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首颗军事侦察卫星发射并顺利进入预定轨道

直新闻:韩国首颗军事侦察卫星于当地时间1日上午10时19分,在美国加州范登堡太空军基地发射并顺利进入预定轨道,还与境外地面站实现了首次通信。对此,您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在朝鲜上个月刚刚发射完军事侦察卫星“万里镜-1”号之后,美国就帮助韩国发射了首颗军事侦察卫星,这不仅意味着半岛双方太空军事竞赛的正式开始,而且说明对于朝鲜发射军事侦察卫星的行为,美韩非常“吃醋”也非常在意。因为它意味着,朝鲜的远程打击能力终于取得了关键性突破,即在核试验成功,以及洲际导弹实验成功之后,又为核武器与洲际导弹安装上了“天眼”,也就是侦察卫星,接下来朝鲜的核武器不仅能够打得远,也能够打得准了。这对于美日韩三国来说,无疑是一个不祥之兆。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的首颗军事侦察卫星是在美国的大力帮助下才发射成功的,而且要在反复调试半年之后才能真正投入使用。反观朝鲜,虽然过去这些年来他们发射的卫星多数都以失败告终,包括今年5月31日和8月24日也曾经两度发射卫星失败,然而这一次朝鲜不仅发射成功了,而且极其罕见地在一周时间之后就完成了调试工作投入了正式运营。根据外电报道,朝鲜发射的这颗军事侦察卫星不仅拍到了美国白宫和五角大楼的图像,还拍摄到了4艘美军核动力航母和1艘英国航母的图像。对此,朝鲜最高统帅金正恩非常满意。那么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西方舆论几乎一面倒地指责,是俄罗斯专家对朝鲜的卫星技术进行了专门的指导,这是朝俄双方近期进行军事利益互换的结果,即朝鲜向俄罗斯提供弹药用于俄乌战事,俄罗斯则向朝鲜提供高端军事技术。如果西方舆论的这一猜测属实,那就不仅意味着,在美国的公开帮助下以及在俄罗斯的暗中支援下,半岛双方已经拉开了太空军事竞赛的帷幕,而且意味着,久拖不决的俄乌战事已经深刻地影响了半岛安全局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朝韩板门店边境的韩国士兵

直新闻:我们看到,在各自发射军事侦察卫星的同时,朝韩双方的军事对峙态势也变得更加严峻起来了。对此,您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确实,最近几天来,朝韩双方都出现了“拔剑出鞘”的意味。在朝鲜发射卫星的同时,韩国宣布终止了《板门店宣言》中涉及军事内容的那一部分的效力,并表示将在朝韩分界区域增加军力和装备部署。朝鲜则针锋相对地宣布中止了2018年跟韩国签订的军事协议,并恢复了一度被拆除的非军事区哨所,还让在板门店共同警备区的士兵备上了手枪,甚至打开了在朝鲜半岛西部海域北方界线地区部署的炮弹的炮门。鉴于这样一种情况下,美国也凑起了热闹,进一步加大了在半岛的军事部署力度,并开启了美日韩三国联合军演。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半岛战事又将一触即发?我认为不会,因为阻碍半岛爆发战争的几个基本因素并没有发生任何根本性的变化。这三个基本因素是,第一朝鲜不会打,朝鲜发展核武器、洲际导弹与卫星的目的,都是为了保障自己的意识形态与政权安全。在没有爆发战争以及在军事对峙的情况下,这个安全局势可控,一旦战争爆发,朝鲜的意识形态与政权安全反而无法得到保障;第二韩国不敢打,因为保卫民众的生命安全与二战后的经济建设成果,始终是跟朝鲜近在咫尺的韩国的首要与核心战略任务,一旦战争打起来,这些都将保不住;第三,美国更加不敢打,因为在俄乌战事无法收场、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正打得如火如荼的情况下,假如半岛再重燃战火,那不仅美国完全招架不了三场战事,而且整个世界秩序将会彻底乱套。尤其是跟在俄乌战事与巴以冲突中美国只要出钱出武器不用出兵不同,美国不仅跟韩国是军事同盟关系,而且美国是在韩国有驻军的,一旦半岛战事重起,美国是百分之百逃不掉要被拖下战火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朝韩双方的军事对峙态势变得更加严峻起来,图为朝鲜国旗

直新闻:那对于美国宣布对8名朝鲜个人及朝鲜境内的1个实体实施制裁一事,您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美国的这一制裁措施是绕过联合国安理会,跟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共同协商之后的单方面行动。

我们知道,此前联合国安理会的确是通过了有关禁止朝鲜利用弹道导弹技术的决议。在决议通过后,在中俄美英法五大常任理事国的一致同意下,安理会也的确是通过了好几个谴责甚至是制裁朝鲜的决议。然而,去年和今年朝鲜共发射了上百次弹道导弹,联合国安理会却未能通过任何一个制裁甚至是谴责朝鲜的决议。本周一,在朝鲜发射军事侦察卫星“万里镜-1”号之后,美国也提出了制裁与谴责朝鲜的议案,结果也是因为五大常任理事国之间分歧太大而胎死腹中。这也就意味着,继在俄乌战事与巴以冲突上,中俄与美英法出现了集团式阵营对抗之后,双方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也出现了集团式阵营对抗。我认为,对此美国显然要负上最大的责任,因为集团式阵营对抗正是美国主动挑起意识形态“新冷战”的结果。这也就意味着,虽然在东亚地区热战打不起来,但是在被称为冷战活化石的朝鲜半岛,冷战却出现了重起炉灶的苗头。

另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日前在韩国釜山举行的中日韩外长会上,韩国与日本一起向中方提要求,要求中方出面阻止朝鲜发射军事侦察卫星与弹道导弹的行为,并将此作为了重启中日韩领导人会晤与中日韩合作的前提条件。作为反制,中方则要求日韩两国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不要插手台湾问题。大家也注意到,中日韩三国外长会并未取得实质性成果,三方在会后也未召开联合记者会。这也就意味着,近来朝韩双方的太空军备竞赛行为,也成了中日韩三国关系取得新突破的障碍之一。

作者丨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编辑丨李怡,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