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时报新媒体

综合英国《每日电讯报》和《泰晤士报》报道,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卡里姆·汗在接受采访时,为他申请逮捕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决定给出解释。在举例子作比较时,他提到英国当局在打击爱尔兰共和军时,并没有轰炸北爱尔兰城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卡里姆·汗 图源:视觉中国

此前在5月20日,卡里姆·汗宣布已经就内塔尼亚胡和以色列国防部长加兰特涉嫌战争罪申请逮捕令。他表示,内塔尼亚胡等人被指控的罪名包括“大规模杀戮、制造饥饿并以此作为战争手段,包括拒绝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在冲突中故意针对平民等”。这名检察官说,他也在申请对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领导人辛瓦尔等人的逮捕令

在《泰晤士报》25日刊发的采访文章中,卡里姆·汗强调,以色列完全有权保护其人民并解救人质,但没有人“有资格犯下战争罪或反人类罪”。他还拿北爱尔兰冲突为例,说明一个政府在应对恐怖袭击时应该如何保持克制。

“当年有人企图刺杀(英国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而(英国议员)艾瑞·尼夫、蒙巴顿伯爵遭炸弹袭击身亡,还发生过恩尼斯基林袭击事件……但英国人并没有决定说,‘好吧,在(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市区)福尔斯路无疑有一些爱尔兰共和军成员及其支持者,所以让我们在福尔斯路投下一枚2000磅重的炸弹吧。’你不能那么做。”卡里姆·汗说道。

报道称,卡里姆·汗20日宣布申请逮捕令后,遭到以色列及其西方盟友的抨击。以方谴责此举是一个“可耻的决定”,称他是在将以色列与哈马斯相提并论,称“是对正义的严重扭曲,是公然的道德破产”。美国总统拜登抨击对以色列领导层申请逮捕令的行为“荒谬”,否认以色列对加沙发动的军事行动是“种族灭绝”,称“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不存在任何对等关系”;英国首相苏纳克称,这一举动“毫无帮助”。

卡里姆·汗在采访中对此作出回应称,“我们的工作并不是交朋友”。他说道:“无论是受到赞扬还是谴责,我们都是在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们必须强调,在这个日益两极分化的世界,每个孩子、每个女人、每个平民的价值都是平等的。如果我们不去这样做,我们(的工作)还有什么意义?”

这名检察官还驳斥了有关他将哈马斯与以色列相提并论的说法,称之为“无稽之谈”。“我并不是说拥有民主制度和最高法院的以色列与哈马斯类似,当然并不类似。我说的再清楚不过了,以色列完全有权保护其人民,把人质救回来。但没有人有资格犯下战争罪或反人类罪。是采用的手段定义了我们。”

延伸阅读:

外媒:逮捕令若批准 内塔尼亚胡或在出访时被抓

当地时间5月20日,国际刑事法院(ICC)的首席检察官卡里姆·汗(Karim Khan)以涉嫌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申请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防长加兰特及三名哈马斯领导人发出逮捕令。

消息一出,以色列和哈马斯方面都谴责了ICC检察官的有关行动;美国也第一时间替以色列“出头”,总统拜登、国务卿布林肯先后发声,美国众议院议长约翰逊更宣称,众议院正在考虑制裁ICC检察官。

不过,ICC法官是否会对内塔尼亚胡等人签发逮捕令还是未知数。据英国《卫报》报道,有关申请已被提交给ICC巴勒斯坦国局势第一预审分庭,由三名法官组成的小组将作出决定,“未来几天,巨大的全球政治压力可能会降临到这三位法官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ICC没有自己的执法力量,即使法官签发逮捕令,也要依靠缔约国的合作来执行。

“法官们或批准逮捕令”

据路透社报道,这三名法官分别是来自罗马尼亚的尤利娅·莫托克(Iulia Motoc)法官、来自墨西哥的弗洛雷斯·利埃拉(Maria del Socorro Flores Liera)法官和来自贝宁的雷内·阿拉皮尼-甘苏(Reine Alapini-Gansou)法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左起:雷内·阿拉皮尼-甘苏、弗洛雷斯·利埃拉、尤利娅·莫托克

报道称,ICC法官是否签发逮捕令的决定没有最后期限,但在过往的案件中,法官的审理时间一般从一个多月到几个月不等。如果法官们认为“有合理的理由相信”当事人犯下战争罪或反人类罪,他们将发出逮捕令,逮捕令必须写明有关人员的姓名、具体罪行以及对被控告构成这些罪行的事实的陈述。

《卫报》则称,尽管法官不一定会签发逮捕令,但法律学者指出,签发逮捕令的门槛仅仅是“有合理的理由相信”,而非审判定罪所需的“排除合理怀疑”。荷兰乌得勒支大学国际法律机构专家伊娃·武库西奇(Iva Vukusic)相信法官们会批准逮捕令,“控方并不傻,他们不会在这个大家都在关注的重要案件上搞砸的。”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ICC在过去三年中一直在调查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行动,最近也调查了哈马斯的行动。

根据卡里姆·汗5月20日发布的声明,其办公室收集和审查的证据显示,内亚尼亚胡和加兰特对“至少自2023年10月8日起”在加沙地带发生的“战争罪和反人类罪”负有刑事责任;哈马斯加沙地带领导人叶海亚·辛瓦尔、哈马斯下属武装派别卡桑旅领导人穆罕默德·迪亚卜·马斯里、哈马斯政治局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对“至少自2023年10月7日起”在以色列和加沙地带发生的“战争罪和反人类罪”负有刑事责任。

卡里姆·汗认为,以色列有权采取行动保护其人民,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可以不遵守国际人道主义法的义务,以色列在加沙选择实现其军事目标的手段,即“故意造成平民死亡、饥饿、巨大痛苦和严重伤害”,都是犯罪行为。

卡里姆·汗在声明中指出,申请逮捕令是其办公室进行独立和公正调查的结果,一个国际法专家小组向他们提供了建议和法律分析,该小组“由国际人道主义法和国际刑法领域享有崇高声望的专家组成”。

据加沙地带卫生部门5月20日消息,自去年10月7日本轮巴以大规模武装冲突爆发以来,加沙地带死亡人数已达35562人,受伤人数达79652人。目前仍有很多死伤者被埋在废墟之下,加沙医疗急救和民防人员难以救援。

据半岛电视台基于以色列官方统计数据的统计,去年10月哈马斯对以色列领土发动的袭击造成至少1139人死亡,另有大约250人被扣为人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月8日,在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一名受伤的儿童在临时诊所内接受救治 图源:新华社

一旦签发逮捕令,会发生什么?

联合国网站指出,ICC是唯一有权以战争罪、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等罪名起诉个人的常设国际法院。然而,发布逮捕令并逮捕嫌疑人是具有挑战性的。该法院没有警察来执行其逮捕令,而是依赖其缔约国来执行其命令

路透社指出,无论是申请逮捕令阶段还是ICC已经签发逮捕令,都不会限制有关人员的旅行自由,但是,如果他们在逮捕令签发后前往《罗马规约》(亦称《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缔约国,就有被捕的风险。

《卫报》称,尽管ICC没有自己的警察部队或执法机制,但《罗马规约》的124个缔约国有义务逮捕并移交这些人,即使是非缔约国也会受到执行逮捕的压力,但一些国家会无视这种压力。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提到,以色列和美国早已退出《罗马规约》。不过,在巴勒斯坦领导人于2015年正式同意接受《罗马规约》的约束后,ICC主张对加沙、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拥有管辖权。

联合国新闻称,国际刑事法院有权对在其缔约国和接受其管辖权的国家领土上发生的,或这些国家国民涉嫌犯下的犯罪行为进行调查和立案。

BBC指出,一旦逮捕令发出,内塔尼亚胡将无法在不冒被捕风险的情况下访问他的西方亲密盟友。

《卫报》称,如果ICC签发了逮捕令,那将是其自2002年成立以来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因为这是ICC首次寻求追究西方、尤其是美国亲密盟友的责任。由于此前将过多注意力集中在非洲国家身上,ICC受到全球南方的广泛批评。联合国新闻也指出,此前ICC起诉的大多数个人来自非洲国家。

眼下,卡里姆·汗和ICC的法官们面临着来自以色列和美国的巨大压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卡里姆·汗20日发布视频声明截图

据路透社20日报道,以色列和哈马斯都谴责了卡里姆·汗申请签发逮捕令的举动。哈马斯高级官员萨米·阿布·祖赫里(Sami Abu Zuhri)表示,这是“将受害者与刽子手等同起来”,将鼓励以色列继续其“灭绝战争”。

以色列外交部长卡茨20日则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以外交部将设立一个“特别指挥中心”应对此事。他表示,该“特别指挥中心”将由“所有专业实体”组成,旨在“打击主要为了束缚以色列的手脚和阻止其行使自卫权的决定”。

卡茨说,他还计划与世界各主要国家的外长通话,敦促他们反对卡里姆·汗的决定,并表态不会对以色列领导人执行潜在逮捕令。

内塔尼亚胡20日在社交媒体X平台发布视频声明,抨击ICC申请逮捕令“荒谬、令人愤慨,反犹太主义,针对整个以色列国”。

美国拜登政府同样对此事反应激烈。拜登20日表示:“ICC检察官申请对以色列领导人逮捕令一事,令人愤慨。”

在美国国务院网站发布的声明中,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称,“美国从根本上反对”ICC检察官申请对内塔尼亚胡等以色列官员发布逮捕令。他说:“我们反对检察官把以色列等同于哈马斯,这是可耻的(shameful)。”

布林肯随后从程序问题上攻击ICC,称ICC此举不合规。据他所说,首先,以色列不是《罗马规约》缔约国,因此ICC对于本轮巴以冲突“没有管辖权”;其次,ICC检察官在申请逮捕令前,没有与以色列政府进行合作,也没有给以色列政府留出时间进行自我调查。

美国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20日称,美国众议院正在考虑制裁ICC检察官。他表示,在白宫“缺乏领导力”的情况下,国会正在考虑包括制裁在内的所有选择,因为“如果ICC被允许威胁以色列领导人,接下来可能会轮到我们”。

而民主党内部,针对ICC申请逮捕令的分歧已经出现。尽管拜登和参议院多数党(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强烈谴责ICC检察官,但几名资深民主党参议员却拒绝表明立场,还有民主党人对ICC检察官举措表示支持。CNN称,这凸显了民主党党内对于拜登政府处理巴以冲突方式的分歧日益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