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8日前,王健林麾下的万达商管如果不能在香港上市,万达商管将要按照战投对赌协议回购300多亿战略投资并支付12%的利息。

近期的万达商管麻烦不断,最大的问题是不能按期上市和流动性危机。

万达商管的流动性危机,一个是马上到期的6亿美元债,万达商管已经明确表示不能按期支付并已申请展期,二是在28日前如果不能在香港上市,按对赌协议规定,万达商管要回购这300多亿的战投和12%的利息,总计达400多亿。这对于已陷入流动性危机的万达商管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万达商管于6月28日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申请有效期6个月。但因万达商管在商场出租率和利润数据上显著高于同行而遭受质疑,而万达商管又不能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致使上市工作一再遇阻。

在万达现金流出现问题后,王健林对旗下的一些资产进行了大甩卖,以缓解流动性危机。

今年3月,万达文化集团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了万达电影2%的股份,套现约6亿元。

4月,万达投资又宣布减持万达电影3%的股份,套现约10亿元。

7月,万达投资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陆丽丽(东方财富老板娘)转让万达电影1.8亿股,转让价格约22亿元。

7月底,王健林又将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了上海儒意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双方未披露此次转让股权的价格。转让前,王健林以及万达旗下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拥有北京万达投资的全部股权。转让后,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持股北京万达投资49.8%,儒意影视持股49%,王健林持股1.2%。

就算如此甩卖资产,获得的资金对于万达商管的债务来说,仍是杯水车薪。万达商管在8月底披露的公司债券中期报告显示,截至2023上半年末,万达商管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46.92亿元,而现在已经有6亿美元债于11月底到期而无力支付,只能申请延期。12月底又面临400亿的战投本金及利息的支付压力,除非能赶在最后的25天成功上市,否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据说万达商管已经提请各战投股东将上市日期修改为2026年底前,但因其战投中包括诸如碧桂园之类本身也已经出现流动性危机的企业,估计提案通过的可能性不大。

看到这里,你是否觉得万达商管现在的处境跟当年的恒大几乎一模一样。2020年恒大也是1300亿战投到期,无力支付本金及利息,各位战略投资者无奈接受了转为普通股股权并长期持有的方案。恒大的这1300亿战投包括苏宁张近东投资的200亿,现在基本上打了水漂。就因为这200亿无法收回,活生生地拖垮了苏宁和张近东

万达上一次遭遇流动性危机是2017年,当时整个中国的房地产还处于上行趋势,在王健林大肆甩卖资产时,获得了诸多地产大佬如孙宏斌、张近东等人的支持,才顺利渡过了难关。如今,整个地产处于下行趋势,所有的房地产大佬都遭遇了或大或小的流动性危机。再叠加经济不景气,消费降级,万达商管的商业前景不明,万达要顺利解决流动性危机的难度不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1月15日,万达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及旗下河源御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河源市福新创建有限公司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4000万元,执行法院为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王思聪控股的上海香蕉计划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为2.4万元,执行法院为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总之,现在的万达商管,已是一片风雨飘摇,如果这一关渡过去了,王健林将再续辉煌。如渡不过去,则一代商界大佬,就此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