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晨曦刚刚透过窗帘的缝隙,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我还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之中,就被老伴那急匆匆的呼喊声给猛地拽了出来。

“婆娘,快醒醒,天大的好事啊!那120万拆迁款已经到账啦!”

老伴的声音里充满了难以抑制的兴奋,脸上的笑容比窗外的阳光还要灿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一听,顿时也来了精神,心里盘算着:“这么大一笔钱,可得好好规划规划。”

想着想着,我便决定做顿丰盛无比的饭菜来好好庆祝一番。我刚准备起身出发去买菜,还没来得及迈出家门,那恼人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我拿起手机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居然是前夫打来的。

“老婆,那拆迁款到了没有?”他那恬不知耻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还是一口一个“老婆”,听得我直犯恶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哼,我早就跟你没关系了,你别痴心妄想!”我没好气地回道。

“你这狠心的女人,赶紧把钱给儿子娶媳妇,这可是大事!”他在电话那头咆哮着。

“没门!这钱跟你一分关系都没有!”我斩钉截铁地拒绝。

前夫一听,顿时恼羞成怒,“你等着,我已经在找你的路上了,你最好把钱准备好,不然我让你和你现在的男人好看!”说完,便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的手颤抖着,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我赶紧跑到屋里告诉老伴,“不好了,老伴,前夫说他正找过来,要咱们把钱给他儿子娶媳妇,还威胁咱们。”

老伴一听,气得眼睛瞪得溜圆,额头的青筋都暴了起来,“他敢来!我跟他拼命!”说着就要抄家伙冲出去。

我连忙拦住他,“别冲动,老伴,咱们得另想办法,不能跟他硬来。”

此刻,我的心里乱成了一团麻,既担心前夫真的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又害怕会因此影响到现在安稳的生活。但我也在心里暗暗发誓,绝对不能让前夫的无理要求得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今年 58 岁了,回首往昔,那些岁月的痕迹如同一幅幅斑驳的画卷,在我的脑海中缓缓展开。

我出生在一座宁静的小镇,那里的日子简单而温馨。小时候,家庭条件还算不错,虽说不上大富大贵,但起码能吃得饱、穿得暖。

在那个纯真的年代里,我顺利读完了初中。然而,中考的失利却给了我不小的打击,无奈之下,我只能待在家里,帮着父母分担繁重的家务,尽心尽力地照顾弟弟妹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1 岁那年,命运的齿轮悄然转动。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认识了我的前夫。那时的他,巧舌如簧,满嘴的花言巧语,轻易地就攻破了我内心的防线,让我坠入了所谓的爱河,一心只想嫁给他。

大哥听闻此事后,特意去打听了他家的情况。回来后,大哥一脸凝重地对我说:“妹子,他家虽说经济状况还可以,但他家风气不好。他父亲打老婆那是家常便饭,他脾气也不好,我担心你嫁过去会挨打,这门亲事,哥不同意。”

可那时的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根本听不进去大哥的劝,满心满眼都是前夫的甜言蜜语,执意要嫁给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婚后的第二年,我为前夫生下了儿子。那时的我,满心期待着能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幻想着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场景。可现实却给了我一记沉重的耳光,打得我晕头转向。

有一天,前夫因为一点小事,突然拍起了桌子,那凶狠的模样让我感到陌生和恐惧。

一开始,他还不至于动手打我,可渐渐地,他可能是觉得有了儿子我就不敢离婚,开始对我拳打脚踢。

第一次被打后,我的脸上、身上满是淤青,心里充满了委屈和愤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哭闹着要离婚,前夫却又跪又求,“老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看在儿子的份上,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看着年幼的儿子,我心软了,选择了原谅他,天真地以为他会改过自新。

然而,不到两个月,我再次被他打得遍体鳞伤,甚至住进了医院。我娘家人知道后,个个气愤不已。

大哥怒冲冲地说:“妹子,这样的男人不能要,赶紧离婚!”

父母也在一旁附和:“闺女,我们不能看着你受苦,离了吧!”

我又一次心软了,想着再给他一次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当第三次被打进医院,我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望着窗外的天空,心彻底死了。这一次,我毅然决然地决定与前夫离婚。

然而,为了争夺儿子的抚养权,前夫前前后后来我家闹了七八次。他每次都恶狠狠地放狠话:“这儿子是我的,你们别想抢走!”

我又心疼儿子,又害怕前夫的威胁。没办法,最终我还是把儿子给了他。那段日子,我每天以泪洗面,心如刀绞,觉得自己既对不起儿子,又对不起自己。

我与前夫离婚后,那颗千疮百孔的心急需疗愈。为了逃离这片伤心地,我去了外地打工。

在那个陌生的城市里,命运似乎对我还有一丝眷顾,让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伴。

他的温柔、体贴,像一束温暖的光,逐渐驱散了我内心的阴霾。我们相知相爱,最终结为夫妻,婚后还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日子虽然平淡,但却充满了温馨。然而,我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无法释怀的结,那就是我的儿子。

我本想把儿子的抚养权要回来,让他能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中成长。可前夫一家坚决不给,就像霸占着一件珍贵的物品,丝毫不顾及孩子的感受。

他们不仅拒绝归还抚养权,还变着法地找我要钱,甚至去我娘家闹事。每次他们的到来,都会让娘家鸡飞狗跳,父母为此操碎了心。

在他们的“教导”下,儿子以为我跟别的男人跑了,不要他了,对我充满了仇恨。

有一次,我满心欢喜地去看儿子,想着能和他好好说说话,化解误会。可当我刚出现在他面前,他竟拿起一块砖头狠狠地砸向我,那眼神里充满了怨恨,仿佛我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那一刻,我看着他那扭曲的面容,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他爸,我的心瞬间坠入了冰窖,寒冷无比。

这么多年来,尽管儿子对我如此仇视,我还是坚持给了儿子抚养费,一直到他考上大学。

他上大学的费用,我也出了一半。我想,我算是尽到了为人母亲的责任。至于养老,我也从未指望过他。

没成想,当前夫从我娘家亲戚那里得知我与老伴的房子要被拆迁了,他那贪婪的目光便盯上了这笔拆迁款。

他多次以儿子要结婚的名义向我讨要,“你儿子结婚要买房,你这个当妈的不能不管!”那副嘴脸让我感到无比厌恶。

而我深知,这笔钱一旦落入前夫手里,肯定会被他挥霍得一干二净。所以,我多次拒绝了他无理的要求。“这钱跟你没关系,别再来纠缠我!”

想到这里,我越想越害怕,觉得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我决定带着老伴离开,去女儿所在的城市,不给前夫找到我的机会。

我前脚刚走,晚上邻居就打电话给我,“哎呀,你可不知道,你前夫喝多了,跑到你家砸门,嘴里还说一些威胁你的话,那叫一个吓人!”

我听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赶紧打电话给了物业,让保安把前夫赶走了。

我靠在老伴的肩头,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老伴,还好有你一直在我身边。”

老伴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慰道:“别怕,有我在,不会让他伤害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