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代哥因为小平这一个人,把整个四九城这帮江湖,这帮社会就全都给得罪了,力战群雄,但是代哥也想到这么一点,你们乐谁谁,我不在乎你们,即便我得罪你们又能如何呢?我有事儿的时候谁上啊?不还是我兄弟小平嘛,代哥无所谓了,你们谁牛谁行事,那你就来找我来,咱就碰一下子呗,代哥有这个实力,最后呢,也算是不了了之了,没人能找代哥,谁能过来找来,跟代哥整一下子,犯不上点事,最后也就拉倒了。

等说这个事能过去半个来月吧,这边儿咋的?因为代哥小的时候有很多发小,像那个什么戈登啊,什么徐汉宇呀,什么亚青啊,都是代哥的发小,还有石强。

徐汉宇很多老铁都能知道,他属于派派里一个管户籍的,每天没什么大事儿,往那儿一坐看看这家户口,看看这个分配没有,天天没什么大事儿。

赶到这天中午,咋的?正在分公司的门口,徐汉宇往那一站,他对面一个男人,能有个三十五六岁吧,面容沧桑,从面相上来看得超过50岁了,一脸褶子,眼睛布满血丝,往那一站头发都擀毡了,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

“汉宇啊,我这实在是没招儿了,我这活不起了,你帮帮我,这老爹老妈现在都搁医院呢,我这实在是…”

汉宇这一瞅:“于鹏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小子叫于鹏,也是代哥他们的发小,但是这么多年了,基本上是没啥联系,这一瞅:“于鹏啊,你说我这上班我也挣不了多少钱呢,你就可我自个来我也拿不出来呀,我实在我帮不上你。”

“汉宇,我求你了,要不是老爹老妈,我这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我不能跟你张这个嘴。”

“你这么的吧,你告诉我你到底还差多少?我听听。”

“多了不用,你就给我凑8万块钱。”

“8万块钱,不是于鹏啊,你说8万块钱我上哪儿给你凑去,我他妈全家都拿出来,我也没有那些,你这么的吧,实在不行你再问问别人儿吧,是不是,咱大伙儿给你凑凑,你可着我一个人来我咋给你拿出那些。”

“汉宇,你给我想想招儿,我的亲戚朋友我基本上都借遍了,我这实在是没招儿了。”

汉宇心挺软的,毕竟从小的哥们儿:“你那么的吧,我多了没有,自个得私房钱有11000块钱,我给你拿着,完之后这个钱我也不要了,就当我给你了,以后你也别找我了。”

“汉宇,你看…”

“行了,别说了,我往回给你取去。”

往回这一走,准备进那个派派,自个有点儿私房钱,搁那个办公桌儿那个抽屉里,刚走到门口,这边于鹏一摆手:“汉宇。”

“咋的?你等会儿我给你取去。”

‘不是,汉宇,我求你了,你看能不能说你再帮我借点儿,看谁有说帮我凑点儿,我这实在是没招儿了,你这11000,我这真是不好干啥。”

这边汉宇这一瞅:“你等会儿吧,我进去看看。”

往里头一来,他哪有钱呢,当年99年他的工资也就是七八百块钱,可能800都不到,还得说北京这个待遇高点,他一个管户籍的也没啥补助,能挣多少钱呢?一家不得靠他养吗?包括挣的钱基本上都得交给媳妇儿,哪有钱啊,自个偷摸儿藏了11000。

往里头一进,但是他心软,没招儿了,把电话打给亚青了:“喂,亚青,那什么,你手里有没有钱呢?你给我凑点。”

“怎么事儿啊?”

“那个于鹏又找到我了。”

“于鹏联系你了?”

“那可不联系我了咋的,搁那个门口呢,刚才差点儿没给我跪下,混的老惨了,这实在是没招儿了,我说给他凑点儿吧,但是我这没有那些,你给我凑点儿,你那儿有多些?”

“那你用多些?”

“你要是有的话,你就给我拿万八的。”

“那没有,你也知道我家那个弟弟马上结婚了,这钱我不能动啊,你要说用个三千两千的,我早都给你拿了,你万八的我这真没有。”

“老惨了,那咋整啊?这事儿咱也不能说眼瞅着不帮啊,那从小那哥们儿啊。”

“我这确实拿不出来呀,你没问加代吗?”

“我咋跟人张那个嘴呀?好事我他妈找不着人家,借钱的事我他妈找人加代去,你咋寻思说的?”

“那我是没招儿了,你要三千两千的,我就给你拿着,多了我没有。”

“那行,先这么地吧。”

从单位这一出来,自个11000,搁同事那凑了三千,一万四,往出一来:“于鹏,我就这么大能力了,这14000你拿着吧,我这实在是没招儿了。”

“汉宇,啥不说了,你放心,这个钱我早晚给你,不带黄的,我记到心里,我什么时候有,我什么时候还你,但是你放心我不带忘的。”

给汉宇整的心里挺不得劲儿:“你这么的吧,钱不够呢,我给你推荐个人,你找找加代吧,你联系联系他。”

“拉倒吧,加代我不能联系。”

“为啥呀?你为啥不能联系?咱他妈从小都好,你为啥不能联系?”

“这么多年都没联系了,包括他结婚我都没去,我咋好意思去找人家?多年都不联系,张嘴就管人借钱,那也不是那么回事儿,我张不开那嘴,我也干不出来那事啊。”

“你这么的吧,那加代现在有实力,也有能力,咱都好哥们儿,我替你说,我给你打电话儿。”

“不是,你你别打了,我不想那么整。”

“我打你怕啥呢,你等会儿。”拿电话一打:“喂,代哥,我汉宇。”

“汉宇,怎么得了?”

“代哥,有点儿事儿,你搁家没?”

“我搁家呢。”

“那个嫂子搁家没?”

“搁这儿呢,啥事儿你就说呗,怎么得了?”

“于鹏找到我了。”

于鹏?哪个于鹏啊?”

“就是咱们从小在一起玩的那个,咱们打仗啥的,每次跑腿啥的不都他去吗?包括他家那个三轮车总拉着咱们,想没想起来?”

“你说那个是不二胖啊?”

“对,二胖儿,戈登不大胖儿嘛,二胖儿于鹏。”

“我想起来了,他现在搁哪儿呢?”

“就搁我旁边儿呢。”

“你把他领过来,领我家来。”

“不是,嫂子搁家…”

“你嫂子怎么的,把你嫂子想成那什么样啊,你嫂子不也行吗?办啥事他妈也不差,也不喀拉了。”

“那行,那我现在过去。”

“好嘞。”

跟于鹏一说,于鹏不去,觉得自个不好意思,穿的不像穿的,混的一般,除了埋了吧汰的,还带着一身味儿,不好意思。

汉宇说:“你赶紧的吧,为了你爹妈,不是为了你自己,走,上车来。”

开着单位的阿sir车直接奔宝龙小区来了,到楼下汉宇这边打电话,直接打给代哥了:“喂,代哥,我到楼下了。”

“那行,我马上下去,嗯,好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代哥他妈下来,往出这一来,一摆手:“代哥。”

“汉宇,那谁呢?”

“搁车里头呢,不好意思下车。”

代哥往前这一来,于鹏搁车里头,不好意思下来,代哥啪的一打开车门,于鹏眼睛当时就直了,瞅见代哥,因为多少年都不联系了,你这是什么见面啊,是不是?

十多年前可能说都是好哥们,好兄弟,十多年之后俩人之间有了天壤之别了,你要如果去比的情况下,你连代哥一个小拇手指头,一个手指盖不抵,那就不可能比了。

代哥一看他:“是于鹏吧?”

“代哥。”

“下车来,下车。”

打副驾下来了,代哥一伸手,一抓胳膊,啪往前这一拽,直接给抱住了。

于鹏一看:“不是,代哥,你看我这身上,埋汰,别,别抱了。”

代哥一看他:“于鹏啊,这么些年了,怎么不跟哥联系呢?你这遇到难处了,找什么汉宇呀,直接找我,让他给我打什么电话,什么事儿你跟哥说,他妈赶紧的来,上楼,上楼说。”

这边儿拽着二胖儿,包括汉宇,汉宇一瞅:“走,上去吧。”

于鹏不上去,觉得自个太埋汰了,在人面前话有点抬不起头,俩人儿都劝劝他,给整上去了。

人家敬姐给倒的茶呀,包括你拿的水果啥的,往当时一沙发跟前这一坐,就搭个边儿,他没有钱,跟加代十几年没见面,天壤之别,差距太大了,没有钱,作为一个男人来说,钱就是你的脊梁骨,钱就是男人的尊严。

往这儿一坐,屁股搭个边,怕给人沙发整埋汰了,代哥一看他:“于鹏,怎么的?你跟哥说。”

“哥,老爹老妈吧,现在都有病了,上医院实在是没钱了,我这没招儿了,我这…”

代哥就明白了,一回脑袋:“张敬,你看看那保险柜那还有多少钱?”

张敬一看:“用多少?”

“你用多少?”

于鹏一看:“哥,多了不用,你就给我拿7万就行。”

代哥一瞅:“这么的,给拿10万。”张敬到保险柜给拿出10万来。

“哥,我用不了这些,7万就够了。”

“你拿着,你听我的,这7万是你看病的钱,剩下3万给爹妈买点儿营养品,不是给你的。”

“哥。”把这钱这一拿起来,眼含热泪:“哥,嫂子,我给你俩跪下。”

刚要跪,代哥啪的一下给拦住了:“你要跪,咱以后就不是哥们儿,咱就不是兄弟。”

“哥,我把话撂在这,这个钱呢,我记到心里,我虽然现在没有那么大能力,无论说我什么时候有,我什么时候给你,一年有我一年给你,两年有我两年给你,但是肯定是不带黄的,不带差事儿的。”

代哥一看他:“你可拉倒吧,你先用着,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给我。”

这边代哥一问他爹妈什么情况:“都怎么回事儿啊。”

“我爹现在属于尿D症。”

代哥一听:“这病他妈也不是啥好病啊,不是命长的病,大姨呢?”

“我妈,我妈白x病。”

你认谁这一听脑袋都嗡一下子,这俩病哪有一个好病,有几个他妈能治好的,那也不容易。这边代哥一看:“这么的,现在人都搁哪儿呢?”

“我爸现在搁小医院呢,我妈,家里没有钱,现在搁家呢,去不起医院。”

“汉宇,咱这么的,于鹏你听好了,咱们现在上你家把大姨给接上,东城医院我马上联系,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大夫,马上全力医治,包括叔叔直接都给他整医院去,费用包括说手术费,住院费,一切一切代哥管着,就不用你管了。”

“哥,啥不说了,这个…”

代哥一瞅,人激动了,你这时候你能要求他啥嘛,代哥本身就无私奉献,因为你是我哥们儿,包括大姨什么的,小时候加代他们玩儿,除了打仗,就是他妈爬大墙,上大山下大河啥的,这衣服啥不是刮碎了,就是跟人打仗撕碎了,她妈属于像那种裁缝似的,针线活儿啥做的特别好,加代包括说底下这帮小伙伴儿,经常到人家给缝缝衣服,有时候给人家蹭点饭吃,他爸早先年是铁路的正式工人,后期犯点错误,直接给开除了,家庭早些年可以说比较优越,后期不行了。

这边代哥领着汉宇领着于鹏,敬姐要去代哥没让,这一来嘛,坐着汉宇的车,代哥也没装腔拿架的说给王瑞也叫过来,开虎头奔去,没必要了,坐这台板桑阿sir的车直接就赶到他家了。

当时搁哪儿租的房子呢?搁车公庄,屋属平房儿,俩人之前单位给分个楼,后期因为看病楼都卖了,现在租的平房。往这儿一来,他妈搁在哪干啥呢,一个手得扶着墙,身上没有劲儿,白x病就是没有劲儿,地下就是有易拉罐拿脚正在那儿踩呢,旁边什么纸壳子,什么玻璃瓶子,啤酒瓶,饮料瓶子,不少,平时捡点这些东西。

他们几个这一进来,这边儿于鹏这一看:“妈,我领两个朋友过来了。”

打院儿里一进来,他母亲眼睛也花了,岁数也大了,根本就认不出来,而且十多年没见了,汉宇往前这一来:“大姨呀,你还记得我不?”

“你是?”

“我是汉宇呀,以前总上你家来,包括我跟于鹏有时候跟你家吃饭,我就不回家了,我还跟你家住过好几回呢。”

“哎呀,是汉宇啊,长这么大了?这怎么现在当官儿了?”

“他穿的工作服,当啥官,正常上班儿,小职员儿。”

“那挺好的,这一晃这孩子这么多年没见了,赶紧上屋儿来。”

汉宇一瞅:“大姨啊,你认识他不?”

加代搁旁边,代哥长得帅:“这孩子是?哎呀,这可真是认不出来了。”

加代往前一来:“大姨啊,我是小忠子,你还记得不?从小我也总上你家,我那衣服坏了啥的,你没少给我缝。”

“我想起来了,这孩子这长得还是像小时候那么好看,你这也没咋变,大姨这眼神也不太好使了,你别挑大姨,一晃儿这么多年了,孩子,你们这还联系呢,大姨真高兴。”

自个儿子领回来的,赶紧给请到屋儿去了,这边加代一看:“大姨,不挺好的吗?把大姨的手给拽过来了,往自个脸上摸摸两下子,大姨挺稀罕加代。”

“大姨呀,这身体怎么样儿啊?”

“我这没啥事儿,都老毛病了,也不说实话。”

代哥一看:“于鹏,你也知道,我从小也没有母亲,以后我也不叫大姨了,大姨就是我妈,就是我母亲,那么的,大姨呀,咱也别搁家待着了,咱马上收拾收拾,你跟我上医院,东城医院我都联系好了,什么病房啊,包括大夫,咱马上过去,所有的治疗费用你都不用担心,都是我加代的。”

于鹏他妈听到这儿,眼泪就出来了,大姨这一瞅:“不是孩子,咱别破费了,是不是?我这个病我自个知道,没啥治的必要了,咱别花那个钱了,咱这家庭说你看…”

代哥能看出来,大姨特别朴实,这边于鹏也是,代哥紧着劝他,让老母亲赶紧收拾收拾,咱也不是说治不好,这病简单,到医院说人家看吧看吧,给你做个手术基本上就好了,咱以后还得出去溜达呢,还得旅游呢,还得享受后半生呢。

于鹏也劝,包括汉宇,老太太拗不过了,拿上几件简单换洗的衣服吧,直接开车给送到东城医院去了,往医院这一来代哥都联系好了,人这边副院长,包括几个主治医师,搁门口等着呢。

代哥往前这一来:“大哥,我就一个要求,这个是我哥们的母亲,但是你就按照是我的母亲这个标准,你去给我治疗,什么药或者这个陪护啊,就所有所有一切吧,全部最高待遇,用最好的,完之后这个账我哥们儿没有钱,你算在我加代的身上,你能不能信得着我吧?过两天我一块给你算。”

副院长一看:“加代,那有啥信不着的,就凭你的实力,给咱医院买去我都信,这他妈几个钱儿啊,我能信得着,我太信得着了。”

这边给安排病房,特意跟副院长交代的,你给开一个接收的证明,把他父亲从那个小医院给转过来。

这边一切都办好了,他母亲住到最高级的病房,雇了两个特护,于鹏这一瞅:“不是代哥,这住的房间这不至于吧,咱这消费不起这么高的,就是普通的就行。”

代哥这一瞅他:“你担心啥呀?没有事儿,你知道这医院怎么回事儿吗?”

“怎么回事儿啊?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医院他妈欠我钱,有个工程款没给我结呢,你问问汉宇,是不是?”

“是是是,现在有不少钱呢,欠了八个亿。”

“八个亿?”

代哥一看:“你可拉倒,哪有那些啊,确实欠不少,这钱都给不上了,那怎么整啊,你上这儿来,老母亲包括老父亲,咱用药啊,包括说医院的设备手术,所有所有咱用最好的,咱把这钱整回来,你傻呀,你不这这么的你怎么整啊,我能要回来了吗?”

于鹏半信半疑的,可以说他基本上是不相信,但是代哥包括汉宇一个劲这么说,本身你也住到这了,信与不信,你都得接受代哥这份恩赐了,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