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国际上发生了很多大事,第一件大事:据观察者网报道,经过近两天的审议,纽约曼哈顿的一个陪审团认定特朗普在“封口费”案中有罪,被控的34项罪名全部成立。这是美国历史上首起针对总统的刑事案,特朗普也成为第一位被判犯有重罪的美国总统。这一史无前例的刑事定罪,让美国政治进入未知水域。一名记者向拜登喊话:“特朗普自称是政治犯,并直接指责你。对此你有何回应?”拜登露出了大大的微笑,但没有作答。

这一幕很快被特朗普团队配上惊悚的背景音乐,制作成竞选视频,呼吁选民“是时候炒掉拜登”。

拜登表示,鉴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是已被定罪的重罪犯,如果他再次当选总统,将对美国构成更大的威胁。这是迄今为止拜登对特朗普的刑事诉讼问题做出的最尖锐的攻击。

自特朗普开始参与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以来,他所身负的四起刑事诉讼就是其竞选的最大障碍。上周,纽约一家法院陪审团裁定,特朗普在“封口费”一案中有罪,34项重罪指控全部成立,每一项指控成立均可判处最高4年的监禁,而特朗普可能最终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此案的判决日期定在7月11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近日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表示,与气候变化相比,发生核战争的风险对美国构成更为直接的威胁。

在福克斯新闻网上周末播出的节目中,特朗普提到了现任总统拜登最近的讲话,后者称全球变暖是美国面临的“生存威胁”。然而,特朗普淡化了气候变化构成的威胁,称非法移民才是美国最大的威胁之一,仅次于核武器,而“并非全球变暖”。

美国总统拜登之子亨特·拜登的非法持有枪支案在威尔明顿联邦法院开庭审理。这对谋求连任的拜登来说是一个潜在威胁。

报道称,54岁的亨特·拜登已摆脱了多年的毒瘾和酒精成瘾,不过仍是以特朗普为首的共和党人攻击其父亲的主要目标之一。共和党人认为亨特就是拜登的阿喀琉斯之踵。

就在这一案件开庭四天前,纽约法庭判定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存在财务造假,他隐瞒了为性丑闻支付13万美元的行为。

第二件大事:据观察者网报道,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发布消息称,某些年龄在18至60岁之间拥有美国和乌克兰双重国籍的公民,将无法再从乌克兰自由离境。美国政府强烈建议18至60岁的此类男性即使持有美国护照也不要前往乌克兰。

消息提到,自6月1日起,乌克兰撤销了此前允许某些18至60岁乌男性公民离境的“居住地在国外”豁免条款。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兵员荒一直困扰着乌克兰政府,为了弥补兵员缺口,乌克兰政府可谓是用尽招数,而我们常见的招数,仍然是强行征召乌克兰成年男性入伍。

在那些前线奋战的乌军官兵眼中,兵源荒则表现得更为可怕。此前,有乌军官兵向外媒透露,在1500公里长的防线上,乌军各部队的兵员损耗已达30%~40%,各部队平均缺编率达到了25%,这对乌军前线部队的战斗力会造成致命性影响。

乌克兰国家警察战略调查部门负责人安德烈•鲁别利表示,在乌克兰加强动员法生效后,乌克兰有服兵役义务的公民愿为一个出国机会支付高达2万美金。

年初以来,已立案侦查非法运输出境的刑事案件160余起,涉及519人。

乌克兰加强动员法自5月18日生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前的4月,泽连斯基签署一项将征兵年龄下限从27岁降到25岁的法案。

泽连斯基还签署了关于动员服刑罪犯服兵役的法案。因轻罪入狱的囚犯将可在乌武装部队服役,但犯有谋杀、性暴力或危害国家安全罪等严重罪行的人将不会被动员。该法将对直接参与保卫乌国家独立、领土和主权完整的服刑人员实行有条件提前假释。泽连斯基对此称,乌军需要更多兵力来提振士气。“我们需要补充后备部队,很多旅的人都打没了。”乌司法部副部长维索茨卡娅称,初步调查显示,近5000名囚犯同意参军以换取假释。预计最多将有两万名囚犯可被动员参军。

第三件大事:据中公网报道,近日,在中国仁爱礁及其附近海域,菲律宾非法“坐滩”军舰派出人员,破坏中国渔民所放渔网。菲方人员乘坐两艘橡皮艇对渔网进行了切割。橡皮艇返航后,菲方人员将渔网拉上非法“坐滩”军舰。自5月15日开始,菲方人员多次对中国渔民所放渔网实施破坏。据统计,总长超2000米的中国渔民所放渔网遭到破坏,多张渔网被切割,累计超过百米的渔网被盗走,拉到非法“坐滩”军舰。

他们并非初次从事此类行为。实际上,自5月15日以来,菲方人员已多次破坏中国渔民在海中投放的渔网,总共损坏的渔网长度超过2000米。此外,还有数百米的渔网被菲方窃取,最终被带到了非法“坐滩”的军舰上。

可以说,诸多举动已经形成了一个"小霸王"的形象。仁爱礁隶属于中国。在这片海域,我们自己的渔民合法地从事捕捞活动,而菲律宾军舰却在我方领土上滞留,并且破坏了中国渔民的生计,这才是真正的非法行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真正令马科斯政府忧心忡忡的是,若菲律宾无法稳定地为在仁爱礁“坐滩”的军舰提供补给,亦无法进行人员轮换,菲律宾势必要从仁爱礁撤离。事实已然表明,马科斯政府为自己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困境。

在中国海警加大执法力度的情况下,菲律宾尝试了各种方法,仍然无法将物资送达“坐滩”人员。可能会有人质疑,为什么菲律宾的飞机不能更精准地投放,把物资直接投到“坐滩”军舰上,这样菲律宾“坐滩”人员就不必担心物资会被中方倒入海中。必须指出,精准投放物资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中国防长在出席香格里拉对话期间,在提到南海问题时,直接表明了中国的态度,即中方对相关侵权挑衅行径,保持了足够的克制,但这也是有限度的,虽然我国防长没有直接点名菲律宾,但很显然,这就是对菲律宾方面发出的明确警告,一再玩火挑衅,那么中方即使再不愿意升级局势,但为了维护自身的主权,为了一劳永逸的守护南海和平局势,可能就不得不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