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作者:船长与船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前一天还好好的,突然之间,老伴的腿脚就不好使了,继而连话都说不了,只能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看他这个样子,我是既着急又无奈。女儿说要把老伴送去大医院瞧瞧,可去了几家医院,都说没法子。

女儿女婿的工作忙,我又是个没主意的人,只知道守着老伴的病床抹眼泪,在我最艰难的时刻,亲家公却始终陪伴在我身边,又劝我别难受,又帮着打水打饭,有时候甚至还出钱帮付医药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亲家公一米六的身高,又矮又胖,也没什么文化,平时又不注重卫生,身上的衣服常常脏兮兮的,看着让人倒胃口。当初,我还挺瞧不起他的,觉得他就是山野村夫一样的人,可是现在,我对他的印象完全改变了。

折腾了两个星期,老伴还是离开了,他走的那天,还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盯着我们。老伴走后,我哭成了泪人。当时女儿女婿都不在场,还是亲家公帮我给他们打的电话,把众人都给喊来。

给老伴办完了后事,我也结结实实地病了一场,每天躺在床上,饭吃不下,水也喝不下。女儿担心我的身体,时不时地来看看我,给我买些东西,或者说些安慰的话,但这些都没什么用。

我不仅是思念老伴,更是担忧未来的生活。当年我本来也有机会交退休金的,只是老伴说:“交这钱太浪费了,给我一个人交,往后退休金下来了咱们一起花。”他说得挺好,我也相信了,可现在,他却提前走了,那我一个人又该怎么生活?

现在,我没有退休金,存款也只有一些。更重要的是,我是个没主意的人,自己完全不知该怎么生活,人也慢慢地颓废了下去。女儿来得勤,亲家公也很关心我,他来得甚至比女儿都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连着好几天早上,我都看见家里门口放着新鲜的蔬菜,想都不用想,那肯定是亲家公送来的。等到下午,他还可能来我家里,一边做饭,一边陪我聊天解闷,在他的陪伴下,我也慢慢地走出了阴影。

我并不是个笨人,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你好,亲家公这样的行为,我也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亲家母已经离开快10年了,亲家公却一直都没有再娶,旁人给他介绍,他也会坚定地拒绝,早在那个时候,他似乎就有自己的想法了。

那时,因为老伴还在,我也没有多想,可是现在老伴走了,再看他殷勤的样子,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不光是我看到了这个情况,女儿和女婿也看出来了。女婿当然是向着亲家公的,不仅经常以亲家公的名义给我送东西,还制造我们俩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更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女儿居然也很支持亲家公,还给我打电话说“妈,我公公那个人不错,现在我爸也走了,或许你可以试试。”我没说什么,只是笑笑掩饰尴尬,毕竟对于未来的事情,我自己也想不明白。

说实在的,其实有段时间,我确实考虑了亲家公。左邻右舍都说他这个人老实忠厚,又十分善良,从来不跟人吵架。就性格这方面来说,他确实是无可挑剔,女儿女婿还有亲戚朋友都念着他的好,这就已经十分难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唯一让我有些不满意的,就是他的外貌,我老伴虽然不是很帅,但至少一米八的身高,从前也算是公司的领导,手底下管着五十多个人。现在他虽然是走了,我再找老伴,无论如何也不能找比他还差劲的,不然不仅是对不起他,也对不起我自己。

深思熟虑之后,我还是决定委婉地拒绝亲家公,倒不是因为他不好,而是我的要求太高。我几次跟女儿说了这件事,可是女儿都开玩笑似的给我挡了回来。我又硬着头皮跟女婿说了,女婿却总是打岔,话也不说到点子上,没法子,我只能亲自跟亲家公说。

亲家公又来给我做饭了,他买好了菜,一个人在厨房里,哼着小曲做菜,锅铲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显得十分欢乐,但在我听来,却是格外的刺耳。等亲家公做好了菜,端了上来,我故意不吃,他就很纳闷:“淑芬,你咋不吃啊?”

“吃不下”我眉头紧锁着说。“是不是又心里憋屈了,哎呀,人都有走的那一天,别想不开要他,我说你……”没等他话说完,我立刻打断:“好了亲家,你不必说了,我也知道,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亲家公并不管我说什么,依旧在滔滔不绝地说那些安慰人的话,我越听越烦,也干脆跟他挑明了:“好了,以后你不要来给我做饭了,也别来安慰我,我很感激你,但我需要静一静,好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亲家公眼里闪过一丝遗憾,随后又立刻说:“你今天是怎么了?那我们先冷静几天吧。”往后那几天,他确实没来,可一个星期不到,他又来了,又来做饭洗衣服陪我聊天。他来了我也不好意思挡人家,可我自己也很困扰。

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干脆明白地跟他说:“我老伴刚走,你来得太频繁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保持距离。”亲家公微微一愣,又笑着说:“我希望你能开心,知道吗?知道你开心,我不在乎别的。”

他又这么说,我瞬间感觉一股火气冲到头顶,差点把桌子给掀了,但还是强忍着怒气,勉强挤出一丝笑说:“打住,我现在就想静一静,往后你别来了。”亲家公还在那里说:“你记得我从前安慰你的话吗?有什么事情不要憋着,说出来。”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居然还能这样,当时我是有些惊讶,他的性格已经不能说是温柔,简直是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我对他,连一点好感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厌恶,十足的讨厌。

亲家公就坐在那里,跟我聊了半个多小时,这段时间,我一句话都没说,他终于熬不住了,自己离开了。他走后,我当即就把他送来的菜给扔掉了,往后也不想要他任何东西。他送的东西看似免费,实际上可能要付出更高的代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女婿对我的态度突然冷淡了许多,我想应该是亲家公跟他说了什么。女儿对我也很不满意,有一次居然还跟我说:“妈,我们太忙了,没时间伺候您,现在有人伺候您,您还不愿意啊,怎么想的。”

我承认,亲家公确实对我付出了很多,但话又说回来了,又不是我要他这么做的,是他自己要做的,这中间我也拒绝了不知道多少次,他都顶着要来伺候,我还能怎么办,难道这又成了我的错吗?

不仅是女儿女婿,连左邻右舍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了。有一次我出门买菜,迎面遇上个熟人,她认出是我,张口就喊:“大姐,你亲家公没来看啊。”说完,她不等我回答,哈哈大笑地离开了,我却觉得十分尴尬。

亲家公又给我打电话了,说要找个时间来跟我好好谈谈,言语间又有那种希望可以互相扶持的话,我没觉得感动,只觉得很恐惧。电话打完,我立刻找女儿,让她给我出个主意,女儿当然不会向着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实在没办法,我只能搬家,当晚我就收拾好了行李,等到第二天直接回了老家。回到老家,看见有些荒芜的院子,些许破败的房子,我这内心不禁没有悲凉的感觉,反而很庆幸:“终于离开亲家公了。”

中午的时候,女儿还给我打电话,问我去了哪里,说亲家公来找我,门却没开,我没敢跟女儿说实话,只告诉她我出来散步了。等到了下午,女婿又给我打电话,煞有介事地邀请我去吃饭,我当然拒绝。

这中间,亲家公的电话和短信,基本就没断过,我隔几个小时回他一句,这样既不会尴尬,又能巧妙地拒绝他。当晚,邻居家又给我打电话了,她扯着嗓子喊:“淑芬,你去哪了,你亲家正堵在那砸门呢。”

当时我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同时也很庆幸,还好自己没留在家里,要不然可太危险了。我拜托邻居拍下了亲家公砸门的视频,我留着视频,当即转发给了女儿,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女儿也气坏了,她没想到亲家公居然是这种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亲家公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他就喜欢用温柔的话来慢慢地压迫别人,不断地试探你的底线,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他跟我老伴比起来,真的是差远了,我也决定跟女儿女婿说清楚,有他没我,有我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