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大宋仁宗皇帝在位之时,陕州有一少年,名唤杨善。杨善自幼父母双亡,在一木匠门下学艺,粗通木工。

然父亲遗言,曾言他另有身世之谜,三个师兄各怀绝技,叮嘱杨善須得寻到他们,方知真相。杨善自此暗下决心,要闯荡江湖,寻得父亲师兄弟,探明身世,也好救母脱困、报父深仇。

这日,杨善辞别师傅,只身上路。他揣着几个铜板,拎着墨斗线装,别无长物。杨善虽初涉江湖,却胸怀侠义之心。

不数日,他行至仓前镇,恰逢暮色西斜。杨善问遍客栈,皆已客满。无奈之下,只得在街边喝西北风。

忽闻一老者吟道:"欲求栖身一宿难,不妨荒宅且歇肩。"老者指引杨善前去附近一荒宅借宿,杨善忙道谢启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善寻到荒宅,见四下无人,庭院杂草丛生。他推开吱呀作响的朽门,发现内堂还算完好。杨善寻了些干柴,升起火堆,又从行囊中取出铺盖,靠柱而卧,就要假寐。忽然,一阵阴风吹过,豁地吹灭了火堆。杨善汗毛倒竖,只听一声凄厉惨叫:"还我命来……"

杨善跃然而起,只见身旁油纸包的半只烧鸡不翼而飞,竟被人偷去了大半。他警惕四顾,并未见到人影。杨善忙从腰间掏出墨斗,将线甩出,只听嗖嗖几声,墨线如活物般在室内游走,竟无所获。"好一个淫鬼邪祟,竟敢偷老子的烧鸡,看我今夜不捉住你!"杨善怒喝一声,提气往墨斗中灌注内力,就要再次出手。

就在此时,不远处飘来一人,身着粗布衣裳,蓬头垢面,宛若乞丐。那人嘿嘿一笑:"小子,你在这荒宅撒野,吓唬谁呢?"杨善见他形容猥琐,语调诡异,心下戒备,喝道:"阁下是人是鬼?这荒宅闹鬼,莫不是你在作祟?"

那人听罢,仰天大笑:"吾乃老周,山野散修,夜宿此处多年,从未见过如此无礼小辈!"言罢双手一招,身形突然变幻,竟化为三个一模一样的分身,将杨善围在垓心。杨善大惊,急忙又祭出墨斗,口中念念有词,一招"墨斗擒拿",倏然间线四散飞旋,化作一张大网,正中老周本尊。其余两个分身霎时消散无踪。

老周被擒,猛然惊醒,连声赔笑:"小兄弟,你这是何必呢?我不就拿了你半只鸡吗?老夫已多日未尝荤腥,一时馋虫上脑,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杨善冷哼一声,又问道:"你那分身之术倒也神奇,却为何偏要在此作祟,吓唬路人?"老周讪笑道:"小兄弟有所不知,我这分身幻影之术尚未修炼到家,须得静心养神,方能臻至化境。这荒宅人迹罕至,我爱在此修炼,免受打扰。如若有人前来,我便设法吓唬于他,让他们议论'抓鬼'之事,自然更不会有人打搅我清修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善听他一席话说得颇有道理,也生出几分敬意。看他须发皆白,应是个未得道的老修士。杨善便放了老周,还与他分享了干粮。老周见杨善武功高强,又颇通情理,便掏出一本破旧的秘籍,道:"小兄弟,你我有缘,这本《幻影九步》就送予你吧。我苦研多年,尚未参透其中三昧,或许你天资聪颖,能够领悟其中真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说不定。"

杨善大喜过望,接过秘籍,当下苦读。他天资卓绝,不出数个时辰,竟尽数参透。直到东方既白,杨善方才合上书卷。他忙让老周试演《幻影九步》,为他指点修正,并互道江湖千金不换、他日定当重逢,这才恋恋不舍地分别。杨善策马扬鞭,再上征程。岂料刚行至镇口,便见昨日被富商凌辱的母女,正跪在泥泞地上哭天抢地。

杨善大惊,忙下马询问。原来那吴员外恃财行凶,昨夜派家丁劫走了女儿何香莲。吴员外欲逼香莲就范,不从就要阉割何家满门。杨善闻言大怒,立誓要救出香莲、除恶惩奸。他设下计策,乔装改扮溜进吴府,终于救出了香莲。杨善又施展刚学的《幻影九步》,化身厉鬼大闹吴府。

只见府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吴员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抓耳挠腮,口称"天妖天妖",连滚带爬跑出府门,竟一头撞在青石板上,顿时晕厥过去。杨善趁机带着香莲逃出吴府,送她回到母亲身边。吴员外一番折腾,自知有愧,怕被官府问罪,竟主动退还了何家的欠款,从此洗心革面,再不敢欺凌善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消息不胫而走,仓前镇几乎家喻户晓昨夜吴府惊变之事。人人都说,定是何家母女遇到了贵人相助,竟有如此通天彻地的本领,连吴员外都吓破了胆。杨善谦虚不语,暗自庆幸初试身手就能扬善惩奸,端的是快意恩仇。他在仓前镇的英名大振,人人敬仰。不少善良百姓出面挽留,盼他在此长住。

杨善心存感激,却不为名利所惑。他婉言谢绝众人好意,表明自己另有要事在身,不得久留。临行前,杨善在酒楼饮酒闲聊,无意间探听到洛阳金刀山庄即将举办武林大会,邀天下英雄豪杰赴会。杨善灵光一现,心道此行定能打探到父亲昔日师兄弟的下落,说不定还能交到几个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次日清晨,仓前镇的父老乡亲自发纷纷来到镇口,欲送杨善一程。杨善对众人的盛情感动不已,连连挥手道别。他意气风发,策马扬鞭,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仓前镇。远处,老周的身影若隐若现,似在目送杨善远去。杨善暗自凝神,运起《幻影九步》,竟发现老周周身泛起淡淡金光,显是内功已至返璞归真之境。

杨善暗自庆幸,能与高人过从,又习得秘籍,实乃三生有幸。他在心中暗暗发誓,此番前去洛阳,定要查明身世,救母报仇,也好凭一己之力,扫除武林凶徒,让江湖少些烦恼。杨善纵马疾驰,斗志昂扬。但他深知,这条寻母知父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唯有砥砺前行,方能柳暗花明又一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