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目新闻记者 詹钘

11月8日晚,湖南安化,一辆小车在夜间行驶时坠入资江,车上5人中有4人不幸身亡。

死者家属曲玲(化名)介绍,这4人分别是她的父亲、母亲、姑姑、姑父。事发后,当地政府按每位死者8万元的标准对家属发放了救助款。然而家属认为,在此次事故中,因为事发路段没有护栏、防护装置缺少等问题,政府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而不是每人几万元救助款息事宁人。

近日,极目新闻(报料邮箱:jimu1701@163.com)记者来到事发地,发现原本敞开的路口已经设立了护栏,并放置了显眼的防撞桶。安化当地官方向极目新闻记者表示,事发道路的设计、施工均是合规的。目前,交警的责任认定书也尚未出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事发路段的相关提示(图由记者詹钘 摄)

唯一的幸存者

“当时我以为车上5个人都会被淹死,没想到自己游上了岸。”

12月5日,在安化县羊角塘镇新溪村曲玲家里,事故唯一幸存者、曲玲三伯曲中华(化名)回忆起事发当晚的情形,现场的恐惧感和求生过程依然历历在目。

按原计划,11月8日,曲中华和弟弟弟妹、妹妹妹夫5人一起,驱车去唐市社区看看已病危的妹妹。当晚开车的是曲玲的父亲,曲中华的弟弟。

“弟弟开车,他和他媳妇坐在前排,我和妹妹妹夫坐后排,我坐中间位置。”曲中华说,当天下午下了一场大雨,在雨中驱车一个小时左右,到天黑时雨就停了。此后,正在聊天的曲中华突然感觉车辆垮下了一个台阶,然后往前落入了水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监控画面显示车辆落入江中(图源:网络)

慌忙中,坐在后排左侧的妹夫打开了车门,五人依次前后从该出口爬出了车。“当时5个人都从车里出来了,但是车辆已经下沉,离岸边有一定距离。”曲中华说,在资江水里挣扎时,大家都在喊救命,但周围没有人。

今年71岁的曲中华有一点水性,落水后他找不到方向,一直摸黑往前游,游了几分钟才发现背后有亮光,察觉到自己方向不对。之后,他漂在水里反方向拼命地划,终于上了岸。此时,其他4人已经不见踪影,车辆也已经全部没入水中,车灯还亮着。

曲中华上岸敲门找当地人求助,别人看到他全身湿透,还以为他是从江对岸游过来的“疯子”。回到路边,他拦下了一辆过路的摩托车,车主帮他打电话报警。

事发后三个小时,救援力量打捞起了第一具遗体——曲玲的父亲。

远去的父母

曲玲家里的两层小楼,依S317省道而建。

12月5日,在二楼父母的房间,曲玲正在翻看他们生前的照片。“我2020年结婚,大房间给我和老公住,他们就住进了这个小房间。”父母离开一个月,两人用过的物品都在房间里,没有移动。

事发当晚,曲玲正在长沙,准备吃晚饭,刚坐下堂哥的电话就打来了。

“他问我回老家了没。”听到这句话,曲玲以为是病重的三姑过世了。没想到堂哥告诉她,她父亲落水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捞起来,还提醒她不要着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事发路段(图由记者詹钘 摄)

挂断电话后,曲玲马上跟丈夫一起驱车回家。路上曲玲给表哥打电话询问详细情况,才知道妈妈也落水了,车上共5个人只有三伯逃生了。

两个多小时后,曲玲赶到了事发地,此时父亲已经被打捞起来送往医院。当天夜间晚些时候,曲玲的母亲和姑父分别被打捞上岸。第二天上午10时许,事发地对岸的清洁工在河边发现了姑姑的遗体。4人送到医院时,均直接被医生宣布死亡,曲玲连续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一直守在父母的遗体身边。

11月9日,曲玲和去世姑姑的家属,都与其所在镇政府签了一份救助协议。根据协议,羊角塘镇政府于11月9日支付曲玲救助款10万元;在曲玲方办理完父母的丧事后的第二天,由政府支付救助款6万元。曲玲说,政府是按照一名死者8万元的标准进行救助。

11月11日和11月12日,4人分别下葬。

破碎的家庭

曲玲的父亲1968年生,是个泥瓦匠,他们居住的房子,就是他在20世纪90年代一砖一瓦建起来的。2020年曲玲结婚前,父亲又花钱把房子重新装修,用来操办婚礼。

因家境贫寒,曲玲父亲年轻时南下广东打工,开车、建房都干过。回到安化老家后,就在老家周边从事泥工,“他看得懂图纸,也会管理施工,村子周边建房都会找他去。”曲玲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曲玲父母的房间(图由记者詹钘 摄)

曲中华称,家里上一辈就是农民出身,家境贫困,曲玲父亲是兄弟姊妹中最小的,全家最疼他。在村里,弟弟和弟媳性格却都很不错,两人同龄,开朗健谈,朋友很多。家里田地里种的菜,夫妻俩自己没吃多少,都是送给别人。

曲玲说,父亲一直很爱他的工作。每次出去打工,总是感叹自己已经五十多岁了,反应能力什么都没年轻的时候好,做事比年轻人慢,有时自己还会不好意思。

曲玲妈妈患有糖尿病,腰椎做过手术,身体状况一直很差,家里都是父亲一个人在外打拼,妈妈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如今,曲玲已经结婚,妹妹也已经上大学,原本父母应该到了享福的时候,两人却因意外离世。

曲玲最后一次见父亲,是在今年农历七月初九,那天是妈妈生日,因为糖尿病瘦了很多。今年中秋节,曲玲的父亲在湖北工地建房,没能回家,和家人只是通过视频聊天祝福。

目前,曲玲和丈夫都暂时放下了长沙的工作,在老家处理后续事宜。

无法接受的结果

5日夜间,极目新闻记者来到事发路段,发现这里是一个T字型的路口,一条直道由北向南垂直进入资江岸边后,分别从左、右沿江边往上、下游延伸。车辆由北向南行驶时,如果没有意识到这是个左右转向的弯道,速度快了就可能直接冲入江中。

目前,该路口已经建起了护栏,并摆放了多个黄色的防撞桶,桶面贴了反光条,异常醒目。一旁还设置了“危险路段,谨慎驾驶”的提醒牌,路面也设有明显的减速带。

极目新闻记者还注意到,这段路面并非完全的“T”字型路面,由东往西的这条沿江道路在“T”字交叉路口处向江内延伸了数米,一直往下插入江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事发点设置的防撞桶和护栏(图由记者詹钘 摄)

曲中华说,他们对这条路路况并不熟悉,事发之前,只是此前送亲戚的时候半夜走过一次,所以车速并不快。当天大雨过后有些雾气,前方的资江水面被灯光反射,跟雨后的柏油路面看起来差不多,让人误认为前面也是道路,导致事故发生。

曲玲认为,如果那个区域设置了护栏,或者有更明显的提示、提醒标志或者障碍物,那么这个事故肯定不会发生。此前网友拍摄的视频显示,恰巧这条南北方向的路面所对应的江边那一段路面没有护栏,其它部分都设有护栏。

曲玲说,此次事故中驾驶员肯定有责任,但是在道路安全方面,相关部门、政府也存在一定的失职,没有及时消除相关隐患,对该事故也应该承担责任。她曾多次联系相关政府部门,都没有得到答复。

官方称设计合规

为什么在这个T字型交叉路口处,有一段沿江道路向江内延伸?

极目新闻记者从事发地所在唐家观古镇附近居民了解到,数十年来,这个往江面延伸的路面区域一直是当地人的生活码头,曾经是用来渡船、送货用的。现在这几年已经成为每年资江划龙舟下船的地点,每次活动都有十多只队伍从这里下船比赛。

有居民称,他们支持这个地方装上护栏,因为这里以前曾经发生过落水事故,只是没有出人命。但也有居民反对,因为装上固定护栏后,龙舟活动下水并不方便。

涉事地所在唐市社区工作人员称,为了保证该路段的安全,此前已经设立有警示牌、救生圈等相关措施。另外路口也设置了大灯,专门照亮路口,确保安全。社区工作人员表示对这起事故表示痛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相关公路设计图(图由记者詹钘 摄)

12月6日,安化县官方人士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事发路段所在公路是该县杨林乡至株溪口村的公路改扩建工程。该道路于2017年开始施工,2018年1月通车,是连接资江南北两岸的一条道路。根据县里的调查,事发路段在设计图中就没有护栏,相关设计、施工也是符合规范的,并无违规情况发生。

这位官方人士表示,事件既然发生,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防护都需要加强,所以事发一周后在相关区域加设了护栏和防撞桶等安防设施,后面也对全县的公路进行了摸排。

该人士称,发生此类事故大家很痛心,目前交警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尚未出,希望家属依法维权。

(来源:极目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