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浒传》的末尾,宋江带着梁山好汉一起南征北战,先后征讨了辽国、王庆、田虎、方腊,最终伤亡惨重,只带了20几位好汉班师回京。

但梁山好汉的悲剧远不仅于此,宋江幻想着自己入朝为官后能得到宋徽宗的赏识,他却没有想到高俅、蔡京等奸臣早就准备好了毒酒毒菜,让宋江、卢俊义、李逵纷纷毒发身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宋江死后,吴用、花荣来到宋江坟前大哭一场,二人随后在宋江的坟上悬梁自尽。至此,这一部《水浒传》以一个悲惨至极的结局落下了剧终的帷幕。

看到这里,想必有些读者对宋江恨得咬牙切齿,我们甚至还幻想着一件事:要是晁盖没有死就好了,他绝不会允许宋江带着诸位好汉归顺朝廷,踏上这条黄泉不归路。

遗憾的是,晁盖死去多年,死因是亲临曾头市的战场,被史文恭的毒箭射中。晁盖为何急不可待地攻打曾头市

一、晁盖之死

那时林冲火并王伦,推举晁盖做了水泊梁山之主。随着宋江也上了梁山,江湖中有越来越多慕名而来的豪杰投奔梁山。

一日,一个叫“金毛犬”段景住之人跑到了梁山向晁盖诉苦。他告诉晁盖,原本要送给梁山的一匹照夜玉狮子马被曾头市的恶霸抢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匹宝马被抢也算正常,毕竟此时的北宋早就成了乱世,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江湖里烧杀掳掠、偷鸡摸狗之事数不胜数,晁盖阅历丰富,自然早就司空见惯。

令人不解的事发生了,晁盖当即雷霆震怒,他不但派出精兵围剿曾头市,甚至还穿起披挂亲临战场。

晁盖自己也没有想到,攻打曾头市是他一生最错误的决定,书中是这么写的,晁盖众将引军夺路而走,才转得两个湾,撞出一彪军马,当头乱箭射将来。不期一箭,正中晁盖脸上,倒撞下马来。却得呼延灼、燕顺两骑马,死并将去。背后刘唐、白胜救得晁盖上马,杀出村中来。村口林冲等引军接应,刚才敌得住。两军混战,直杀到天明,各自归寨。

那一箭是毒箭,就算晁盖逃回了梁山又如何?在苦撑几天之后晁盖毒发身亡,就此归西。

其实,结合作者施耐庵留下的暗示来看,晁盖并不是为那匹被抢走的宝马生气,而是因为他的好兄弟宋江而生气,你且看宋江对扈三娘做了什么?

二、宋江的所作所为

当时宋江带着林冲、李逵、王英等人三打祝家庄,成功地瓦解了祝家庄、扈家庄的势力。更让人喜上眉梢的是,林冲果真名不虚传,他凭借深不可测的武艺还生擒了扈三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扈三娘是何许人物?原文说她是玉雪肌肤,芙蓉模样,有天然标格。金铠辉煌鳞甲动,银渗红罗抹额。玉手纤纤,双持宝刃。恁英雄烜赫,眼溜秋波,万种妖娆堪摘。谩驰宝马当前,霜刃如风,要把官兵斩馘。粉面尘飞,征袍汗湿,杀气腾胸腋。战士消魂,敌人丧胆,女将中间奇特。得胜归来,隐隐笑生双颊。

如此看来,扈三娘不仅武艺高强,还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可这么一位美女,为何却嫁给了那又矮又丑又猥琐的王英?

用宋江的话说就是,当初在清风寨的时候,宋江就答应要替王英做媒,给他娶一个漂亮的媳妇。

可问题也跟着接踵而至:

问题1、王英是个色中饿鬼,见了女人就像丢了三魂七魄一般。因而王英一见到扈三娘就垂涎三尺,可王英的武艺稀松平常,没几个回合就被扈三娘生擒。

要不是林冲拍马迎战扈三娘将她反擒,让祝家庄心存忌惮,王英早就被祝彪杀了。既然扈三娘是林冲所擒,宋江为何不把扈三娘嫁给林冲?

的确,扈三娘妩媚动人又英姿飒爽,林冲则是相貌堂堂、武艺高强,他们若结为夫妻,无疑是一对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可宋江转身就把扈三娘嫁给了王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问题2、此时晁盖尚在人间,他才是梁山之主,可宋江直接“先斩后奏”,替扈三娘做了主。原文写道,扈三娘“推不得”,“只得和王英拜堂成亲”。

可见扈三娘本人也是看不上王英的。宋江跳过晁盖如此自作主张,间接害得晁盖死于非命。

原来,晁盖逐渐发现宋江不简单,他号称及时雨,名满江湖,而段景住的那匹宝马就是送给宋江的。施耐庵是这么写的,段景住对晁盖说道:“小人姓段,双名景住。人见小弟赤发黄须,都呼小人为金毛犬……今春去到枪竿岭北边,盗得一匹好马,雪练也似价白,浑身并无一根杂毛,头至尾长一丈,蹄至脊高八尺。那马又高又大,一日能行千里,北方有名,唤做照夜玉狮子马,乃是大金王子骑坐的,放在枪竿岭下,被小人盗得来。江湖上只闻及时雨大名,无路可见,欲将此马前来进献与头领,权表我进身之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闹了半天,这匹宝马还真是献给宋江的。前有宋江擅作主张将扈三娘许配给王英,今有段景住送宋江照夜玉狮子马,试问你是晁盖,会不会忍无可忍、会不会急着立下赫赫战功,彰显自己的威名?

三、结论

只可惜晁盖运气不佳,刚打头阵就中了史文恭的毒箭。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晁盖攻下曾头市,杀了史文恭又如何?

你要知道的是,此时宋江早就名扬四海,即使晁盖立下战功也无济于事。的确,你看看军师吴用、道士公孙胜等好汉,哪一个不是对宋江心服口服?

正是:英雄末路泪沾襟,晁盖魂归夜色深。义薄云天兄弟散,情深似海梦难寻。金戈铁马今何在,血染征袍泪满襟。悲风呜咽吹荒野,英雄壮志化尘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