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驻法国、德国特约记者 邵琦 青木】“欧洲正在经历生死存亡的时刻”“我们从未有过如此多的内外敌人,我们生活在一个欧盟可能消亡的时刻”——正在德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法国总统马克龙26日在柏林发出这一警告。一个月前,他在法国索邦大学的演讲中也发出类似警告,称“欧洲可能消亡,这取决于我们的选择”。27日,马克龙来到德国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向当地的年轻人发表讲话,这座城市被称为德国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的“大本营”。媒体普遍认为,马克龙此访除了缓和法德两国近期的紧张关系外,一个主要目的是防止极右翼势力在下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胜出,这些政党普遍持反欧盟倾向。在法国和德国,执政党目前在民调中均落后于本国的极右翼政党,让两国政府面临压力。

“欧盟从未像现在这样有如此多的内外敌人”

据“德国之声”报道,法国总统上一次对德国进行国事访问是2000年,当时担任法国总统的还是希拉克。对于德法两个近邻来说,国事访问间隔如此之久,似乎异乎寻常。不过事实上,这背后并没有什么政治原因,法德两国总统、总理或部长每隔几个月都会互访。报道称,此次马克龙来访,德国的东道主并非联邦总理朔尔茨,而是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6日,德国柏林,法国总统马克龙(前右)和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前左)参加“民主节”活动 图源:视觉中国

施泰因迈尔26日会见了马克龙,两人一起在柏林参加“民主节”活动,以庆祝德国《基本法》颁布75周年。在谈到法国总统24年来首次对德国进行国事访问时,马克龙表示,“这无疑太长了,但在如此重要的时刻,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来展示法国的力量”。

“马克龙在柏林呼吁为民主而战”,瑞士《新苏黎世报》称。马克龙称,欧盟正经历一场“民主危机”,“有一种对威权主义的迷恋产生于我们自己的国家……这助长了欧洲大陆上的民族主义和其他极端主义”,如果让这些政党掌权,“我们就不会有新冠疫苗……且(他们)会放弃乌克兰,支持俄罗斯”。马克龙呼吁民众在将于6月6日至9日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投票支持亲欧盟的政党。

对于马克龙的呼吁,施泰因迈尔表示赞同。他称,马克龙参加“民主节”活动本身就是重要信号,“我们向人民传达了一个非常具体的信息:对欧盟说‘是’,6月9日去投票”。

为显示两国关系的亲密,同时为6月将在德国举办的欧洲杯足球赛预热,马克龙和施泰因迈尔26日还进行了一场桌上足球比赛,结果1:1打成平手,营造了此次访问的友好开端。

“你们必须成为朋友”,德国电视二台27日称,马克龙的国事访问旨在为德法友谊注入新动力,这次访问以对德法友谊的赞歌,及对右翼极端主义和民族主义运动的警告开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法国总统时隔24年对德国进行国事访问,图为德国和法国国旗 资料图

到德国右翼“大本营”喊话

当地时间27日下午,马克龙在德国选择党的“崛起之地”——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市,向聚集于此的各国年轻人发表讲话,再次对欧洲右翼势力的崛起发出警告。法新社称,马克龙的讲话部分用德语进行,他的德语老师格罗宁格表示,马克龙“希望通过德语接触并感动人们”。

马克龙在德国大谈“欧盟危机”有其原因。路透社称,作为领导欧盟的两个大国,法德希望在下月举行欧洲议会选举之前表现出团结,马克龙此访被视为对法德关系的“体检”,因为从延宕至今的俄乌冲突,再到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可能重返白宫,这都是欧盟此刻面临的重大挑战。

“德国之声”称,按照最初计划,马克龙的此次国事访问原本应于去年7月举行,但由于巴黎郊区爆发骚乱,马克龙夫妇取消了行程。不过,目前法国的局势也谈不上稳定:欧洲议会大选在即,根据最新的民调,以勒庞为首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联盟”可能成为第一大党。在近期法国《解放报》的一项民调中,41%的受访者计划投票给“国民联盟”候选人。此外,今年2月的一次民调显示,法国民众对欧盟的厌倦感日益明显。虽然法国是欧洲议会的所在国,但看好欧洲议会的各国选民占比,偏偏在法国最低。

德国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法新社称,尽管德国选择党陷入一系列丑闻,但朔尔茨领导的执政联盟中的三个政党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在民意调查中均落后于德国选择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法国和德国执政党目前在民调中均落后于本国极右翼政党,图为舒尔茨和马克龙 资料图

“最重要行程”

马克龙此次访德最重要的行程,被认为是在28日出席法德双边内阁会议,届时两国政府将尝试在双方一直难以达成共识的问题上找到共同点。

美国彭博社称,马克龙和朔尔茨28日将举行双边会谈,就加强欧洲防空系统推出具体计划。“德国之声”称,自上任以来,马克龙一直敦促欧盟和欧洲争取更大的自主权,不能依附于美国的保护,并为制定欧洲共同防御政策作出更多努力。

还有分析称,马克龙和朔尔茨的领导风格迥异,后者在2021年上台后,两人多次在国防、核能等问题上公开对峙。马克龙最近提及向乌克兰派兵的可能性,让柏林大吃一惊。有报道称,德国官员有时对马克龙的夸张外交政策风格感到不安。不过,近期两人在财政改革和能源市场补贴等方面达成妥协,让欧盟敲定协议,态度趋于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