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的4月份,60岁的栗金奎在包头打工。这天他又去火车站准备揽活做,遇上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马燕燕

天气特别寒冷,马燕燕却穿得十分单薄,老栗问她是哪里的人?怎么到这里的?燕燕只是看着他笑,什么也说不上来。

老栗等了一天,也没看见什么人来接燕燕,看她又冷又饿,又没有去处,老栗就把她给领回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燕燕智力不健全,时常连两只鞋子都会穿反,老栗只要发现,总会第一时间指出来,并给燕燕重新穿过。

老栗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燕燕,自己也乐在其中。

第二年,燕燕给老栗生了一个女儿,因家境贫穷,60岁才成家的老栗感到十分幸福。

幸福之余,老栗替燕燕找到家人的心情也越来越迫切,他想早日给彼此一个名分,名正言顺的领取结婚证。

找到燕燕家人

一晃10年过去了,替燕燕找家人的事情还是没结果,老栗更加心急了,他现在已经70岁了。他找到了记者,请求帮忙寻找燕燕的家人。

他说,与燕燕一起生活期间,他曾多次听燕燕提起自己来自贵州

在2018年时,老栗无意间接触到宝贝回家志愿者网站,老栗将燕燕可能来自贵州的信息进行了登记。

随后,贵州志愿者夏军用当地的方言,跟马燕燕进行了交谈,马燕燕完全能听懂夏军所说的话,并对夏军提起的秀水镇留有深刻的印象。

“我给她看了三个民族,回族,苗族,彝族的服饰,她就对这个回族感兴趣,我还问过她生活上有什么习惯,她回答我,她们那里就吃牛肉羊肉,不吃猪肉,我从这一点猜到她是回族。”

贵州威宁是属于苗族、彝族和回族的少数民族自治县。通过马燕燕的日常生活习惯,以及三个民族的不同服饰,老栗猜测马燕燕极有可能跟回族有关。

结合老栗提供的信息,记者来到了贵州省威宁县秀水镇了解情况。

秀水镇党政办主任谢明恩向记者介绍,当地大寨村有个叫马关竹的人走失过,至今也还没有找到下落。

记者立即来到大寨村,见到了大寨村党支部书记马永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记者拿出马燕燕的照片时,马书记确切的说这就是马关竹,十多年前嫁到了他们村,而她的娘家在隔壁乡镇。她本人精神有些问题。

记者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又来到了观风海镇勺口村,找到马关竹的母亲马敏朵

马敏朵说,她有两个女儿10年前大女儿在当地走失,生活中大女儿的名字叫马菊仙,在户口本上的名字正是马关竹。

通过照片,马敏朵确认这就是自己走失30多年的女儿。至此终于找到了马燕燕的家人。

马敏朵思女之情

“大女儿丢后,抓心抓肝的,几天没吃东西,我想去找又不认识路,车也坐不起,就只能哭,还去派出所报案,最后还是没有找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女儿走失后,马敏朵和家人去派出所报案,可是没有任何结果。

据马敏朵回忆,当年全家人都外出打工,只有大女儿独自一人在家,何时走失他们都不知道。这么多年,女儿去了哪里,他们一无所知。

马敏朵指着一张单人床,对记者说,女儿小时候,她就带着女儿睡在这张床上,现在床的位置,女儿枕头的方向她都不曾更换。

马敏朵还在枕头边放着一双亲手为女儿做的玫红色手工布鞋,女儿和她一样穿35码的鞋子,这鞋是马敏朵参照着自己的脚做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女儿走失后,她就一直抱着鞋子入睡,如同抱着女儿入睡一般。

在女儿一岁半的时候,马敏朵种了一棵香樟树,女儿长大后就在树下面玩捡石子。马敏朵站在树下说,这棵树在等着我的菊仙回来,我也在等着我的菊仙回来。

“这个竹篓是我们菊仙用过的。她那个时候最勤快,拿着这个竹篓给我割草,她走了,给我割牛草的人也没有了。”

马敏朵拿着镰刀,背着筐子去割牛草,望着远处的田地,想起了女儿,马敏朵越发难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燕燕嫁过人

马敏朵对记者说,女儿走失前就已经嫁在隔壁村,生了三个孩子,其中有一对龙凤胎。

而10多年前,因为马关竹回娘家后意外走失,两家就断了往来。

记者决定先行前往马关竹的婆婆马武定家中。通过照片,马武定一眼便认出了这就是马关竹。

“马关竹她是什么原因走的?”

“当时我儿子得肺结核死了,她老妈把她带走让她再嫁。带走了以后就没有回来过。那时候,我在哭,孙子也哭,时间久了谁也记不得她了。十多年了,外公外婆也没有来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马关竹离开后,留下了三个孩子,而当时三个孩子都不足4岁,是马武定一手抚养长大,而马关竹离开十多年后,她的家人都未曾上门探望过三个孩子。

“10多年我没去过?前年我才去,我去看三个孩子,拿了200块钱去,我买了50块钱的东西拿着去,我心里想的是我没有多的,一个孩子我拿50,孩子都不理我,我是哭着回来的。”

“我看着那几个孩子,我心里就难过,我难过我看着那几个孩子我就更不舒服。我还去干什么?”

女儿的走失是马敏朵心头最大的痛。三个孩子的存在,似乎一直在提醒着马敏朵将女儿弄丢的事实。她选择了逃避。

直到前年得知孩子骨折受伤,马敏朵这才上门探望,可是这时距离马关竹离开已有十年,亲家和孩子都对她心生怨恨。

母女相见

“我买块围巾,我们菊仙要回来了,回族的习惯要戴围巾,她出去这么久了,顶不顶我都要买一块,心里会舒服一些。”

知道女儿要回家,马敏朵专门到街上给女儿买了一块鲜艳的红色围巾,想见到女儿时亲手给她戴上。

马关竹和老栗从内蒙古赶往贵州,途中,相比内蒙一望无际的草原,马关竹一路感慨着这里的大山。

显然对这里的环境,她已经不再熟悉,甚至连进村的路也已经记不记得。

“我的,最乖的崽呀,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你呀,你还记得谁把你带大的?妈每天都在想你啊,找你也找不见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车门,马关竹第一眼就认出了母亲,而马敏朵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女儿失声痛哭,马关竹也拿衣服下摆,不住的擦眼泪,可怎么眼泪越擦越多呢?

进到屋里,坐在沙发上,马敏朵看着女儿,怎么也看不够。

“你现在过得好吗?儿啊,你肚子饿不饿?你在外面吃得饱吗?你喜欢吃洋芋,妈妈做了洋芋给你。”

这么多年过去了,马敏朵依然记得女儿最喜欢吃的就是洋芋,她从口袋中掏出早已剥好的烤洋芋递给女儿。

马关竹接过洋芋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随即拿在嘴边咬了一口。记者问她好吃吗?马关竹哽咽着说,好吃。

记者问马关竹哪里好?她说家里好。回家跟爸爸妈妈过个年,还走。

看得出来在马关竹的意识里,这不过是普通的回家过年,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年纪大过自己的女婿

“燕燕,我看你日子过得挺好的,穿着呢子大衣,还戴了耳环,谁给你买的?”记者问。

“女婿给我买的。”马关竹自豪地说。

现在,无论从穿着打扮还是口音,马关竹都已经更偏向内蒙的风格,看得出来,她已经适应了那边的生活。

“妈妈好,爸爸好,妈妈爸爸,当年我在包头打工,她在火车站溜达,两人就碰上了,碰上以后我看着她可怜,我也没有女人,我就把她领到我家了,领到我家以后,刚开始生活不习惯,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她给我生了个女儿,有很大的功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一次上门,老栗主动以女婿的身份介绍了自己。虽然还没有正式领取结婚证,但是老栗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马家女婿。

在樟树下马关竹又吃到了酸酸甜甜的野果子,那是小时候的味道。马敏朵劝诱着女儿留在这里,而马关竹说要回去,要看着女儿长大。

马敏朵把枕边的鞋子拿给女儿穿,可原先合适的鞋子竟变得有些挤脚。这也说明马关竹在外这些年她生活的不错。

耳环戒指,老栗给马关竹准备的东西一样都不少。这些年来,老栗照顾妻子如同照顾孩子一样细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马关竹的体重也从原来的110斤升到了140斤。在他面前,马关竹就像个孩子。

30岁的年龄差让老栗对马关竹有了更多的包容。他耐心的教导妻子各种生活和生存的技能。这对于离家以前的马关竹来说,是根本无法完成的。

老栗刚教会马关竹用手机拍照,她就立刻给妈妈拍了一张照片,说日后回到内蒙她可以看看。

看着女儿的模样,马敏朵夫妻心中五味杂陈。

“这个男的年纪还是有点大了,但看到小孩子可怜,让他带走吧,他对她也好,原来我们接她回来,就想养着她,也不想让她嫁第二家,现在就让她把这个小孩子抚养长大吧。”

老栗对女儿的好,马敏朵夫妻都看在眼里。他们明显的感觉到女儿的精神状态比在家时好了很多。看着女儿幸福的笑容,他们也认可了老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天上午,记者陪同老栗来到秀水镇。在当地政府部门及派出所的帮助下,马关竹办理了户口和身份证。老栗表示回到内蒙马上领取结婚证,给彼此一个真正的名分。

婆婆指责马关竹无情

老栗帮助妻子回到家后,却发现原来马关竹已经嫁过人,还生育了三个孩子。可马关竹除了记得自己生过一对双胞胎外,其余的事情都记不住。

此时的老栗纠结万分,他知道作为母亲,常年在外的马关竹一定挂念着三个孩子。

可三个孩子10多年没有见过母亲,见面能否相认是一回事,但是一旦相认,他的女儿也有可能失去妈妈。

可是看着马关竹的天真笑容,老栗还是决定带着她去婆家看望三个孩子。

马武定却将马关竹拦在了门外,把她拎来的东西拎了回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头发都嫁白了,抚养费拿不出来。”

“我不要你这东西。我要钱,我不要这个。你的孩子吃不起你的东西。”

离家10多年,对孩子不闻不问,她和老伴含辛茹苦的带着三个孙子,如今孩子长大成人,马关竹却突然回来,任谁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马关竹不懂婆婆说的什么意思,但她知道这不是好话,她蹲在地上半天不开口。

马武定拿出孙子受伤的CT给马关竹看。可是面对CT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马关竹来说,马武定的做法根本没用。

她忘记了自己的儿媳不是一个正常人,不会以正常人的思维来考虑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马武定今年76岁,老伴103岁,两人已经抱上了曾孙,但是为了三个孙子,他们一天都不能停下。

正是周末,记者见到了放假在家的龙凤胎孩子。马关竹在夫家留下的三个孩子,大的16岁已经在县城读高中。剩下的两个15岁是一对龙凤胎。

在孩子的意识里,只有爷爷奶奶的存在,没有爸爸妈妈的概念。

两个孩子都不善言辞。从小他们在爷爷奶奶的照顾下长大,两位老人就是他们最亲近的人。为了给爷爷奶奶减轻负担,他们早早学会了生活中的各项技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孩子,抱抱

说话间马武定的二儿子来到了这里,告诉记者,马武定并非马关竹亡夫马大奎的亲生母亲,而是继母。

当年马大奎的母亲病逝后,25岁的马武定上门,将只有五岁的马大奎拉扯长大。

由于家境贫困,马大奎的发妻又病逝,为了早日生子,马大奎娶回了智力残缺的马关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8年,马大奎病逝后,马关竹被她妈带走,留下了三个年幼的孩子,马武定靠着自己瘦弱的肩膀,又将三个孩子带大。

到了中午,马武定忙着赶去给一家人做午饭,让孩子每顿饭都有肉吃,是老人给自己立下的标准,他们每年都要杀一头牛,给孩子补充营养,这么多年,他们过得艰苦,但也幸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周末结束了,两个孩子要回到镇上去读书,从家里到学校需要步行一小时。马武定就这样牵着他们,一走就是10多年。

三个孩子正值青春叛逆期,大孙子的成绩一直是年级第一名,马武定担心消失多年的妈妈突然出现在孩子面前,会给他们造成巨大的心理负担,影响学习。

最终决定,只让马关竹远远的看一眼孩子。

此时,马关竹早已经站在了马路对面。

“哎,哎,过来,过来,抱一抱,抱一抱。”

她远远的召唤着,却得不到孩子任何回应。

婆婆马武定表示待到孩子成年,将把选择权交给他们。

马关竹在危难时,遇到了老栗,是她的幸运,尽管智力残缺,老栗却当她是手心的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