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省委书记的夫人在省委大院门前被人群殴16分钟,浑身是血惨不忍睹。

“凶手”竟是6名警察。

事后,他们对外宣称:打错了人。

他们真正想要对付的,究竟是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我叫孙红梅,今年58岁,已经退休享受人生夕阳红。

去年年底,我和老伴儿唯一的女儿远嫁他乡,我一下子从事事都需要张罗的大忙人,变成了闲人一个。

于是,每天中午给我家老张送饭,就成了最重要的一项“任务”。

老张还未退休,在省委工作的他一把年纪仍未退居二线,平时工作起来忙得昏天黑地,比年轻小伙子还要拼命,我怕他搞坏身体,于是才对他的一日三餐尤其上心。

“您好,我是省委张书记的家属,来送饭的。”

与往常不同,今天中午,我特意早到了一小时,除了送饭,还打算找政法委的领导反映一些个人的情况。

“这才10点半,您送饭时间怎么那么早?另外,怎么还拿着几个文件袋?”

今天门岗的小保安看着眼生,他一听到政法委三个字,警惕的看着我。

“我顺便去反映点情况,很快就出来,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话还在嘴边,只见小保安诡异的朝着远处看了看,转身躲进了门岗,还大声关上了门。

“你怎么......”

我正一头雾水,只见从旁边的绿化带内,窜出了五六个身穿警服的人,不让我有任何喘息的机会,挥拳向我打来。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我一边伸手阻挡冲我头部而来的拳脚,一边大声喊叫,希望门岗里的人能出来施以援手。谁知保安非但对暴行充耳不闻,反而假装看手机,视线不敢向我这边有丝毫倾斜。

我一个老太太,很快抵挡不住几名壮年男子的拳打脚踢,惨叫声响彻整条街道,很快,有零星的人围拢过来看热闹,却被带头的警察驱散。

“快走快走,警察办案!”

有人想要掏出手机拍摄,更是被严厉制止。

“要是我们办案的重要线索和证据被你宣扬出去,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更令我绝望的是,警察一边去赶走围观人群,一边像是有些心虚的解释:

“一个毒贩,拘捕,我们正在制服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

眼看警察如此声色俱厉,围观群众纷纷退避三舍,手机更是掏都不敢掏出来。

“假的,他们是假警察,我没....没贩毒!”

我咬牙说出这几句话,脸上瞬间挨了狠狠一记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

暴行还在继续,早已超过了他们口中“制服犯罪分子”的正常范畴,我发现,他们动手非常有技巧,避开容易留下伤痕的头面部,也尽量不朝着心脏、腹部等重要脏器下死手,似乎还是对后果有所忌惮的。

这样一来,我的腿部和臀部就成了挨打最多的地方。

经过十多分钟的殴打,我的意识开始模糊,鼻血流进嘴里,又腥又咸。

“差不多了。”

在我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带头的黑壮警察小声来了一句,宣告暴行结束。

然而这还没算完,我被他们搬手抬脚,扔上了一辆面包车的后座,随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来,正是中午太阳最毒辣的时候,车辆不知何时驶向一条盘山路,四周的景色越来越荒凉,甚至半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

车上的五六个人,集体沉默着,无人说话,这样一来,我更摸不清这顿打的真正含义,更不知道自己将去向哪里。

终于,面包车停到了一处玉米地,我再次被人抬着手脚搬下车,扔到了玉米地里。

“今天这件事,就算是个教训,今后,见到周局的丈母娘,你绕着点走,另外,别整天想着上访,没用!”

我眼睛瞪得像铜铃,却不敢有丝毫反驳,毕竟,这条命还在对方手里。

“我想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要是还有下次,就没那么简单了。”

说完这话,对方一行人钻进面包车,扬长而去,只留下我一个人躺在寂静的玉米地,身边除了蝉鸣,寂静无声。

我尝试着从地上站起来,可双腿却使不上一点力,我赶紧到处摸手机,却发现,除了手机外,我的钱包、证件、材料,甚至保温饭盒,都被人拿走了。

看来,对方是一点余地都不给我留,甚至不怕我就死在这荒郊野岭。

那么,他们口中“我应该明白”的事,指的是什么?周局的丈母娘,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