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假卖假、知假买假的情况在我国居然有成为常态的趋势,甚至在商家明牌自己造假的时候,消费者也依然趋之若鹜。原来,巨额利润吸引商家的同时,扭曲的“消费观”也在影响着消费者的选择。

由此说来,为什么山寨货以及假货能产生如此高额的利润?消费者为什么会明知故买?这是健康的产业发展过程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假货曾是暴利行当

假货曾是暴利行当

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这种道理在商场上能否站得住脚,相信人人心中都有着一杆秤。

虽然如今我们对商业版权以及知识产权的保护已经越来越细化了,可常年来,其实我国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山寨货以及假货。

在手表产业当中,想必很多人都了解过劳力士、阿玛尼,但其实只有少量人才能辨别真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以说,我国的商业市场版图中虽然有高居不下的外国品牌和家喻户晓的国产牌子,但除此之外,也有着许多难以辨认的山寨冒牌货

据了解,2021年9月,上海普陀公安分局就与广东广西两地警方合作,查处了5处犯罪窝点,在其中发现了阿玛尼等轻奢品牌手表上千余块,涉案金额约人民币1800余万元

这些手表若是流向市场,可能如果不是极其专业的工作人员,都无法分清其原产地到底是时尚的巴黎纽约,还是我国的某个城中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我国之所以一直存在大量做假货的商家,就是因为这实在是太赚钱了。

由于商品的设计方案是直接仿照国外品牌,所以作为一大支出的设计成本就归零了。

而制作相关商品的料子又使用的是较为低廉的选材,所以这也使得小作坊的仿造成本降低了不少。

即使期间需要投入上百块的制作费用,其中可能还存在大量损耗,但只要以上万块卖出,就能够形成难以想象的利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了解,只要以假乱真把产品卖出真包、真名牌手表香水的价格,他们就可以在产业链上获得超过六倍的收益。

而这,也正是即使我国长期对众多山寨或假货进行打假,可仍然有许多商家、小作坊愿意继续仿冒相关产品的原因。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小作坊的仿制品能形成如此成熟的销售模式,虽然有着众多商家的“功劳”,但是源源不断的消费者,也为这一产业注入了的不竭的动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近年来,虽然假货在我国已经几乎没有生存空间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高仿产品也受到了相应的打击。

在2018年前后,浙江省乐清市检察院检察官陈琴琴、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郭德忠等人就为假货以及山寨货进行了界定,简而言之就是二者有交叉但不完全相同。

而由于山寨不完全等于假货,所以某些小作坊以及商家,居然都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宣传自己的产品就是仿造商品了,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高级A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种A货其实还分为两种,一种是由原品牌生产链上淘汰下来的残次品,经过本土商家的再加工而形成的最真的伪造品。

另一种,则是从一开始就是除了设计以外,所有的商品制作流程都在国内进行的山寨货

虽然在2017年时,莆田市正品鞋业的产值已经高达500亿,但据估算,相关的仿制鞋业产值可能是正品鞋业的两倍还多,十分夸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在这些老板的精心打造下,即使他们承认自己产出的就是仿冒货,但由于制作工艺与原产品极为接近,成色与之相比也几无差别,所以人们也就本着性价比选择了他们。

除此之外,其实影响消费者选择高级A货的另一重要因素,就是人们难以平复的攀比心理。

曾经有多少人的朋友圈当中,都有着“朋友”发布着自己拥有耐克、阿迪等知名品牌的进货渠道,可以低价销售相应的品牌商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其中不乏有上当的群体,但其实大多数人对此有自己的判断的,也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实际上,除了山寨货的质量逐渐上升以及人们的虚荣心作怪以外,一波又一波的炒作宣传也在激起人们的从众心理。

众所周知,社会上有着一种名叫炒房的活动,而在年轻群体之中,也存在着一种炒鞋的行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央视新闻报道,在2021年时,某网站出售的建议出售价为1499元的鞋子,就曾被炒到了48889元,这种畸形的炒鞋活动怎么能不吸引机会主义者的到来呢。

虽然这种消费模式确实说得上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但从心而论,这真的可以让我们的相关产业走得快又走得稳吗?

国潮崛起必须扫清假货

国潮崛起必须扫清假货

山寨与仿制并不能相提并论,山寨没有出路,而仿制其实是为了探索出自己的品牌发展未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想必在十年前,咱们多多少少都见过大个核桃、汰洁以及康帅夫等山寨商品,但如今已经很少会出现这种卖假货、卖山寨货的情况了。

而这,就是因为我国相关的监管部门加强了对山寨货的监督以及管控,据了解,在2017-2021年的五年时间里,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针对蹭名牌的案件实施了1380件的证据保全,甚至在2020年就因此发出了130份的律师调查令。

既然山寨商品的结局不会善终,那仿制产业的未来又是否光明呢。曾几何时,莆田系包包、衣裤以及鞋子都是全国知名的仿制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当地之所以能形成如此成熟的仿制行当,就是因为我国在形成劳动力红利阶段,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左右,这些知名品牌都在此地建立了产品加工厂。

但正如老话说的,学我者生,向我者死,虽然莆田商家因为仿制品牌货获得了较高的经济收入,但随着产业越做越大,已经到了能吸引相关品牌代理商以及监管部门的程度了。

据了解,在2020年年末,上海警方就捣毁了莆田当地一处制作假冒名牌运动鞋的非法作坊,案件涉及金额甚至高达1.2亿元,而这些商品的制作成本,却在60元左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正因如此,为了不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莆田大部分商家已经在当地有关部门的带动下,开始重新拾起属于自己的知名品牌了,例如沃特、洛驰以及双驰多步就都是当地的自主品牌。

诚然,发展自身品牌需要投入大量的成本,但这也只不过是为了弥补之前因拔苗助长而形成的遗留问题而已。

毕竟成熟的产业靠的不仅是过硬的商品制作技术,也需要在产品的设计以及市场营销方面进行投入,付出足够的细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谁都知道,口碑是在消费者群体中积累的,不是商家说有就有的,只有形成自己的品牌后,才能让人觉得,原来咱们不仅能做其他品牌的制造工厂,也是能够形成自己独特的产业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