华,一米七左右的身高,长的精瘦,替正光就是打仗,当年他们仨人,对面儿他妈十来个,有一刀替正光给挡着了,直接扎他妈心脏旁边儿了,距离一寸多远就扎心脏了,现在这个疤还在胸脯那儿呢,后背挨五六刀,正光和这个兄弟那感情那就不用说了,非常重要。
而且金华平时在麦当娜当个服务生,给上点儿酒啊,包括打扫打扫卫生,正光一个月不少给他,比如说当年一个服务生也就他妈1000块钱用不上,五六百块钱儿,正光给他多些?正光给他拿4000,自个留1000,剩3000留给老爹老妈,挺孝顺的。
正光往回这一来,把金华给叫过来了,金华。
哥。

最近不挺好的吗?
我挺好的,哥。
那个钱够不够花?
够,够够,哥,我基本上都留给老爹老妈了,我在这块基本上也花不什么钱,只要我在你身边,就是怎么都行,我就是他妈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
行,兄弟,啥不说了,你还这么的,我在亮马河大厦那边儿整个饭店,我让你过去,你到那边帮忙活忙活去。
哥,我到那边当服务生啊?
当啥服务生,你到那边儿当经理。
不是哥,那我可当不了,我没那两下子,我要过去我上后厨或者说到前厅当服务生儿啥的,那都行,这个经理嘛,有建哥,还有浩哥,德哥他们都行,我这…
我说你行就行,从明天开始你就过去,那边儿交给你了,完之后来客人啥的,你也会招待,也会说,嘴甜点儿,我的哥们儿包括代哥的哥们儿到那儿去,就免单吧,就别要钱了。
哥,我这…
啥别说了,这么的,你到那儿之后5%的干股,每个月我给你分过去。
哥,那我可不要了,你就给我点儿工资就行了,你这对我…
别说了。
旁边泽建他们都劝他:金华,你到那你就听哥的,再一个他5%也没多些,你就拿着就完了呗。
谢谢哥,谢谢光哥,这小子就特别仁义。
人金华不也想搁北京买个房子,搁北京结个婚嘛,不也他妈想多挣点儿嘛!
第二天准备开业了,这边儿厨师包括服务员儿啥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代哥把电话也打过来了,正光,什么时候开业?
哥,打算明天呢。
明天几点呢?
09:58吧,完之后咱大伙儿热闹热闹。
那你这么的,明天呢,我找找哥们儿,基本上都过去,完之后我给你捧捧场。
哥,感谢了!
不说那些话,09:58呗?
09:58。
行,我这边儿准备一下。
第二天,饭店里边儿大概得有300多平,不算大也不算小了,123楼,第二天代哥他们就是基本上四九城这帮哥们儿,还跟郑正光好的,什么肖娜呀,杜崽,闫晶啊基本上也都到了,哈僧、戈登、洪秀琴、段景一、陈红基本上就全到了。
让正光没想到的谁到了?白晓航他媳妇儿,王静都来了,到这搁这吃顿饭吧,完之后办个卡就算是随礼了,扔2000块钱。
鬼螃蟹到这儿扔1万,直接就扔1万吧,办卡也好,还是随礼就给你扔这儿了,乐咋地咋地了。
大鹏,丁建,马三儿他们一人扔2万,二老硬他妈没钱,到这扔2000,正光一看,拉倒吧,大伙儿过来捧场就行了,扔啥钱呢。
都用面子,你留着吧,必须留着。
当天收这个礼金就得收多些?30来个,大伙儿吃顿饭也都走了,这边正光一瞅,这么的,当天就把那个钱5%给拿出来了,三十万百分之五多些?是不他妈15000啊,比你他妈两三个月工资都高了,把这钱往过一拿,金华,这钱你先拿着,不管怎么地,从今天开始你是这个店的经理了,衣服啥的到那个西单还是国贸啊,去买一身去,像点儿样,兜儿里也宽敞宽敞,将来在北京买个房子,哥给你找个媳妇儿。
哥,啥不说了,他妈我感谢你,一辈子兄弟。
行了,别说这些了,好好儿干,咱他妈以后在边儿呢。
这边正光一回来,虽说这个饭店是代哥给的,但是正光他们也不咔垃,回头告底下兄弟,这个店50%的股份给谁呀?给代哥送去,即便代哥不要,把这钱给嫂子。
正光做得够不够用?不是把钱看得那么重要,兄弟之间感情最重要。
这边儿当天晚上,因为正光也不少哥们儿啥的,搁麦当娜招待,吃完饭儿了你不得到这儿玩一玩嘛,招待招待。
晚上了,对面代哥拿个电话儿,喂,肖娜老哥。
谁?代弟。
忙不忙啊?
我这不忙,一天没啥事儿。
晚上我领你去个地方,亮马河大厦旁边儿新开一个管子,那味儿才好呢,我听说是一个社会人儿开的。你有时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