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者:陈建国

阿青在深圳打工,这年返乡时,带回来一个男青年,阿青羞涩地向父母介绍:他叫阿亮,是自己的同事,两人已建立起恋爱关系。

阿青的父亲杨老师,曾作为劳模到省城接受过表彰,也算见过世面,他和阿亮交谈后,私下里对女儿道:孩子,这个男人不值得你托付终身。

阿青不解地道:为啥啊?

杨老师道:阿亮自幼父母双亡,他是被左邻右舍帮衬着才得以长大成人,按理说,他应该心存感激才是,可是,他的言语里,对这些有恩于自己的,却全是怨恨,恨命运不公,恨出生于贫瘠之地,恨亲戚里没有一个大人物,以至于他命运跌宕,漂泊打工,辛苦赚钱。

阿青道:他说的是事实啊。

杨老师道:古往今来,哪一个大人物不是历尽艰难,不屈不挠,最后才苦尽甘来一举成名的?

阿青涉世未深,对父亲说的似懂非懂,道:可,阿亮待我很好啊,有好吃的,先让我吃,还给我买衣服,我病了,寸步不离陪着我。

杨老师不以为然地道:任何一个喜欢你的男孩子,都会对你好的。

当阿亮得知阿青家人的态度后,脸色十分难看,阿青道:别不高兴了,我们做不了夫妻,可以做兄妹。阿亮眼睛里充满血丝,粗暴地吼道:谁跟你做兄妹啊。

阿青吓一跳,怯道:你怎么了?我害怕。

阿亮一把抱住阿青,一字一句道:你逃不掉的,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人。

阿青的心打个寒噤。阿亮径直返回阿青家,扑通跪倒在院子里,杨老师和老伴忙出来拉他,阿亮面无表情,一字一句地道:你们不同意阿青嫁给我,我就跪死也不起来。

杨老师也上来倔强,冷冷道:我说不同意就不同意,你愿意跪就跪吧。

阿青心急如焚,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当阿亮跪了足足六个小时,没看到任何效果时,他忽然从衣兜里摸出一把小刀,目中透出寒意,但见他牙一咬,小刀噗地扎在右手腕上,鲜血瞬间汩汩流淌。

阿青再也看不下去了,跑出来,哭着道:你自虐干嘛啊?

阿亮咬牙道:我娶不到你,宁肯死。

阿青与阿亮相拥而泣。

杨老师藏不住了,出了屋子。阿青悲怆地道:爸,妈,就算以后沿街要饭,我也跟定阿亮了,说完,给老人磕了三个头,回屋收拾好行李,和阿亮头也不回地走了。

杨老师看着女儿的背影,泪流满面。

阿青再返乡时,身边多了个面容脏兮兮的小女孩,杨老师紧张地问道:阿亮呢?

阿青的嗓子早已哑了,嘴唇翕动着,半天才道:他,和一个跑买卖的女人好上了,然后,把我们娘俩抛弃了……

杨老师痛苦地抱住头,缓缓蹲在地上,好一会儿,他起来,拉过小女孩,用手擦拭干净她脸上的灰尘,怜爱地道:孩子,累了吧,走,跟姥爷进屋,姥爷给你做好吃的。

阿青懊悔地道:好后悔当初没听您的话,不过,阿亮开始对我挺好的,他是后来才慢慢变坏的。

杨老师摇摇头,道:女儿,你错了,阿亮本质上就不是良善之辈,他对你娘俩冷酷无情,我一点也不奇怪,还记得他用小刀扎伤自己吗?

阿青点头道:记得。

杨老师道:一个人,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你又怎么能指望他疼惜别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