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飞雪

来源|博望财经

一心堂(002727)被国家医保局监管事件仍在发酵。资本市场上,继6月3日开盘大跌、触及跌停后,截至6月12日午间,一心堂报收于17.62元/股。而其市值则相较3日的113亿元,缩水至109亿。距离此前高点22.67元/股,已经下跌2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百度股市通

医保基金事关民生大事。监管的重拳出击,令一心堂的“遮羞布”无法再遮掩——其旗下诸多定点连锁门店串换药品、超量开药、为暂停医保结算的定点零售门店代为进行医保结算、药品购销存记录不匹配、处方药销售不规范等问题此前依次被曝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国家医保局

尽管目前其相关门店已被属地医保部门作出暂停拨付或追回医保基金、处违约金或行政罚款、解除医保服务协议等处理处罚。但将于6月30日前提交详细整改情况报告的一心堂,此次面临的“风波”对资本市场的冲击已经造程。

01

净利骤减之下,跨界个护美妆、日化、彩票,是“尿布与啤酒”故事翻版?

身为“连锁药店第一股”,一心堂在经营药店上所花精力有限,甚至说将更多的“心思”用在了“多元化业务”的布局上。

为创收增利,一心堂“快马加鞭”布局多元化,将药店一举开成“日用品”、“化妆品”超市甚至“彩票摊点”。跨界个护美妆、家用日清、彩票各种“非相关业务”的一心堂,过去一年究竟“收成”如何?

2023年报显示,其2023年度营收为173.8亿元,同比下降0.29%;归母净利润则暴降45.60%至5.49亿元,创近5年来最低。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其扣除补税、滞纳金等非经常性损益后,扣非净利润暴降25.94%,这也是其上市以来首度出现净利下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一心堂2023年年报

营利“难看”之下,一心堂盲目追求开万店。其后果也开始显现,各地门店缺乏有效的管理和督导,频频挑战“医保政策”高压线。

具体来看,一心堂的多元化有些变味。以其重要地区云南为例,一心堂在这些门店除销售药品、保健品外,从美妆护肤、家用日清,甚至休闲零食、牛奶等,一应俱全,与其说是药店,实则更像是“百货日用超市”。

更甚的是,一心堂竟在全国数千家药店做起了“彩票”生意。公开资料显示,一心堂自两年前涉足“彩票”这一“非多元化”业务起,如今除云南“根据地”,还在其他六七个省份超过2000店推广、销售彩票产品。

进入2023年,其彩票业务则再举拓展至8省份、超3000多家门店。不完全数字统计,一心堂仅彩票销售流水即多达7698万元。尽管与其173.8亿年营收相比不值一提,但纵观全国各大头部连锁药店企业,在药店卖彩票的,一心堂算是“开了先河”。

而此次国家医保局亲自下场,或正是与其在全国数千家药店销售药品、保健品之外的美妆护肤、家用日清乃至牛奶、零食等“扯不开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一心堂着重强化布局个护美妆护肤品类,仅2022年就将这一品类覆盖到超5000家门店,并在一众门店开设了上千个美妆专柜。

然而,“监管之眼”从来不是睁一只闭一只。面对一家缺乏美妆、日化供应链基因和优势的药店连锁企业,一心堂一心对非药品、保健品之外的品类在数千家门店进行“填鸭式”上架,其到底“用意何在”?

这里不禁想起著名的“啤酒+尿布”商业故事,源于20世纪90年代的沃尔玛管理人员发现,“啤酒”与“尿布”这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商品,却经常会一起出现在美国消费者的购物篮中。

这一后来被奉之经典的零售营销案例,是否能解释一心堂在个护美妆、家清日化乃至彩票上的“跨界”呢?

或许,如果是从为消费者提供便利出发,而非钻医保基金的空子,或还能在某种程度上“自圆其说”。但如今监管重拳之下,暴晒在阳光下的一心堂,所谓的“跨界”已经不起推敲。

02

监管重拳砸向一心堂,并非“枪打出头鸟”这么简单

监管的重拳,或远非“枪打出头鸟”这么简单,更像是对一心堂过去数年粗放经营积攒下的“顽疾”与“恶病”,尤其是其屡屡“触碰医保基金红线”的“忍无可忍”。

央视“经济半小时”早在2018年3月27日晚即发出报道,三亚市“一心堂”连锁药店出现医保卡被当做消费卡使用,可用于购买非药品,并开具虚假名称发票,涉嫌套取医保资金的情况。当时数据显示,一心堂海南子公司涉及不合规刷卡次数多达9716次,涉及金额不少于65.8万元。

报道还指出,在海南省三亚市的部分医保定点药店,医保资金被用来购买床单被罩、卫生纸等生活用品,且售价均高于超市,而且药店还会为消费者开具药品发票。

一心堂相对“无尺度”的“违规套用医保基金”行为,迅即引起三亚当地高度重视,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然而,一心堂在全国多地门店“违规刷医保卡”“违规使用医保基金”等现象却屡禁不止。

梳理媒体报道,全国各地的医保局近年在分批次通报抓到的典型违规案例中,一心堂多次“榜上有名”,从成都、宜宾、眉山、攀枝花,到自贡、盐城……,可谓横跨多省市,“位列”属地医保局曝光的欺诈骗保名单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一心堂“骗保”(违规使用医保基金)的“套路”却数年如一日在全国多地门店“保持高度一致”,即,违规使用医保基金销售规定范围外的商品、违规开具发票等等。

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发出约谈消息次日,一心堂官网便紧急发布《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接受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约谈事宜的公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一心堂官网公告

公告称,该公司于近日接受国家医疗保障局约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一心堂官网公告

值得玩味的是,其董事会于公告最后指出,“因本次国家医保局约谈并要求公司对照《医疗保障基金使用监督管理条例》自查自纠,公司积极与各地医保局对接并开展相关工作,但其影响具有不确定性,提请广大投资者注意风险。”其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已经显现。

医保基金事关千千万万平头老百姓民生命脉,身为一家上市公司,且是率先为连锁药店打样的“第一股”,一心堂屡屡“违规”带来的影响,业界、媒体、老百姓无不看在眼里。

而无论从市场面、还是资本面看,一心堂如何“善终”,不啻于其2024年下半年甫一开始即面临的一场“大考”。

03

花重金凑“万店”成倒数,斥巨资“收购重资产”或埋更大隐患

从市场层面上,国内头部连锁药店企业近两年陷入疯狂并购、疯狂开万店、大打价格战的“狂飙”态势。此种背景下,一心堂遭最高监管部门约谈,连带全国多地、数千家门店卷入其中,要想挽回在消费者心中值得信赖的品牌形象,并非易事。

自一心堂把药店开成“个护美妆日杂店”,其销售劣质药的“劣迹”也屡被曝光。

2019年1月,国家药监局发布的关于30批次药品不合规通告显示,一心堂次不合格的药品原因多为含量测定、崩解时限、可见异物等。其中,云南鸿翔一心堂则被抽检发现,其供货单位亳州市永刚饮片厂有限公司生产的薄荷,药品性状不符合规定。

而2014至2018年间,一心堂因违反《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实施细则》等,多次被云南省、海口市、乐东黎族自治县的食药监局没收违法所得财务或给予警告、行政处罚。

“事不过三”,但一心堂却在销售劣质药上不断挑战底线。2021年初,广西壮族自治区药品监督管理局判定,广西鸿翔一心堂药业销售假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九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

老百姓去药店是为了买质量可靠的药品来修身治病,若一家品牌药店大搞“歪门邪道”、钻“医保基金”的空子,不顾及药品质量,这样的药店老百姓岂能放心、省心?

从资本层面看,医保为民不断进行政策优化的大环境下,传统连锁药店陷入两难的尴尬境地。为追求规模效益,大举收购中腰部连锁药店、挤破头争着开万店,成了包括一心堂、老百姓、大参林等在内头部连锁不得不的“孤注一掷”。

然而,贸然扩张无疑是一把“双刃剑”,尽管确实可以带来一定的规模效应,却“参战”其中的玩家们尚需考虑自身的资金情况、管理水平以及各种潜在风险等。

2023年,一心堂开万店的“决心”可谓是一场不容任何外力阻挡的大规模“狂飙”。仅当年12月28日,其即连续发布10条公告,将重庆康福隆等248家门店一举收入囊中。经有关统计,仅其去年发生的7起涉及数量186家门店的收购中,使用资金即高达2.17亿元。

2023年底,一心堂的“万店梦”终于“成真”,直营连锁门店达10255家。然而,同期广东大参林却以14074家门店位居第一,第二为老百姓13574家、第三则是益丰药房13250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一心堂2023年门店数量变化

更令资本市场担忧的,却是一心堂对“收购药房资产”的“如痴如醉”。前不久,一心堂披露,其全资子公司重庆一心堂拟收购重庆市万州区爱一百药房10家药店资产及其存货;同时,其全资子公司山西一心堂则拟收购山西省鑫金牛大药房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持有的21家门店资产及其存货。

此举意味着,对重庆爱一百药房资产的收购拟使用资金接近830万元;而对鑫金牛21家药房资产的收购,使用资金则直逼3600万元之巨,近3000万元用于支付门店转让费及其附属资产等。

诚然,作为“重资产”,这些药房长远看估值尚难下定论。但值得关注的是,一心堂在营收尤其是净利暴跌下,却仍大举收购药房重资产及其存货,个中风险着实不容小觑。

何况,早有经济学家指出,药店虽然遍地大街小巷,甚至呈越开越多之势,但从根本上来看,国家医保政策的不断优化之下,连锁药店实则在实质性的增值服务上面临日趋“缺失”的困境,而“一个没有增值服务的药店在未来会越来越失去生存和发展的价值”。

监管的重拳、业绩的下滑,加上对医保基金红线的屡屡触碰、净利骤减下的疯狂开店及对药房资产的重金收购……,一个个信号背后传递的,或许并不是一个足够“健康”的一心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