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姚瑞鹏

在经历“停工停产”的高合汽车终于对外发声,2月22日晚间,在其官方APP上发布了一篇《近期服务运营保障公告》。在公告中,高合汽车坦言目前正全力采取各种纾困举措,同时暂停部分服务。高合汽车近期首次公开对外发声,也证实了高合站在“悬崖边”的事实。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现身了上海总部,并称高合汽车翻身的窗口期最多三个月。

高合汽车发布公告

部分功能暂时停止服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合发布公告暂停部分服务

高合汽车近日来一直处于风口浪尖。就在2月22日晚间,高合汽车终于针对近期市场猜测,发出一份《近期服务运营保障公告》。在公告中,高合坦言,面对内外重重压力和挑战,自2月19日起公司日常运营作出较大调整,目前正全力采取各种纾困举措。高合方面称,在此期间会将用户的服务运营、车辆的售后维保等相关工作,作为最高优先事项竭力保障。

公告称,特殊时期,公司正积极协调资源,努力确保高合车辆的售后服务、车联网相关功能维护,高合HiPhi App车控功能、社区版块均可正常使用。不过,高合充电站、充电桩安装、App端充电功能(包含免费充电服务)将暂时停止服务,App Hi贝积分发放及高合之选商城也将暂时停止运营。待后续资源到位后再重新开启。同时,高合汽车称也将和战略合作伙伴江苏悦达集团旗下盐城悦达智创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一起,为用户提供售后服务保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合办公区大部分员工已经离开

丁磊:高合翻身窗口期最多三个月

在外界仍对高合去向众说纷纭时,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在22日现身了上海总部。但此时高合上海总部的大部分办公区已经人去楼空,望着当下的场景,丁磊发表讲话,称感动还有人继续到公司办公,公司遇到这个情况让他无言以对,高合汽车翻身的窗口期最多三个月。对于当下状况和后续措施,他表示“外面已经有很多公司对高合汽车感兴趣,收购或者投资。”他表示。“我一直没有走出一个误区,用传统的经营策略打不过互联网。”随后丁磊安排了两个高层继续维持公司的基本运营。

对此记者询问了在上海总部工作员工,得到回复称是有此事,但对于高合当下的困境,“我只能就我的职能来说,上海高合的工程师占比60%以上,但是研发投入并不大。”此员工表示,高合大多数问题一直被粉饰,外界对高合的“期望”太高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4年2月20日,有高合汽车的一线员工上班打卡被拒之门外

针对高合或被收购或投资的说法,此员工表示高合不是经营策略和营销策略的问题,本质是产品定位问题,是公司高层的决策失误,价格定位和目标用户不匹配,“想卖给的客户不愿出钱买”,一直陷在品牌光环里的高合已经被市场抛弃。

卖不出去的“高端车”

在此之前,包括威马汽车、天际汽车、爱驰汽车等新势力均已相继倒下。而高合汽车,则正面临下一个出局的风险。对于被架在风口上的高合来说,“高端”是撕不下的过期膏药,无用又丢不掉。在业内看来,高合汽车走到今天的背后主要因为长期销量不佳。高合汽车的运营主体华人运通成立于2017年。在成立之初,高合汽车推出的HiPhi X车型曾以科幻的造型,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依靠该车型,高合汽车主攻60万-80万元的高端豪华车市场。

但在C端市场上,高合汽车呼声大销量低。2021年和2022年,高合汽车年累计销量分别仅为4237辆和4349辆。随后,高合汽车尝试“放下身段”。在2022年12月,高合第二款车HiPhi Z正式交付,售价61万元至63万元。而真正走量的车型HiPhi Y在2023年7月底正式交付,售价下探至33.9万元。

2023年一整年,高合汽车销量也仅为8681辆。而且在2023年12月,乘联会数据显示,这家新势力仅卖出了564辆汽车。如此销量显然已经难以支撑一家新能源车企的正常运营。

在2023年11月,曾有消息称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正在洽谈向华人运通投资至少2.5亿美元。同时,PIF可能将以30亿美元的估值购买华人运通股权。不过目前看来,这一投资最终落地概率并不大。市场早有共识,即今年以来新能源车企之间竞争将会更为惨烈。在业内看来,弱势的新势力车企将会面临更为严峻的生存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