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海,河南省司法厅原厅长,2021年7月落马。

1998年8月,时任河南省纪委主任的王文海交通肇事致人骨折后找人顶包,这起顶包案成了王文海挥之不去的"心病",他的多起违法也因此而起。

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此前刊发的《纪委主任怕被供出顶包案,将部督文物案专案组举报查办致解散》报道显示,为防顶包案曝光,2004年,王文海主导查办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设"小金库"一事,致使侦办部督"12•10"文物案的专案组解散。彼时,民警已抓获涉文物案的蔡武堂,蔡武堂为立功向民警供述帮王文海找人顶包的前后经过。民警向上反映此事,面对上级调查时,王文海事先串供导致顶包案"蒙混过关"。

顶包案在此后引发了一起敲诈案:顶包发生后的第13年,经法院判决,蔡武堂要付给顶包者高和平78万元;顶包发生的第17年,法院准备执行蔡武堂的房产,蔡武堂找王文海要20万元交给执行局。此后,这起顶包案又牵扯出一起行贿案——这20万元是洛阳监狱一项园林绿化工程承包商支付的,承包商为感谢王文海介绍监狱绿化工程,曾多次向其行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98年王文海驾车致人骨折,后蔡武堂帮忙找人顶包,图为当时的报道截图

隐瞒23年之久的顶包案

1998年8月,仕途上升期的王文海驾车酿下事故。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当年8月的一天深夜,王文海驾驶黑色奥迪轿车在郑州市纬一路与经五路交叉口与一辆摩托车相撞,摩托车骑手腿部骨折。奥迪车挡风玻璃处放有"案件特别通行证"。

离开肇事现场后,王文海打电话给时任洛阳市公安局缉私大队队长曲金华,商量如何逃避责任。接着,王文海又打电话给蔡武堂,想让蔡武堂顶包。经商量,蔡武堂找来刑满释放不久的高和平,让高和平顶包。最后,医疗费、赔偿费由蔡武堂支付,事故责任由高和平承担。

相关材料显示,1995年曲金华和王文海因办案相识后,对王文海唯命是从;上世纪80年代,王文海在洛阳办案时与蔡武堂相识,王文海多次接受蔡武堂财物;高和平与蔡武堂相识。

一起一人受伤的交通事故,王文海为何要找人顶包?

王文海落马后称,他害怕交通肇事案影响仕途,面子上也不好看。

河南省多名退休干部回忆,彼时,因社会影响极坏的张金柱案,河南省出台多项措施,严管公车使用。知情人士介绍,2003年,蔡武堂因部督"12•10"文物大案被洛阳警方刑拘。为争取立功,蔡武堂详细供述顶包一事。蔡武堂提到,王文海利用职权施压,摩托车骑手称没看清是谁驾的车。作为顶包条件,蔡武堂许诺介绍工程给高和平做。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2004年,"12•10"案专案组成员曾向上级部门反映顶包案。但调查时,相关人员已串供,最终认定"顶包案子虚乌有"。

2021年7月,王文海落马,供述顶包案前后经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河南省司法厅厅长王文海,其落马后供述顶包案前后经过 受访者供图

50万元是"顶包费"还是借款?

在高和平看来,他帮王文海顶包,蔡武堂却没有给他介绍工程做,他设法讨要"预期收益"。

与高和平相识的人介绍,顶包之后,高和平曾前往河南省司法厅找到时任厅长王文海。王文海面露不悦,打了几个电话,高和平离开河南省司法厅。顶包之后,高和平和蔡武堂发生矛盾。"高和平去找王文海,就是想让王文海明白,蔡武堂没兑现承诺。"

该人士介绍,高和平手中有蔡武堂打的一张借条。借条内容为:2009年11月,蔡武堂借高和平50万元现金,月息3%,每月30日前支付利息。到期后一次性偿还本金,如不能偿还支付违约金10万元。

接近洛阳市西工区法院的人士介绍,2011年,高和平起诉蔡武堂,要求蔡武堂偿还50万元,支付一年的利息18万元及违约金10万元。高和平向法庭提交了借条及取款50万元的银行凭证。高和平称,他在蔡武堂的车上给了对方50万元现金。蔡武堂未提交任何证据,只称没有借款事实。

2011年3月,法院判决蔡武堂归还50万元本金、18万元利息、10万元违约金。蔡武堂未上诉。

法院竟支持18万元的利息?该人士称,彼时,法院对约定的利息认定与处理与现在不同。年利率低于36%,法院会支持。"50万元一年利息18万元,肯定是高利贷,但刚好年利率36%。那时候对利息的认定,不像现在。"

50万元是"顶包费"还是借款?

高和平现年69岁,上游新闻记者欲向其求证,但司法文书显示,2019年2月,时年65岁的高和平涉嫌绑架罪被拘,随后获刑。

与高和平相识的人介绍,2011年之前,高和平在多个场合称蔡武堂借他的钱没还。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2022年,蔡武堂因宋氏四兄弟涉黑案再次被刑拘后向警方供述,他没有借高和平的钱,在借条上签字是"高和平挖了个坑让他签字",50万元是"顶包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8年蔡武堂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 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摄

司法厅长被敲诈20万元

法院判决后,蔡武堂并未履行还款。2014年,西工区法院开始执行。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2014年3月至2014年5月,蔡武堂分3次缴给法院45万元执行款。2015年11月,由于尚有余款未缴纳,法院将查封他的房产。

房产要被查封,蔡武堂想到了王文海。蔡武堂曾向"12•10"案专案组供述王文海交通肇事顶包案,此后王文海已不愿再理蔡武堂,蔡武堂只能通过曲金华联系王文海。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2015年11月的一天下午,蔡武堂在洛阳市西工区法院门口将判决书拿给曲金华看,并表示帮王文海办了顶包,王文海应该给他50万元。如果房产要被查封,他就去司法厅闹,钱马上就要。

曲金华急忙将此事告知王文海,王文海示意曲金华处理好此事,并嘱咐,蔡武堂贪得无厌,不要给50万元,只给20万元,钱要交到法院,并让蔡武堂写张借条。

很快,曲金华喊来了他的弟弟曲某某并带来20万元现金。曲某某和蔡武堂一同走进法院执行局,曲某某帮蔡武堂缴了20万元,蔡武堂自行缴了剩余部分。

至此,蔡武堂和高和平之间的"借贷案"了结。

20万元从何而来?要不要还?

王文海落马后称,他没有支付20万元,是曲金华找弟弟筹来的,没想过要蔡武堂还。

曲金华称,20万元是他找弟弟曲某某的老板楚某某借的,借钱时他称"帮领导填坑"。形式上是他帮王文海借钱,实则是楚某某送给王文海的,没想过要蔡武堂还20万元。

曲某某称,这20万元是他自己的钱,没想过要蔡武堂还钱。

2022年,蔡武堂因宋氏四兄弟涉黑案再次被刑拘,其所涉罪名中便有涉嫌敲诈勒索罪。

"敲诈案"进展到哪一步?如果50万元是"顶包费", "借条"还能算借款吗?如果不是借款,西工区法院的判决还有效吗?针对三个问题,12月初,上游新闻记者向洛阳警方咨询,未获回复。

与敲诈案有关的行受贿案

曲金华弟弟曲某某是洛阳一园林工程公司副总经理,他的老板是楚某某。该公司一方愿意支付20万元是因为通过王文海承接了监狱工程。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2012年,该园林工程公司想承包洛阳监狱一项园林绿化工程。楚某某通过曲某某带话给曲金华,曲金华开始运作此事。他来到郑州一文物市场,花费数千元买了一把将军佩戴的青铜剑送给王文海。当过缉私大队长的曲金华认为,这把将军剑达到国家三级文物的标准。接着,他又买了两把战士佩戴的青铜剑。

送剑是投其所好。曲金华称,王文海迷信"镇宅",将军剑配着士兵剑"镇宅"效果好。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第二次送剑后不久,曲金华带着弟弟曲某某来到王文海办公室,称曲某某下岗多年生活困难,现在公司打工,公司想承包洛阳监狱的园林绿化工程。王文海当着两人的面,给洛阳监狱狱长邵万波打电话:这家公司资质不错,让它中标。王文海还将邵万波的电话和名字写在便签上交给了曲金华。随后,曲某某将便签给了楚某某,楚某某如愿承接了洛阳监狱的园林绿化工程。

曲金华带着曲某某见完王文海后的一个月,楚某某拿到工程款。为感谢王文海,楚某某通过曲某某将50万元给了曲金华,曲金华背着背包将钱送给王文海。随后,楚某某又通过曲金华给了王文海60万元。

王文海落马前两个月的2021年5月19日,南阳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邵万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南阳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