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们为何选择留学?又在负债的过程中经历过怎样的焦灼和思考?

作者:李彤、陈锴艺。编辑:沈佳音;本文来源:公众号“看天下实验室”(ID:vistaedulab)嗨,欢迎关注看天下实验室!《看天下》杂志原创出品。人的一生都在成长,一起去过有趣而丰盈的人生。如果喜欢蓝橡树的文章,请记得要把我们“设为星标”哦!

24岁的思思已经习惯了一刻不停的忙碌。

结束餐厅的兼职后,她需要马上回家完成当天的小组作业,经营自己的求职咨询工作室,复习考试直到凌晨两点,日复一日。

这是思思的海外留学生活,背着十几万元的债务从小山村里走出,她一刻不敢浪费。

2023年底,负债留学群体再次走入大众视野。有人和思思一样,从贫困家庭走出,渴望靠自己的双手改变命运,突破狭窄的圈层;有人因迷茫选择出国,父母不得不卖掉房子,负债累累,供孩子寻找方向;也有人在留学前后经历家庭的资金断供,陷入无助。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一旦选择负债,沉重的压力便会如影随形。思思曾在餐厅被老板骂哭。跟随风尘仆仆的劳工过境,小鹿也曾怀疑过,普通家庭的孩子想要出国是否太过奢侈?

他们为何选择留学?又在负债的过程中经历过怎样的焦灼和思考?他们后悔了吗?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找到了三位有过负债留学或资金断供经历的人,以下是她们的自述:

“在餐厅打工,

被老板骂是家常便饭”

思思 24岁 在意大利读完硕士后, 到澳大利亚读二硕

我来自四川巴中的一个贫困山村,是村里精准扶贫的重点对象。2017年,我考上了一所三本院校,考虑到就业前景和所在圈层问题,大二那年,我产生了出国念书的想法。

这也是我父亲的遗愿,我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我一直跟着父亲。他虽然一只眼睛看不见,却能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一生走南闯北,在江浙站稳了脚跟,直到在海里捕鱼时意外去世。父亲在世的时候,就希望我能去外面看看,可对于一个贫困生来说,出国留学简直是天方夜谭。

为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整个大学四年,我几乎一刻也没停下来过,前前后后做过不下五十种兼职,当过华润万家、盒马生鲜的导购,干过婚庆典礼的调音师、司仪,还开了个人求职咨询工作室。我不仅靠自己挣了学费和生活费,还攒下了6万多块钱。

思思(受访者 供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思思(受访者 供图)

出国前,为了办理留学需要的银行卡流水和余额,我承受着特别大的压力。几乎所有亲戚都不看好我出国,他们认为国外很不安全,我只能靠自己。我贷款7万元,加上手里攒下的钱,还是不够。

银行卡要有20万元左右的流水入账,想凑齐这笔钱很不容易,我只能到处求朋友,有时候朋友答应借钱了,后来又说不借了。有时候人家要求我提前还钱,我就得马上想办法把这个钱给补上。天天拆东墙补西墙,急得焦头烂额,内心非常痛苦压抑。

最无助的一次,朋友临时爽约,那个月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了,感觉已经走到了绝境,幸运的是,我父亲当年在宁波打工时结识的街坊阿姨把钱借给了我。要知道,我们非亲非故的,而且她自己的孩子也要出国,她能帮我,我至今都很感激。

还有一次运气特别不好。签收签证快递的时候,天上刚好掉了一滴雨,页面模糊了。这是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办下来的签证,却在出境时被海关拦下,要求我重新申请。

我损失了一张机票钱,赶回老家,几乎是哀求着说明了情况,好在工作人员表示理解,重新打印了签证,我才顺利出境。

到了米兰之后,我在当地没有找到合适的兼职,因为他们给的工资特别低,工作8个小时,只有40欧元。这段时间,我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我的工作室。研一结束时,我申请了澳大利亚的交换项目,不仅是为了3000欧元的奖学金,也是为了去澳大利亚能够打工挣钱。

落地澳大利亚后,我身上的钱只够一个月左右的开销,所以在一周内,我必须要找到工作。我马不停蹄地打印好简历,一户商家一户商家地去问,同时在澳大利亚的招聘网站上也投递了很多岗位。到了第七天,我终于找到了一家希腊餐厅服务员的工作。

思思在澳洲餐厅打工。(受访者 供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思思在澳洲餐厅打工。(受访者 供图)

在这家餐厅,很多顾客用希腊语点菜,我根本听不懂,导致经常送错菜,而且我的英语和本地人比起来也差了一大截。最糟糕的一次,我在后厨把两种化学洗涤剂搞混了,用很伤手的那瓶擦了桌子,导致双手过敏脱皮,疼得连盘子都端不稳。

当时被老板骂是家常便饭,有些澳大利亚俚语我甚至听不懂。有次骂得很凶,我直接被骂哭了,边哭边端盘子,该干的还是得继续干。餐厅里的人都对我挺没信心的,觉得我啥事都做错,有时候分吃的,每个员工都有,就是没有我的。

好在后来我慢慢熟悉了餐厅里的工作,越做越好,也会主动和大家交流,和大家的关系越来越融洽,排给我的班也越来越多。最后因为签证问题,我需要提前两个月回意大利,临走前,他们告诉我,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餐厅愿意全心全意帮助我。

创办了咨询工作室后,不少普通家庭的学生告诉我,他们也想出国留学。虽然负债留学是个人选择,我还是会告诉他们,我的经历只是幸存者偏差,没有钱就出国,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如果真有这样的打算,首先掌握语言非常重要,语言不好,只能去中餐馆当洗碗工,赚很少的工资。其次,一定要评估好自己的能力,真的有人负债出国,最后露宿街头。

从米兰理工顺利毕业后,我拿到了两份老牌建筑材料公司的offer,但最后我都没有入职,澳大利亚的留学经历加深了我对当地就业环境和薪资待遇的了解,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到邦德大学读二硕。

2023年7月底,我带着行李箱和10多万元的负债到了澳大利亚。昔日重现,将从头再经历一遍,我内心的害怕与恐惧并未减少。通过自己的努力,我在澳大利亚读的二硕也即将毕业,我拿到了澳大利亚本土公司的offer,对于新的人生,我充满期待。

“家里资金断供后,

我曾愧疚到想要放弃留学”

李乐馨 23岁 目前在白俄罗斯读硕士

得知家里资金断供那天,我正坐在车的后座,因为晕车,我始终闭着眼睛,爸妈以为我睡着了,于是开始说起 “如果不发生那件事我们也不会破产,现在也能拿出那么多钱供她”。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才得知家里发生了变故。其实之前我就隐约有些感觉,但从没意识到事情已经如此严重。

我家一直属于比较小康的家庭,爸爸妈妈是生意人,平均年收入45万元到50万元左右。我平时花钱大手大脚,虽然不爱买奢侈品,但碰到两个同类型的产品,如果我很纠结,就会把它们都买下来。

去年夏天开始,我频繁听到爸爸打电话时提到最近钱没有收回来,还要赶快给工人发工资。还有一次,他带我和妈妈到外地找发小吃饭,轮到爸爸请客时,他跟妈妈说请客的钱都不太够了。爸爸向来是个乐天派,该吃吃,该玩玩,最近却常常在饭前拿着计算器算账,敲打出哒哒哒的声音。

那段时间我正在走留学申请流程,学校要求办一张银行卡,并暂时存进3-5万元。当天晚上吃饭时,我跟爸爸说明了情况。他本来吃得很高兴,听到我的话却突然沉默了,那几秒钟的安静特别漫长,他叹了一口气,“上哪儿去给你弄这几万元呢?”

那一刻,我愧疚极了,觉得自己很烂很差。

李乐馨与班主任的合照。(受访者 供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乐馨与班主任的合照。(受访者 供图)

高考那年,因为生病的缘故,我只考上了老家的一所专科院校,后来在校内升为二本。临近毕业时,我投出了200多份简历,但每个想去的地方,都是在简历这一关就把我刷掉了。

我本来在北京的一家机构实习,很喜欢这份工作,领导也认为我表现不错,可等到要留用时,才知道他们只招聘重点大学的本科毕业生,我只能继续实习,无法转正。发觉自己的学历不够用,我开始准备考研,结果赶上题库更新,又失败了。

2022年11月,我临时决定申请出国留学,父母也支持我的决定。

原本我从未考虑过钱的问题,可在爸爸为3万块钱沉默的那几秒,我脑补了很多:我要不还是别出国了?会不会为了我,爸妈以后只能把房子卖了,才供得起我?留学回来后,花了爸爸妈妈那么多钱,如果我还是很差怎么办?如果现在放弃,春招也已经结束了,我更不可能找到什么工作……

我始终没有正式跟爸爸妈妈聊这个问题,有时随口提到不出国了,他们就会安慰我要好好读书,钱是他们的事儿,我也害怕挑明了破产的事实让他们伤心,只好把难过憋在心里,整日躲在房间里浑浑噩噩,睡醒了就开始看视频、看书、写规划。

我很无助,却不知道能找谁,于是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条帖子,诉说对出国的犹豫与愧疚。

好多人给我评论,有人批评我这个条件就别出去了,给父母添麻烦,这让我更加自责。也有人私信我,说自己和我一样,在准备出国时家里的经济条件突然变差。一个姐姐自己打了几年工攒下钱重新出国了,另一个姐姐选择了放弃,这让她非常遗憾,她跟我说,“我没去留的学,我没看到的世界,希望你能帮我看。

陌生人的鼓励让我很感动,可能我心里也一直有一个执念吧,我还是想提升学历,想为自己争口气。犹豫了很久,我放弃了最想去的一所英国学校,选择了白俄罗斯。

英国学校要求一次性交齐18-20万元学费,这笔钱对当时的爸爸妈妈而言,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而白俄罗斯的学费只要几万元,实在不行,我也可以打工赚学费。

直到我出国的前一天,爸爸才一次性把生活费打到了我卡里,我不确定这钱是不是借来的。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坐上了飞机,害怕对不起父母的付出。

到了白俄罗斯,我删掉了购物车里原本计划要买的很多东西,买东西也学会了比价,看什么都觉得贵,但在一次次和妈妈通话的试探中,她反复跟我说不用担心钱,语气也越发轻松,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家里的经济问题,应该是解决了。

在白俄罗斯的留学生活让我收获很多,我也开始反思国内教育内卷在我身上留下的烙印。在这里,每个人都有擅长的领域,我也在努力学习的同时学会了放平心态。只不过,偶尔想起放弃了去英国,我还是会觉得遗憾,毕竟英国的大学更好。研究生毕业后,我打算申请博士,到时候,我想再试试更好的学校。

“因为没钱,我两次放弃

德国学校的offer”

小鹿 25岁 2023年结束澳门求学, 计划申请海外博士

终于借够15万元,也拿到了德国学校的offer后,我不得不暂时放弃。

申请留学的时候,我在念大四,没想到2020年的毕业季赶上了新冠疫情,机票价格暴涨。我有一个在意大利留学的哥哥,光是回国的机票就花了十多万元。我看了下去德国的机票,也从原来的两三千元,上涨至四五万元。而我手中的15万元,是和妈妈一起从亲戚、朋友处东拼西凑,好不容易借来的,我无法承受一张机票就要花掉1/3。

高考之后,我来到了一所普通一本,被调剂到英语专业。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加上对世界各地的兴趣,我定下目标,一定要留学继续读书。

从一开始,我就排除了英美国家,将目标瞄准了德法,原因很简单,德国和法国推行国民教育,说白了就是不收学费。我家在湖南的一个小县城,父母离异,爸爸是机械工人,一个月工资只有2000元左右,妈妈是纺织工人,因为工厂属于污染企业,对身体有损害,不得不按照要求提前退休,一个月退休金只有1300元。想要出国,只能靠自己。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我不会选择借钱。

前几年妈妈原本做了点小生意,替我攒下了几万块钱,但新冠疫情期间,妈妈的投资亏掉了,负债20万元,申请留学的银行流水都无法保证。我想过申请留学贷款,但我家从未买过房子,没有房产作为保证,加上我所在的小城市很少有人留学,银行的工作人员都不懂要怎么操作。

好不容易借来的钱,我分毫不敢浪费,只好无奈地放弃了德国学校的offer,gap一年,先打工赚钱。2020年底,我成为了一名初中老师,每个月工资5100元。我没有放弃申请,这一次,除了德国,我也申请了澳门。

幸运的是,我再次收到了所有申请学校的offer,新冠疫情也有所好转,我不想再错过了。选择又一次摆在我面前,澳门的学费两年12万元,德国的生活费一年就要10万元,到了第二年,我该怎么办?

握着手里仅有的十几万元,我不得不第二次放弃了德国。毕竟澳门离家近,我心里多点安全感,如果有了意外情况,也更容易解决。

从借钱开始,我就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还。研二开始,我来到澳门的孔子学院做助教,一个月收入3600元,后来,我搬回了珠海,开启了两地通关的生活。

为了省钱,我有一个月除去房租只花了七八百块钱。我每天在家做饭,限量吃水果,只吃一个苹果,或一根香蕉。洗衣服只买洗衣粉,不买洗衣液。

澳门的助教工作每天很晚结束,如果错过通关的最后一班公交车,就要多花10-20块钱打车。于是每天下班,我都在为那几块钱飞奔,直到有一次摔了一跤,摔碎了手机屏幕,我才意识到为了省钱,得不偿失。

经历过最为焦虑的毕业季,我按照计划找到珠三角一份私立学校的工作,工资比第一份工作翻了4倍,预计2024年就能还清债务了。

如今,我很感恩研究生教育不仅开阔了我的视野,也帮助我实现了工资跃升,但我不建议也不鼓励任何人像我这样,因为这个过程非常痛苦。

最痛苦的时候,我曾因为担心毕业后找不到赚钱的工作,焦虑到出现伤害自己的想法。每次回家看到妈妈和外婆还租住在狭小的房间,我更觉得自己自私到无可救药,不仅没有给她们减轻负担,还一心向往象牙塔。

还有一次,在通关站拼命奔跑时,我看到每天跨境上班的劳工们,他们背着大包,佝偻着腰,风尘仆仆,我一边被人群裹挟着通关,一边哭。那一刻,我挺后悔的:如果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证,我为什么要去做这样奢侈的事情?为什么我不能安安稳稳找个工作,非要借钱负债累累来读这个书?

我还有一个朋友,2020年贷款30万元去英国读研,短短一年时间,一直被封控在小镇,体验非常糟糕。由于贷款有还款期限,回国后她匆忙投入了工作,换了9份工作,工资不断上涨,终于还清了贷款,无比疲惫的她选择了辞职。被“绑架”了3年后,她才终于有机会歇一歇,从零开始,寻找自己想做的事。

至于我呢,在这条路上也还没走完。虽然现在工资很可观,我也喜欢当老师,但我还是很想继续读博,完成我的学术梦想。如今我又重新开始学习德语、法语,等攒够了钱,我肯定会再次出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皆为化名)

长按复制ID, 添加好友, 申请加入

  • 高中群管家微信号: guanjia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