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7天临时停火结束之后,以军作战一大变化就是将军事行动扩大到加沙南部。以色列国防军12月5日当天已包围加沙南部最大城市汗尤尼斯,并进入市中心。与此同时,以军在加沙北部的军事行动也正在推进。在加沙北部并未全部控制的情况下,以色列为何急于开辟新战场?

以色列为何开始攻击加沙南部?

5日,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哈莱维在宣布对哈马斯的地面行动进入下一阶段时表示,以军已经清除了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北部的许多据点,现在正对其在南部的据点采取行动。

以色列国防军南方司令部司令芬克尔曼称,以军认为大部分哈马斯高层官员藏匿在汗尤尼斯,不少人质也被扣押在这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2月5日,汗尤尼斯发生爆炸 图源:法新社

笔者认为,以军开始进攻加沙南部的原因有几点:

第一,切断哈马斯补给线

以军已经在加沙北部取得一定进展,对加沙北部形成包围态势,但是由于大量地道的存在,加沙北部的哈马斯仍可以得到补给和支援,以此展开游击战。因此,改为进攻南部,将使加沙北部哈马斯获得补给的能力大大降低,只能依靠地道的储备物资,坚持不了太久。

第二,试图寻找哈马斯弱点

从哈马斯公布的视频来看,以军在加沙北部的损失并不小,显然加沙北部并非一个容易拿捏的“软柿子”。不过哈马斯只有几万人,兵力有限,不可能处处设防,以军利用临时停火,诱使哈马斯增援北部,造成南部相对空虚,再突然攻击加沙南部,试图找到哈马斯的弱点。从实际效果来看,这几天哈马斯突然把在汗尤尼斯的火箭弹几乎全部发射出去了,显然是担心重演加沙北部火箭弹发射阵地被以军占领,火箭弹被缴获的一幕,也可以看出哈马斯对以军突然南下也有预案。

第三,驱使加沙民众继续南逃,甚至驱赶到埃及

以色列军方12月1日起开始发布“平民疏散地图”,将加沙地带分为600多个网格,要求加沙平民识别与其居住区相对应的街区,并在接到命令后撤往地中海沿岸和埃及边境附近的拉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色列军方给出的加沙地带网格地图 制图:半岛电视台

但事实上,以军所谓的“安全区”——马瓦西的面积仅仅几平方公里,巴勒斯坦民众还反映,他们被要求前往的所谓“安全区”也遭到了炮火袭击,造成了人员伤亡。

联合国多名官员相继向以色列发出警告称,在以色列的轰炸行动中,不可能为加沙地带的平民建立所谓的“安全区”。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言人詹姆斯·埃尔德5日指出,假装有安全区供人们撤离的行为是“麻木不仁的”,“当你能够保证食物、水、药品和居住条件时,才能叫安全区。我亲眼目睹了(所谓安全区)所在的地方,这些东西完全不存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汗尤尼斯在休战结束前被认为是安全区,现在却成了一片废墟 图源:路透社

实际上,在7天的临时停火结束后,已有不少加沙民众希望能够进入埃及西奈半岛以躲避战火。通常有28万人的加沙南部边境城市拉法已经收容约47万名境内流离失所者,是原本人口的两倍。美媒此前透露,以色列早有将加沙民众驱逐到埃及西奈半岛的计划,但是遭到埃及的坚决反对。如果大量民众聚焦在拉法,以军突然炸开埃及和加沙之间的边境墙,大批加沙民众会如何行动不然想象,这时候难题就留给埃及了。

不过以色列能否达成战略目标,还是要看巴勒斯坦方面的抵抗程度,从目前的现场视频来看,以色列在加沙南部遇到的抵抗也不少。

灌海水攻地道?以色列还有顾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军被指将在加沙采取“水攻”,图为士兵在向地下隧道灌注海水

以军在加沙北部放缓行动还有一个原因,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以军将在加沙采取“水攻”——向地下隧道灌注海水,以驱逐哈马斯武装分子。以色列政府发言人对此表示,“以军正在开展一系列工程措施”。据悉,11月中旬左右,以色列军队就在加沙地带北部——沙蒂难民营以北约1.6公里处安装了至少5台抽水泵,每台抽水泵每小时可抽取数千立方米的海水。

那么水攻能成功吗?

从加沙的地形可知,加沙地区地势平坦,没有山丘,平均海拔只有10来米,最高点的海拔也就105米,考虑到哈马斯大部分地道都在地面10米以下的地方,从地形来看,如果水攻,大部分地道的位置其实是在海平面之下,也就是说,即使哈马斯修建一些排水口,也很难把以军灌入的海水直接进入大海。

一个例子就是,2015年,埃及曾用海水淹没在拉法边境口岸下的地道,以阻止当时盛行的商业货物、燃料和武器走私活动,效果相当不错。

其次,哈马斯的地道肯定会采取一些阻挡洪水的设计,也有排水功能。但即使有排洪防洪功能,面对以军的海水漫灌,考虑到哈马斯这边技术水平,未必都能泄得走,更重要的是,这些地道被大水冲刷后,有可能会发生危险甚至塌陷,而且哈马斯大部分在地道的物资也未必来得及转移,有可能遭到损失。

第一,如果地道排水有困难,哈马斯可以试图摧毁以军的水泵和输水管道。不过一旦决定水攻,以军肯定会在水泵和输水管道上布置重兵严阵以待,哈马斯只能进行偷袭,不过这种硬碰硬的地面火力较量对哈马斯武装明显不利。

水攻有一定的成功可能性,但是《华尔街日报》报道引述知情官员称,以色列在上月初首次向美国通报了这一方案,引发了一场“权衡其可行性、对环境的影响以及摧毁地道的军事价值”的讨论。目前,以色列尚未作出推进该计划的最终决定。

以色列犹豫的一个原因就是,此举可能破坏加沙及其有限的淡水资源。加沙地带的两大水源,分别是地下水和淡化海水。大量海水灌入后,加沙的地下水恐怕会彻底无法饮用。

此外,考虑到加沙地下地道的占地比例,届时不但地道会坍塌,不少地面建筑恐怕也将受损。此外,海水还会导致土地盐碱化,让加沙原本有限的农业难以运作。

因此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讲,以色列用海水攻地道,有可能引发使用“核武”级别的重大后果,这是国际社会难以接受的,一旦实施,以色列和美国会招致全世界的谴责,这才是美国劝以色列慎重行动的原因。

加沙停火仍需时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报道称数十辆以军坦克驶入加沙南部 图源:路透社

根据哈马斯媒体办公室5日发表的最新声明,自10月7日以来,以色列军队对加沙地带的袭击已造成16248人死亡、4.3万余人受伤。死者中有7112名儿童和4885名妇女,占比达约70%,另有超过7600人失踪。根据加沙地带卫生部门的统计数字,临时停火结束后的前四天,即本月1日至4日,加沙已有约900人在以色列空袭中丧生。

以色列已经表示,在加沙的行动时间可能超过一年,不过考虑到美国大选、俄乌冲突等因素,笔者认为,美国未必会同意以色列再打这么久。

至于何时能停火,一方面,要看国际局势的变化,特别是国际对以色列的压力情况,另一方面则要看以军的伤亡情况。只有在国际压力足够大,以色列军队伤亡也达到临界点之际,双方才能达成长期停火。目前来看,仍需一段时间。

作者丨陈人欢,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笔

排版丨董怡,深圳卫视直新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