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美国海军史上最失败项目”,还有人买?

有台媒报道,台计划采购6艘美军退役的濒海战斗舰。看似设计超前,名字还老长,这濒海战斗舰到底是啥玩意?一起来看深度解析↓

美国海军濒海战斗舰

被批“费钱且无用”

濒海战斗舰被美媒称为“美国海军有史以来最失败的项目”。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曾评价它是“费钱又无用”的错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海军史上最失败项目”濒海战斗舰

21世纪初,美海军推出濒海战斗舰,原打算取代传统的护卫舰、扫雷舰、巡逻舰等,可在近海执行作战任务,排水量3000吨左右,最大特点是高速性和隐身性,分“自由”级和“独立”级两种。“自由”级采用半滑行船体,“独立”级采用三体船。看似设计超前,实际使用却“不靠谱”:

任务模块切换不快——濒海战斗舰在设计中规划了水面战、反水雷和反潜战模块,需要时就及时换装,但模块老出问题,切换甚至需要几天或几周。

战舰装小炮战力不足——火力薄弱,防空、反舰能力极其有限;为追求速度大量使用铝合金材料,抗打击性较差。

传动系统容易出现故障——该舰装备的MT-30型燃气轮机,通常是应用在大舰上的,装在3000吨左右的濒海战斗舰上给传动系统带来较大压力。

采购和使用成本过高——美军原本想建造成本低廉的舰艇,结果一艘濒海战斗舰的实际造价超5亿美元,年均维护成本超过7000万美元。

边入列、边退役、边外销

美军打的什么算盘?

濒海战斗舰“鸡肋”且失败,美海军急于将其淘汰,就出现了一边建造、一边入列服役、一边改造、一边退役、一边外销出售的奇怪场面。2021年7月,“独立”级濒海战斗舰首舰“独立”号服役仅11年就正式退出作战序列,但其设计使用寿命至少25年。美军近两年还计划让多艘濒海战斗舰提前退役。美媒去年曾报道,美海军作战部长迈克尔·吉尔迪表示,部分退役后的濒海战斗舰或可出售给南美洲国家,适合海上缉毒行动。但他也承认,濒海战斗舰的性价比太低,外销前景并不好。

大肆挥霍台湾民众血汗钱

民进党当局甘当美国“提款机”

现在,“接盘侠”的角色转到了台湾地区。军事评论员魏东旭分析,美国在对台军售过程中总是“强买强卖”,这次的濒海战斗舰可能又会“狮子大开口”,预计后续还有不低的技术改造费用。美军不要的濒海战斗舰却要求台湾采购,11月29日,国台办发言人陈斌华表示,这让大家更加看清民进党当局为一党之私,不惜大肆挥霍台湾民众血汗钱,甘当美国“提款机”的“凯子”面目。

11月30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表示,台湾的安全取决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想靠几件美制武器是根本靠不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厉兵秣马,严阵以待,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坚定维护台海地区和平稳定。

延伸阅读:

美英澳宣布测试全新AI算法 美媒:此举直指中国潜艇

当地时间12月1日,“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举行了该军事联盟的第二次部长级会议。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三国防长奥斯汀、沙普斯(国防大臣)和马尔斯出席。

最为人熟知的核潜艇协议,被称为“AUKUS”的“第一支柱”(Pillar I),而所谓“第二支柱”(Pillar II)则侧重于包括人工智能、量子、网络和高超音速等关键技术领域。当天会后,三国防长宣布将测试新的人工智能算法系统,以更快更准确地探测跟踪太平洋的水下潜艇。美媒对此认为,三国此举直指的就是中国潜艇。

此外,美英澳三国当天宣布,三国将于2024年举行联合海上无人机演习,旨在将人工智能整合到包括海上巡逻机在内的各种军事系统之中。“AUKUS”三国防长还宣称,“此三边军事同盟对于遏制中国的海上扩张至关重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中)、英国国防大臣沙普斯(右)和澳大利亚国防部长马尔斯举行联合记者会

据彭博社报道,美英澳三国当天宣布,在太平洋执行美国海军最高级别海上监视和攻击机任务的机组人员将使用新的人工智能算法,快速处理由美英澳三国水下设备收集的声纳数据。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英国国防大臣沙普斯和澳大利亚国防部长马尔斯发表联合声明称:“这些联合性进展将允许(三国)及时利用大量数据,提高我们的反潜作战能力。”这三国还表示,将在多个系统上部署先进的人工智能算法,包括P-8A反潜巡逻机,以处理来自每个国家水下探测设备声纳浮标的数据。

虽然美英澳防长并未指明国家,但彭博社认为,这项技术的使用将让这三个盟国以更快的速度和准确度跟踪中国潜艇,因为三国正寻找方法来延缓和压制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快速发展以及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

报道还指出,当天发出的声明内容,是美英澳三国“AUKUS”关系中的一部分,这些技术测试协议也是“AUKUS”中有关“第二支柱”的一部分。

而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美英澳三国高级国防官员在12月1日还宣布,三国将于2024年举行联合海上无人机演习,旨在将人工智能整合到包括海上巡逻机在内的各种军事系统之中。三国防长称,预计此次演习将增强“三国联合操作无人海上系统以及共享和处理海上数据”的能力。

早在今年5月,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就报道称,“AUKUS”在4月开展了一项人工智能无人机测试。该试验是“AUKUS”协议“第二支柱”项目的一部分,旨在加快人工智能等关键技术的协同发展,并将其应用于军事能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AUKUS”试验期间部署的英国蓝熊公司Ghost无人机 图自英国国防部网站

《南华早报》介绍,当天举行的“AUKUS”第二次部长级会议,并未就所谓“第一支柱”(即“AUKUS”核潜艇协议)作出任何重大宣布。不过,三国防长均声称,“这个三边军事同盟对于遏制中国的海上扩张至关重要”。

2021年9月,美英澳三国宣布组建“AUKUS”军事联盟,美国和英国将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帮助澳方组建核潜艇编队。为此,澳大利亚不惜撕毁与法国之间原本签订的潜艇合同。

今年3月13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美国海军基地,与英国首相苏纳克以及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就所谓“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举行会谈,并正式公布了为澳大利亚配备核潜艇的计划。

根据计划,美国将在本世纪30年代初起,向澳大利亚出售3艘美国“弗吉尼亚”级核潜艇,未来还可能追加出售2艘。同时,美英澳三国将合作研制新型核潜艇,并让英国和澳大利亚分别在本世纪30年代末和40年代初配备。整个计划预计将在2055年完成,耗资3680亿澳元。

和“AUKUS”组建之初外媒所分析的那样,路透社对此也再次强调,美英澳三国公布的核潜艇计划细节,“瞄准的是中国”(Eyeing China)。当时就有所谓“政治分析人士”甚至鼓励三国快速推进该计划的第二阶段(即“第二支柱”),该阶段将涉及高超音速武器和其他可以更快部署的武器。

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曾回应称,关于美英澳三国核潜艇合作,中方已经多次表明严正立场,三国合作构成严重核扩散风险,冲击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刺激军备竞赛,破坏亚太地区和平稳定,受到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的普遍质疑和反对。我们敦促美英澳三国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忠实履行国际义务,多做有利于地区和平稳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