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老铁们,这期的故事咱们得从谁开始讲起呢?也就是北京的长城饭店附属楼,天上人间,很多老铁们都能知道,代哥在北京平时没啥事,除了找他喝酒,给这个摆个事儿,没什么太大的事儿。
在天上人间的覃辉也是一样如此,天天招待这些客人,如果是普通老百姓,哪怕说你有点子,上这来消费来了,覃辉不可能挨个他妈去陪着你的,这是实话。
但是不免一些这个达官显贵呀,包括有头有脸的一些人物,代哥在人面前可能说他妈都提不起来,对不对?
无论说北京啊,你还是深圳上海呀,那都是卧虎藏龙的地方,人家身价可能几十个亿,上百个亿,你代哥在人面前,人都不屑与你交,对不对?
赶到有一天,覃辉接到一个电话,扒了一接,喂,李哥。
覃辉儿啊,搁那个夜总会没?
我搁这呢,李哥,怎么的了?一会儿来呀?
你这么的,提前我安排一个大包房,今天有个哥们儿,挺重要的,到你那去玩儿一玩儿,好好儿给准备准备。
行,李哥,你放心吧,咱一共是几个人?
大概七八个吧,完之后这个排场包括面子一定要给足了。
行行行,李哥,你就放心吧,我这边儿马上安排。
好嘞,我一会儿过去。
这边覃辉一瞅,告诉宝庆他们,包括底下的那个工作人员,赶紧的把前面那个大卡包给留出来,一会那个李哥过来,干房地产的,嘎嘎有钱。
晚上八点来钟儿,这个老李包括后边几个哥们,一共七八个,个顶个大背头,西装革履的,一瞅那就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打门口一进来,夏宝庆包括一些经理,接待嘛,李哥啊,赵哥,王哥。
往里头一进,覃辉呢?
辉哥在上边呢,我马上给你叫去,一摆好手,先给迎里头去,等覃辉打楼上一下来,一瞅李哥他认识,王哥、赵哥知道,后边还有几个他不知道,是外地来的,但是一瞅他指定不是一般人。
往这大卡包一坐,什么果盘儿,什么吃的喝的、酒啥的全都得摆上了,要一个牌面儿,不差钱,包括一些什么人头马呀,XO啊,实际在外边儿可能说千800就买了,在这里就一万多,一瓶一万多,人不差钱儿啊!
包括那些市面是比较少见的,进价可能3000,5000的,到这儿69800,你不大哥嘛,喝吧,你不喝也得喝,再一个,有的大哥必须的点上,哪怕我放桌上放着,我要那个牌面,我不一定喝,但是必须得有。
大果盘他妈一桌干六个,往这一坐,老李一瞅,辉弟呀,你这么的,把那个什么女孩儿啥的,我听说什么海玲儿,包括什么四大花魁是啥的,赶紧给我整出来。
你放心吧,李哥,我这边儿已经安排完了,你别着急。
一摆手,这女孩儿啥的呼啦的一下,得他妈干进来20多个,往这一站,这边老李一看,辉弟,你那么的,我先给你介绍一下子,这个呢,你王哥、李哥、赵哥你都知道,你看看那个,知道谁吗?
覃辉一看,面前那个男人能有个四十八九岁吧,长相呢,挺干净,挺干练,而且一看就是企业大老总级别的。
覃辉一看,这个我不认识啊!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你得叫杜哥。
扒的一握手,你好,杜哥,你好,天上人间覃辉。
早就听过你,这不今天有机会嘛,这不李总今天特意给我邀请过来的,到了你们这个夜场儿了,里边儿的装修啊,包括工作人员的服务啊,我都挺满意的。
满意就行,满意就好,杜哥,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李哥这一瞅他,我跟你说,这个杜哥,大名叫杜金元,在山西锦华集团是人杜哥的。
没说呢,杜哥他妈还说啥了,有啥需要尽管吱声儿。
行,这么的,女孩儿也站到这儿了,李哥一看他,老杜,这么的,相中哪个了?你挑一个。
我就不挑了,你们先来吧。
不行,必须你,你是贵客。
这边一瞅头一个谁呀?梁海玲,这搭眼他妈就看着了,这个丫头可不错呀!
海玲往前一来,这一伸手,你好,哥,我叫梁海玲。
请坐吧,对你我也是早有耳闻,要不今天,可以这么,我就是冲着你来的。
谢谢哥啊,谢谢哥这么捧我。
来,请坐。
海玲往这一坐,其他几个大哥一人挑一个挑俩的,大伙围坐一圈,覃辉那边也是频频的敬这个老总酒,敬那个老总酒,大伙儿搁这玩的都挺高兴的。
老杜那肯定是不差钱,那是准了,一摆手,告旁边的助理吧,顺子,上车里把那个钱给我取出来,今天晚上就是个赏。
这边儿包括这些女孩啥的,人家大哥级别的,不能说他妈三四五百的赏,也不能说一千两千儿的赏,直接就是1万打底,一万两万他妈去给。
这边儿到梁海玲了,俩人儿频频的喝酒,简单的说几句话,没有太多深度的交流,也没有说磨磨嗖嗖的,没有,大哥特别斯文,梁海玲对这个大哥印象也挺好的。
大哥这一看,海玲,老哥是山西的,你知道吗?今天来到北京打算搁这待几天,这几天你放心,我天天过来看你,完之后我特别喜欢你,实话实说,这里边剩多钱了?一瞅这个助理嘛!
哥,里边还有50多万。
拿出来,50万往桌面儿上啪的一放,五摞儿,海玲,这个钱今天给你了,哥就送给你了行不?覃辉,你没意见吧?
覃辉这一瞅,杜哥,我这能有啥意见呢?这海玲虽说是我的员工吧,但是跟我妹妹一样,你捧我妹妹那不跟捧我一样儿的嘛,我都高兴,我高兴。
那就行,这个钱我是给海玲儿的,你这店儿里不抽成吧?
不抽,不抽,不抽。
那行,海玲儿啊,这钱你拿起来,你看怎么花呀,或者说怎么用啊哥就不管了,是吧,这几天哥天天来看你来。
海玲那一瞅,这他妈是纯大哥呀,出手贼阔绰呀,有的一般的大哥,海玲不是没见过,几个大哥可能围到一起了,你一句他一句的,有的硬给架到那了,拿个三十万五十万的,把钱这一给,回到家之后都后悔呀,他妈昨天晚上喝多了,你们要不架我,我能拿出这些钱吗?甚至后期就是一年半载的都不敢再来了,你再再来你不花钱他不好看了,对不对?之前就吹牛逼吹大了。
但是人杜哥不一样,把这钱往这一放,海玲也能看出来,绝对不是一般人,这么的,哥,今天头一次相识,你这么捧玲妹子,几位哥哥吧,今天晚上所有的消费,包括喝的酒都记在我身上,我请大伙儿,辉哥,把今天晚上这桌的账记在我身上吧!
人这个格局,你是一般的女人能比得了的吗?包括那个小夜场儿,小洗浴地方儿,是不是,你去无论他妈你花多少钱,花1万花2万,他也不存在花他妈几百块钱去请你们喝酒去。
人的眼界是不一样的,大哥这一瞅,哎,妹子,咱这些的事干企业的,谁能差那两个逼钱儿啊,不存在的事儿,不可能让你请,你把这钱拿起来,哥就喜欢你,就支持你。
这边儿海玲没说别的,最起码他妈话说出来,让人大哥心里得劲儿了。
这边当天晚上确实都没少喝,临走人这帮大哥没有这个那个的,说晚上你跟我走吧,咱们一起出去吃点饭,出去溜达溜达玩一玩,没有那些废话,就像朋友一样,喝完酒就拉倒了。
这边梁海玲对这个老杜印象相当不错了,打从这天晚上开始,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挨着来了五天,但是之后没给那么多,每天就是20万,海玲出场费也挺高,就是一般人你真请不动她,陪你就是聊聊天,喝点儿酒吧,最低得6万块钱,人家给你扔20万怎么的?不少吧!
等到第六天的时候,这天晚上没来,海玲他妈心里还寻思呢,杜哥怎么没来呢?还问这辉哥呢,辉哥,今天晚上这个杜哥没来呀?
咋的,想人家了?
不是,这天天来,这不来了冷不丁的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地了。
这么的,你感觉这个杜哥怎么样儿?
人挺好的,一点过分的要求都没有,而且就是搁这喝点酒,说话言谈举止都挺好的。
那行,你就好好儿处着,好好儿交往。
行哥,我知道了。
等到第七天的时候,这边老杜也没来,但是当天晚上海玲干啥呢?正搁这化妆呢,老杜把电话给打过来了,海玲那个电话本里头,就是说整个通讯录全是这帮老板,这帮大哥的电话,啪的一接,喂,杜哥,你今天晚上来不?你要来的话,我这边儿准备一下,把那个包房给你留出来。
海玲啊,我今天晚上就不去了,有几个外地的客户,晚上可能在一起喝点酒,有个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你说吧,大哥,怎么的了?
后天吧,我打算回山西老家,如果你方便的话,跟我一起回去,我邀请你到我的家乡转一转,包括我的公司,我的工程项目你都过去瞅一眼,好好玩儿几天。
海玲这边多少有点犹豫了,但是她是非常一个有情商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说你当时你说哥不好意思,我出不去,你看人他妈干不干你,你看人急不急眼,给你砸他妈100多万,白给你的,头一天50,完之后他妈一天20,100多万扔里了,妈的我他妈邀请你去,你要不去,你看我揍不你揍你,你看我打不打你。
哥,那可以呀,打算哪天去呀?
后天吧,你这边儿方便不?
哥,我正想出去溜达溜达呢,也想看看你的家乡。
那覃辉这边需不需要我给打电话儿啊?
哥,我跟他说就行,我请几天假,辉哥应该能给我。
那行,后天我到你的住处,我去接你,咱们这边一共是三台车,咱们往山西回。
行哥,我等你。
这边儿海玲也挺高兴的,因为到这个年龄了吧,说句实在话,虽说在天上人间不少挣,就是说一天晚上挣的,你这个正常男人都他妈挣几年,你都不一定能挣得,非常挣钱。
但是到了这个年龄了,他不也想找一些这真正的大哥,我给人当个媳妇儿,是不是?我这一辈子不也就妥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