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甘肃天水的另一种“麻辣烫”,热度风头之劲,一时无两。

天水53岁的烟贩阮双全,遭指控无证倒卖烟草,被麦积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罪名让他莫名其妙,竟然是“非法经营”。

阮双全不服判决,上诉讨要说法。一副“不跪的模样”。

他2013年取得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有效期满后,许可证延期至2023年11月,经营场所为天水市麦积区“街亭批发部”。

殊不知,在2021年3月,麦积区烟草局就把他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销掉了。

2021年4月至2023年7月,这段时间烟贩阮双全很忙。

他为了赚取差价,从31人手中收购各类卷烟,并运输、储存在家中,然后运到麦积区城区销售。

2023年7月,阮双全涉嫌非法经营烟草,被当地警方逮捕。

理由是,他在烟草专卖许可证被吊销情况下,非法获利2万元。

而阮双全家属说,他们一直不知道“许可证”被吊销的事。

2019年5月,阮双全患了病,加上烟店租期已到,就暂停营业。

之后,他将店铺转让给一家母婴店,到隔壁镇的姐姐店里帮忙。

所以在案发前,阮双全并不晓得零售许可证被注销,他的联系方式和住址多年未变。

所以,他不认为自己是非法经营。

二审时,阮双全的律师提起行政诉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称阮双全对零售许可证被注销一事不知情,也没有收到烟草局送达的相关文书。

律师还出示了“杀手锏证据”,认为麦积区烟草局涉嫌伪造三年前本应送达的《收回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通知书》的送达过程。

如一记闷棍,直接打晕了被告烟草局。

证据显示:

2024年5月31日清晨6时许,烟草局工作人员前往阮双全原经营地址(现为母婴店),张贴上述文书、拍照后撕下,以伪造2021年3月4日的送达过程。

而经询问调查,母婴店2021年未粘贴春联,但被告送达照片中该店铺有春联横批,张贴情况与2024年完全一致。

其中,被告工作人员2024年5月31日6时拍摄的照片,系被告提交卷宗中的送达照片。

这骚操作被揭,天下侠义之士“无不骇异”。

原来,偷鸡摸狗的事,不光小毛贼会干,相貌堂堂烟草局的人也会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像陈佩斯说的,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朱时茂也叛变革命啦?

摄像头都把这事录下了,污点是洗不净、抹不掉的净的。

有图有真相,没法抵赖,烟草局的列位大人,尬不尬?

真是光屁股推磨--转圈丢人。

法庭上,面对律师出示的铁证,麦积区烟草局出庭人员表示:视频中的两人,系烟草局工作人员。

但他们强调说,之所以补拍照片,是因三年前下发文书时,无法联系到阮双全,在门上粘贴文书并拍摄照片。

可是呢,工作人员回来后,未及时将照片保留,因两人工作责任心不强,导致照片丢失没能入卷宗。

就好像江湖上专门取秘籍的人,回来后把九阴真经丢了。

这手下太松垮了吧。其实都是剧本要求的。

后来的表演更精彩,接着奏乐接着舞。

后来,烟草局在向法院提供证据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送达回证中没有送达照片。

因为怕出问题,两人擅自做主,在阮双全店铺原址(即某母婴店)补拍照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看,这跟领导没一毛钱关系,全是手下自作主张干的,甩锅的技能真高。

顶重要的事,往往会赌命似的铤而走险。

因为在案发阶段,阮双全有没有“许可证”,也顶顶重要,是他能否构成非法经营罪和量刑处罚的关键。

麦积区烟草局这么认真做“伪证”,也就不难理解了。

为了官司胜利,瞒天过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都是可以的。

烟草局的出庭人员还表示:

2021年3月4日,确实进行了送达,这次补拍照片是“补正”。

补拍照片后,两人把照片入卷并提交给法院,后两人感觉行为不妥,汇报给了单位领导,领导对两人提出了批评。

因材料已提交至法院,无法撤回,因此向审判长、原告表达歉意,同时也会对两名工作人员按单位相关规定处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话术”感觉很熟悉,类似于都是“临时工”“辅警”干的,领导不知情的说法,这是在教人不要脸面,弄虚作假吗?

这剧本的作者一定是江湖上的大师,搞伪证的过程很丝滑,让你感到,这伪证就该做,不做良心上亏欠。

这大师无大德,把扯淡演得和历史正剧一样。

他并不太在意整个江湖的公道正义,也不太讲究个人的品质道德,首先考虑的始终还是烟草帮的核心利益。

但是,玩火玩不好,容易焚烧了自己,露出原形。

目前,两名涉嫌伪造人员,已移交市烟草局纪检相关部门,接受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在,考验交给了市局,不会喝喝茶,压压惊,然后“送出门”吧。

或者表态式的处理一下,看似严重,实则无关痛痒。

这种烟草版的“麻辣烫”,好像丢掉了初心,让人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若不麻、不辣、不烫,则有负天水美食的盛名,悖离了天水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