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世纪90年代的重庆,发生了一件让夫妻俩痛彻心扉的事情!

造成这个小家庭后来分崩离析的始作俑者,却在多年后重新闯进女主人的生活搅局。

一通让人始料未及的“惊心来电”,更是揭开了一段如烟旧事......

这个电话到底说了些什么?而那位始作俑者,为何又要在26年后向原本平静的湖面投下“无比沉重”的石头?

曾经,朱晓娟不断托人介绍有婴幼儿护理经验的保姆来面试。

晴天霹雳,家庭突遭变故

经过好几轮的熟人介绍,朱晓娟两个有经验的保姆之间犹豫。

而在亲自面见了她们之后,朱晓娟一眼就看上了站在那里略有怯懦的罗雪菊。

这个女人面相憨厚,看起来老实、不显摆,问啥答啥的性子很对朱晓娟的脾气。

所以,在初步了解了罗雪菊的基本情况之后,朱晓娟决定先将这个待定保姆带回家实习几天“试试水”。

视频截图

由于这两个女人性格相投,罗雪菊初见雇主时的胆怯也逐渐在朱晓娟爽朗的笑声下被化解。

在征得对方同意后,朱晓娟立即带着罗雪菊回到了家中(1992年)。

随后,朱晓娟便将干活和照顾孩子的注意事项细细说给保姆听。

这个罗雪菊也很用心、好学。

没过几天,她就把朱晓娟家中的一些日常家务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在她做饭时,朱晓娟也在一旁观摩。从洗菜切菜到控制火候和口味咸淡,罗雪菊都表现得极为麻利。

不仅如此,她还很细心地给产后恢复的朱晓娟增加营养,照顾婴孩更是不在话下。

孩子如果在哭,罗雪菊马上就能判断是孩子排泄了还是饿了?

又或者哪里不舒服?之后,她还能迅速地处理完,并止住孩子的哭闹。

看到这么有耐心、又肯用心干活的保姆,朱晓娟感到十分放心,暗暗庆幸自己能寻觅到一个这么细致体贴的好帮手。

于是,她跟罗雪菊正式提出了转正,并于两天后返回单位恢复正常工作节奏。

在朱晓娟恢复单位到家这种两点一线的生活之后,但凡下班回家,她都能吃上不被孩子哭闹打扰、不重样的饭菜。

当过母亲的人都明白,有孩子后能坐下来好好吃一顿饭是多大的奢望!

转眼间,白白胖胖的月子娃逐渐长大。罗雪菊在程朱二人家里当保姆也已半年有余。

她的能干程度连左邻右舍都有所耳闻。

本来,一家子的平淡生活就该这么继续下去。

可某天朱晓娟下班回来之后,却在楼门口被邻居堵住问话。而邻居的一句话,却让朱晓娟生出不好的预感。

原来,邻居告诉朱晓娟,他看见保姆罗雪菊把孩子抱走了,还带着大小包的行李。

他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朱晓娟一家要回老家看父母呢!而此时看到下班的朱晓娟回家,自己更是疑窦丛生,所以才赶紧前来提醒。

听到邻居的转述,朱晓娟匆忙跑上楼。

打开家门之,她便呼喊保姆的名字。可是,完全没有人应答。朱晓娟到孩子和保姆的房间一探究竟,果不其然,保姆跟孩子都不见了。

强忍住情绪的朱晓娟,不死心地去翻箱倒柜。

那平时装着孩子衣物玩具的柜子,现在却空空如也。一时之间,绝望的朱晓娟瘫坐在地上崩溃大哭。

此时的朱晓娟怎么也想不明白,平时兢业又好评如潮的保姆怎么就会盯上自己的孩子?她到底意欲何为?

朱晓娟并没有留给自己整理情绪的空间,一心只想尽快找到孩子的她,马上爬起来去派出所报了案。

公安局

接待她的警员先是安抚了这位母亲的情绪,又做了基本的问询记录。

然后,警员协助朱晓娟火速赶往家政公司,去查询保姆罗雪菊的相关信息。以求找到蛛丝马迹,锁定可能的侦察方向。

就在他们赶到家政公司调出人员信息之后,朱晓娟的内心更加绝望了。

因为,谁也未曾想到,一个看上去老实能干的保姆居然用了别人的假身份冒名顶替来工作!

在崩溃的时候,朱晓娟不由得回忆起与孩子的相遇故事。

幸福的三口之家

朱晓娟为人生性泼辣爽利,在上世纪90年代,花样年华的她嫁给了同样意气风发的军人丈夫程强。

两个人婚后相敬如宾,家庭氛围也其乐融融。朱晓娟除了在家打理家务琐事之外,平时还要上班。

就在这对夫妻各自为生活、工作奔忙操心之时,二人的爱情结晶也如愿降世。

听到白白胖胖的儿子那有力的啼哭声,夫妻二人初为人父母的激动溢于言表。

就在朱晓娟快要休完产假时,一个难题横亘在夫妻二人面前。

那就是,程强需要按期返回部队工作,无心继续照顾朱晓娟母子。

而另一边的朱晓娟,产后若恢复工作,每天能照顾孩子的时间也十分有限。

这样的话,谁来照顾孩子就变成了目前的头等大事。

一般情况下,大家可能会首选自己的父母前来照顾。

可是,朱晓娟和程强的父母都远在外地且他们年岁已高,身体状况不佳。

不仅不适合两地奔波操劳,也更没有精力去带还在襁褓之中的孙子。

思来想去,程强跟妻子朱晓娟商量,实在不行那就花钱雇一个保姆。找个靠谱的人,来帮助妻子一起照顾孩子。

如此一来,朱晓娟可以出去放心工作,程强在部队也能没有后顾之忧。反之,家里有保姆做饭、打理家务,还可以帮助照顾孩子。

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

听到丈夫的建议,朱晓娟也反复衡量了两人目前的经济状况与家庭实际困难。

最终,她也表示跟丈夫程强的想法达成一致。

然而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契机,让坏人把二人的儿子偷走了。

继续查案

经过公安机关的仔细查验与反复核对,这个所谓的保姆罗雪菊并非本人。

她真实身份证上的信息采集,和在家政公司的登记备案完全是两个人。而这个抱走孩子的女人,她真正的名字叫何小平。

伤心欲绝的朱晓娟,马上将孩子失踪的消息告知了丈夫。

得知突发状况的程强,也火速赶回家中处理此事。

在与办案警员和妻子的沟通后,了解详细情况的程强也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儿子应该是被有预谋地拐走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孩子能找回来的几率可能十分渺茫。

虽然程强自己知道被拐卖的孩子找难度极大,但是作为丈夫,他也明白此时一定要成为妻子最无言的依靠。

只有夫妻二人一条心,才能增加找回孩子的可能性。

寻人启事

从这以后,朱晓娟和程强隔三岔五就将印寻子启事的纸张到处张贴。

不但动用了自己所有的熟人关系网去打听消息,而且还会定期关注警方打拐行动的具体情况。

每当重庆地区有走失孩子找回后寻亲的消息,夫妇二人总会第一时间去确认。

可惜,经过两个多月的多方寻找,警方还是一无所获。

朱晓娟程强夫妇这边也暂无任何消息。朱晓娟每天只能看着孩子的照片伤心不已。

除了外出寻子,其他时间她都会一个人待坐在阳台窗户前看向远方,一坐就是好久。

每次丈夫程强看到此情此景,他也很是痛心。

一方面,他不能再加重妻子的负面情绪;另一方面,他也必须保持清醒来应对所有未知的情况。

而连续被噩梦惊扰的朱晓娟总是夜不能寐,无论丈夫怎样开导,她都是满心的自责与痛恨。

如此大费周章的寻子,也让夫妻二人不得不中断手里的工作。

即使不清楚这漫漫寻子之路何时才能画上句号,牵挂无辜儿子的朱晓娟程强夫妇依然还是坚持着寻子的信念。

也可能是夫妻二人的诚心感动了苍天。1995年,就在孩子被拐3年之后,警方给朱晓娟程强夫妇带来一个好消息。

就在国家打拐行动愈演愈烈之时,邻省的兰考警方破获了一个妇女儿童拐卖组织。

其中,几个孩子的年龄等信息跟朱晓娟程强夫妇被拐的儿子十分相近。

得到消息的两人,随即马不停蹄地赶往当地。

在办案人员的陪同下,他们夫妇二人对几个目标孩子一一进行辨认。

而里面一个小男孩,则马上引起了朱晓娟的注意。因为,这个男孩儿的五官与自己的丈夫程强蛮像的。

夫妻俩商量过后决定,必须跟这个小男孩做亲子鉴定,然后才能知道是不是自家的孩子。

视频截图

于是,河南省高法法医部马上提供了配合,火速提取了双方的DNA信息进行比对。

以为找回小孩

当拿到显示为亲生关系的鉴定结果后,法医和办案人员都由衷地祝福这对夫妇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儿子。喜极而泣的夫妻俩,不住地抱住儿子失声痛哭。

在处理完后续并结案之后,朱晓娟和程强也开心地带着儿子返回重庆。

《人间失格》里有这样一句话——日日重复同样的事,依循着与昨日无异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欢乐,自然也不会有很大的悲伤来访。

后期,朱晓娟得知了一个沉痛的消息。

回家适应了一段时间后,夫妻二人给孩子正式取名叫俊齐,并让孩子体验他们所能给予的一切教育、经济资源。

但好景不长,在程俊齐逐渐长大后也进入了青春逆反期。

不仅凡事都跟父母对着干,还时常做出出格的事情,搞得家中鸡飞狗跳。

也正是因为朱晓娟内心的愧疚,才这个儿子极为溺爱,也使得儿子俊齐的性格变得愈发骄纵。

父亲程强一开始还愿意好言教导,可随着孩子越长越大,叛逆的性格仿佛根深蒂固一般。

深感失望的程强,也逐渐开始与妻子爆发争吵。两人的育儿观念大相径庭,而程强的耐心与爱心也随时无休止的吵闹损耗殆尽。

过了一段时间,程强跟妻子朱晓娟提出离婚并搬离家中。

之后,养家糊口的重担也就落在朱晓娟一个人的身上。

比以前工作更加忙碌的朱晓娟也是无暇分身,好在儿子俊齐也慢慢理解了母亲的不易跟辛劳,母子关系逐渐恢复。

可是,2018年的某天下午,正在拖地的朱晓娟却接到了一个神秘的来访电话!

视频截图

电话那边讲到:“你是朱女士吗,我找到你们家原来的保姆了。她说现在要把你的亲儿子还给你!”

朱晓娟又惊讶又疑惑,明明丢失的儿子已经找回来了,怎么这会儿又冒出一个亲生儿子?

会不会是骗子?可对方提到的保姆信息,却让朱晓娟如临大敌。

就这样,朱晓娟带着满肚子的不解前去约见地点。当她见到帮助寻子工作人员和电话提到的亲生儿子后,朱晓娟顿时泪如雨下......

原来,眼前这个叫刘金心的男孩跟老公的面貌五官仿佛是拷贝的一样相像。

而在工作人员的讲述下,朱晓娟才知道,当初那个黑心保姆是因为自己嫁人生子又不幸丧子被婆家嫌弃,才在算命大师的“提点”下萌生了拐带别家孩子来转运的想法。

后来,这个何小平用假身份证做了保姆,还特意在雇主夫妇面前尽力表现,直到抓住机会将这家的孩子带回老家。

视频截图

此时给孩子寻找亲生父母,完全是因为刘金心自小顽劣不好管束且工作不顺,想要卸掉这个累赘。

得知来龙去脉的朱晓娟,马上联系当地机构跟刘金心和程俊齐分别做了亲子鉴定。

而鉴定结果显示,朱晓娟跟刘金心才是亲生母子关系,那么,23年前的鉴定又是咋回事?

此事的矛头直接指向当初的河南高法法医部,朱晓娟也毫不犹豫地将其一纸诉告。

最终,高法技术部门向朱晓娟郑重道歉:是我们弄错了!并同意给予精神损失赔偿。

而始作俑者何小平,也得到了法律的制裁!

虽然与儿子团圆,但曾经的家却不见了。这对朱晓娟来说,简直是一辈子的影响。

结语:

其实,此案件涉及的几方都有推卸不掉的责任。只是时移事迁,大家只能尽力弥补、朝前看。

人活一辈子会经历无数诱惑,而做人绝对不能像何小平一样踏破底线与原则。

亲自鉴定中心

大家千万不能因为一时的邪念冲动做事,以免抱憾终身!

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看法!

-完-

编辑|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