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遭美国投票否决 巴以局势决议草案未获安理会通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联大就巴以相关草案投票现场

当地时间12月8日下午,联合国安理会投票,未能通过阿联酋提交的要求在加沙地带立即实施人道主义停火的决议草案。

安理会15名成员中,13票赞成,英国1票弃权,美国1票反对。由于美国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具有一票否决权,决议未能通过。在当天上午的安理会巴以局势公开会上,美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伍德已经表示,美国“不支持”当前实施停火。

该决议草案较为简短,要求立即实行人道主义停火,履行国际法等规定的义务,并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人质,并确保人道准入。该决议草案原定于当天早些时候投票,但由于安理会成员国要求对决议草案进行修改,因此投票时间推迟到晚上。但随后该决议草案投票时间又被提前到下午。

延伸阅读

古特雷斯发文做罕见举动激怒以色列 中国代表转发支持

一封寻求停火与和平的信,使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再度成为以色列方面攻击的对象。

当地时间6日,在致安理会的一封信中,古特雷斯援引了《联合国宪章》第99条,敦促联合国安理会采取行动,避免加沙地带发生人道主义灾难。

这是“罕见举动”——作为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首次援引“第99条”;而根据记录,“第99条”上一次被援引还是在几十年前。

然而,这封信很快激怒了以色列方面。以外交部长埃利·科亨严厉批评了古特雷斯的做法,以常驻联合国代表吉拉德·埃尔丹发文怒斥,并呼吁古特雷斯辞职。

而这是时隔一个多月,埃尔丹再次公开喊话古特雷斯辞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古特雷斯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贴文

“我刚刚援引了《联合国宪章》第99条——这是我担任秘书长以来的第一次。鉴于加沙人道主义系统崩溃的严重风险,我敦促安理会帮助避免一场人道主义灾难,并呼吁宣布人道主义停火。”

古特雷斯6日在社交平台X(原推特)上发文,配图是他给安理会轮值主席的信件。

古特雷斯在信中写道:“已持续八周多的敌对行动在整个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地上造成了骇人听闻的苦难、破坏和创伤。”

“加沙地带平民处境极度危险,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持续轰炸和军事行动造成15000多人死亡,加沙地带人道局势严峻,医疗系统瘫痪,公共秩序濒于崩溃。”

古特雷斯同时也表示“哈马斯及其他巴勒斯坦武装组织10月7日的恐怖行为造成以色列1200多人死亡”,他“此前对此已多次予以谴责”。信中还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全部被扣押人员”。

古特雷斯说,国际社会有责任动用全部影响力,避免巴以冲突进一步升级。他强调,加沙地带人道主义体系和社会秩序面临“彻底崩溃”,这将给巴勒斯坦乃至整个地区的和平安全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古特雷斯,其首次援引“第99条”后遭到以色列方面攻击(资料图)

为什么说援引“第99条”是罕见举动?

《联合国宪章》第99条规定,联合国秘书长可以将其认为可能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任何事项提请安理会注意。

据秘书长发言人斯特凡纳·迪雅里克介绍,联合国成立以来,秘书长极少引用这一条款。

自2017年就任联合国秘书长以来,这是古特雷斯首次援引这一条款。而上一次“第99条”被引用还是在50多年前,由时任秘书长吴丹在1971年引用。

新华社报道称,古特雷斯此举凸显了加沙人道危机的严重性。

本月1日,以色列与哈马斯短暂的临时停火结束,以军旋即恢复对加沙地带的袭击,当天就再度空袭了加沙地带南部。6日,以军地面部队攻入加沙地带南部重镇汗尤尼斯市中心。

巴勒斯坦卫生部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本轮巴以冲突以来,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已导致17177人死亡。

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7日表示,加沙地带已有超过190万人流离失所,占其总人口的85%以上。其中,超过100万流离失所者集中在加沙地带中部及南部的汗尤尼斯和拉法等地的98处避难所中。

避难所并不意味着安全。以军7日一早就持续对加沙地带南部多地开展空袭和炮击,在拉法的炮击造成两处居民区内16名巴勒斯坦人死亡。以军当天还炮击加沙地带中部的努塞拉特难民营、马加齐难民营等地,均造成平民死伤。

正是在如此局势下,古特雷斯在上述信件中写道,加沙地带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

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不止在于人员伤亡和大量难民无家可归,还有严峻的医疗条件。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报道,世卫组织东地中海区域主任艾哈迈德·曼达里在本周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以色列在加沙南部,特别是在汗尤尼斯加强地面军事行动,可能会导致成千上万人无法获得医疗服务。

甚至连医疗机构自身也难以保全。世卫组织当地时间6日给出的数据显示,自10月7日以来,加沙地带已发生212起针对医疗机构的袭击事件。曼达里说此前谈及医疗机构遭袭时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如此数目的袭击事件,是前所未有且不可接受的。”

也正因此,迪雅里克才会说:“秘书长不会轻易援引这一条款,鉴于加沙地带目前局势,人道行动和社会秩序都面临全面崩溃,他(古特雷斯)觉得现在需要这样做。”

“我认为,这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呼吁,在我看来,这是秘书长拥有的最有力的工具。”迪雅里克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巴勒斯坦加沙地带遭以色列轰炸后变得一片狼藉(资料图)

然而,古特雷斯这一工具刚刚出手,就激怒了以色列方面。

以色列外长科亨在X上称:“古特雷斯的任期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他要求激活《联合国宪章》第99条,并呼吁在加沙停火,这是对哈马斯‘恐怖组织’的支持。”

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发文,对古特雷斯本人猛烈抨击,称“今天,(联合国)秘书长的道德水平已跌至新低”。

埃尔丹抨击称,古特雷斯只有在向“正与哈马斯‘恐怖分子’作战的以色列施压”时才启用这一罕见条款,进一步证明了其“道德扭曲”和对以色列的“偏见”。

埃尔丹声称:“联合国秘书长呼吁停火,实际上是呼吁哈马斯继续在加沙实行恐怖统治。秘书长没有明确指出哈马斯对这一局势负有责任,没有呼吁哈马斯领导人自首并归还人质,从而结束战争,反而选择继续让哈马斯如愿。”

埃尔丹还要求古特雷斯“立即辞职”,称联合国需要一位“支持反恐战争”的秘书长,而不是一位“按哈马斯写的剧本行事”的秘书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埃尔丹,其对古特雷斯本人发起了猛烈抨击(资料图)

这是埃尔丹一个多月以来再度公开喊话古特雷斯辞职。

10月24日,古特雷斯在巴以问题公开辩论会上指出“哈马斯的袭击并不是凭空而来的,巴勒斯坦人民已经遭受了56年令人窒息的占领”,引发以色列不满。

当时,埃尔丹要求古特雷斯辞职,“除非立即道歉”,还以停发联合国官员签证相要挟。

埃尔丹出生于1970年,法学学士,曾在以色列国防军副官军团服役。早在1996年,他就担任过内塔尼亚胡的顾问。

埃尔丹长期作为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成员担任以色列议会议员,他还曾出任环境保护部长、通讯部长、内政部长等多个部长级职位。

2020年5月,内塔尼亚胡宣布埃尔丹将担任该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同年埃尔丹还被任命为以色列驻美国大使,担任双重职务。2021年,埃尔丹宣布辞去驻美大使职务。

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埃尔丹在媒体面前多次发表争议言论,如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节目中,他曾说“加沙并不存在人道主义危机”。

除了公开要求古特雷斯辞职,这位以色列常驻联合国代表,在联合国也频出惊人言行。

在10月30日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埃尔丹当众戴上了象征犹太人遭纳粹迫害的黄色六芒星标志,并挑衅宣称,只要安理会不谴责哈马斯,他就会一直佩戴下去。

以色列亚德韦希姆大屠杀纪念馆馆长丹尼·达扬发文对此予以谴责,达扬表示,埃丹的做法“羞辱了大屠杀受害者和以色列国”。

11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加沙地带局势举行公开会。在联合国妇女署等机构对加沙地带情况做完通报后,埃尔丹当场不满,放言称“联合国妇女署太可耻了”!

如此出言不逊,被当月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当场打断。

张军说:“尊敬的以色列代表,我想提醒你,你可以在发言中完全表达你的不同意见,但请对会议所邀请的通报人,保持起码的尊重,这是联合国安理会的一贯的惯例,也是大家都应该遵守的规则,我提醒你注意,我请你继续发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埃尔丹戴上黄色六芒星标志(资料图)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这一次,尽管埃尔丹等人对古特雷斯持续抨击,但古特雷斯援引“第99条”的做法,受到了多方欢迎。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转发了古特雷斯上述贴文,并写道:“我支持古特雷斯秘书长给安理会的这封信,信中援引了《联合国宪章》第99条并呼吁停火。加沙的卫生系统已经瘫痪,几乎完全崩溃。为了健康,我们需要和平。”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发文支持古特雷斯,他说:“加沙的人道主义灾难是无法忍受的。我完全支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援引《联合国宪章》第99条的举动。我完全赞同你向安理会提出呼吁的理由。”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也转发了古特雷斯的贴文,并说:“加沙正处于可能最糟糕的情况。必须尽一切努力制止杀害平民的行为。安理会应充分利用其权力,宣布立即停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