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财联社报道,特朗普被宣布有罪后的首份摇摆州民调揭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50%的受访者表示认同特朗普的有罪判决,但与此同时,54%的人表示有罪判决并不会影响他们的投票决定。更富戏剧性的是,这份来自佐治亚州的民调中,49%的人表示将在今年大选中投票给有罪的前总统特朗普,而现任总统拜登的支持率仅为44%。而在2020年美国大选时,摇摆州佐治亚州最后被划入民主党的阵营。从目前焦灼的选情来看,今年的摇摆州选民很可能抛弃拜登

美国大选还有5个多月就将正式举行,特朗普在这一时刻被判犯下重罪。据观察者网日前报道,纽约曼哈顿刑事法庭陪审团裁定,特朗普被控的34项罪名全部成立,他最高可以被判处四年的监禁,具体量刑将在7月11日公布。得知这一消息后,特朗普表情平淡。但媒体注意到,特朗普走出法庭后却紧咬牙关,他强调这场裁决是“耻辱”,真正的裁决将会在11月5日,也就是美国大选那一天由美国民众做出。

在12位陪审团将其定罪后,共和党的大佬,诸如佛州州长德桑蒂斯、俄亥俄参议员万斯、著名极右翼主持人塔克·卡尔森都为特朗普发声,称此次司法审判是一场政治迫害,但又拿不不出证据。在支持者无条件支持特朗普的情况下,大部分共和党议员都不会支持法庭裁决。而特朗普的铁杆粉丝一定会相信特朗普受到了政治和司法迫害,即使许多支持者相信特朗普确实有罪,他们也不在乎这些并非“不能容忍的罪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值得关注的是,这一案件或许对接下来特朗普的竞选之路、两党之间的较量以及美国社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在罪名成立的情况下,特朗普也依然有机会担任总统。美国宪法没有明文规定,被起诉、被定罪甚至入狱服刑者不能竞选或当选美国总统;美国法律规定,州法院无法阻止合法当选的总统就职。部分法律人士认为,假设特朗普赢得今年的大选,纽约州法院正在进行的诉讼程序可能不得不被搁置,意味着特朗普依然能在“有罪”的情况下就任总统。

不过,特朗普的对手、美国现任总统拜登,现在的情况很不理想。即使特朗普被定罪,也难以改善拜登的选情。因为在巴以冲突问题上,拜登政府无视以色列肆意袭击巴勒斯坦平民,践踏国际法和“人权”的情况,还源源不断提供援助,并在联合国安理会否决巴以停火决议和巴勒斯坦入联提案,激怒了美国民众,爆发了全美反战示威浪潮。这些情况,使得拜登失去了年轻选民和阿拉伯裔选民的支持。相比之下,特朗普的选情受巴以冲突影响不大,因为他原本在支持以色列一事上就没有底线。

在美国这样民主体制成熟的国家来说,选民不能接受一位“有罪的总统”,这势必将对美国的民主体制观念产生冲击。而特朗普方面一直否认所有指控,并声称这些指控为“政治迫害”,试图营造出一位遭受美国政治迫害的受害人形象,以激起选民的同情。

在宣判过后,特朗普在法庭外面表示这场审判是被操纵的,宣判结果是一个耻辱,并表示法官对他存在偏见,直呼“11月5日的美国大选才是真正的裁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可否认,随着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临近,特朗普被定罪的消息已经动摇了部分美国共和党选民对他的支持。据路透社6月1日报道,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在纽约法院作出裁决之后,约十分之一的共和党登记选民表示,他们不太可能再投票给特朗普。

路透社指出,约十分之一共和党选民产生动摇,可能会对今年的美国大选产生重大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结果通常由几个竞争激烈的“摇摆州”决定,即使只有少数选民放弃对其政党候选人的支持,选举结果都有可能发生改变。

在此之前,美国《时代周刊》刊出特朗普的专访内容,讨论特朗普在重返白宫后的施政愿景。特朗普重申不付钱的盟友要靠自己,并拒绝透露是否“捍卫”中国台湾地区。台湾“联合新闻网”引述了外媒相关内容,杂志以“如果他赢了的话”当封面报道,汇整对特朗普的两次专访,以及与特朗普助手多次的对话,将特朗普的国际政策形容为“交易式孤立主义”。特朗普告诉《时代》,若美国在欧洲或亚洲的盟友被攻击,只要他觉得该国对其自身防御的“付出不够”,美国就不会出手帮忙。

特朗普2月10日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场竞选集会上曾表示,自己将“鼓励”俄罗斯对未履行财政义务的北约盟友“为所欲为”,白宫当天抨击此番言论“令人震惊且精神错乱”。紧接着主持人把话头转向了亚洲,他问特朗普,若中国大陆攻台,美国是否应该保卫台湾。

今年1月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特朗普也曾回答过涉台问题,他当时拒绝透露美国是否会帮助“保卫台湾”。他称,站在“总统”的立场是无法说出心中所想,因为一旦说出,谈判时将处于不利位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以看出,特朗普的逻辑其实很简单,这就是美国的军事“保护”不是免费的,更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这是由商人的本质所决定的。他习惯于将牵扯到财政方面的政治和外交问题,按照商业生意和做交易的套路来思考,他的“美国利益优先”,更是相当于美国眼中的与世界各国做生意,有利的就去做,不利的就坚决搞“壁虎断尾”,任由盟友去抱怨和唾骂,只要自己暂时的利益保住了就行,而不管是不是眼前利益还是长远利益。

其实,尽管两位总统对华都采取敌视态度,想要通过支持台当局来分裂中国,但两位总统以及总统背后的幕僚团队都知道,在亚太地区美军的军事力量,对比解放军来说并不算很强大。为了支持台当局而亲自下场,会让美国丢失在亚太地区的部署和利益,从而动摇美国在全球的地位,这显然是有点得不偿失的。特别是亚太地区的日韩两个发达国家,现在已经成了美国的抽血库。原本是后花园的欧洲地区,一方面因为俄乌冲突,被美国裹挟着榨干了的价值。

不过无论如何,对中国大陆来说,没有任何理由低估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认知战争对国家统一所能产生的影响。美国把台湾的方方面面的神圣化必然会加剧中国大陆和美国(及其盟友)在台湾问题上冲突的烈度。如果台湾对美国(和其盟友)变得那么圣神,那么美国就有了足够的理由来保护台湾。另一方面,正如前面所说,台湾属于中国的主权问题,没有任何理由和空间做任何的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