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3日上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张某斌等三人故意伤害案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张某斌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李某丁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张某豪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禁止被告人张某斌、李某丁、张某豪从事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翟某某被武术教练殴打致死 视频截图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张某斌开设青岛振宇聚英武术运动俱乐部、青岛崇德聚英武术俱乐部。被告人李某丁系俱乐部教练,被告人张某豪系张某斌之子,案发时在俱乐部帮助教学。被害人翟某某(男,2014年8月22日出生)于2023年6月10日报名进入俱乐部学习。2023年6月18日,被告人张某斌在俱乐部教学期间,因被害人翟某某训练动作不规范,同被告人李某丁、张某豪,对其殴打、捆绑,后翟某某被发现意识不清昏厥,送往医院抢救,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翟某某系钝性物体多次击打致广泛软组织挫伤导致创伤性休克并肺脏脂肪栓塞死亡。当日14时许,被告人张某斌拨打110电话报警,后被带至派出所接受调查。被告人李某丁、张某豪接通知后到派出所接受调查。三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斌、李某丁在教学训练期间,违背国家法律,以暴力手段殴打翟某某身体致其死亡,二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且系对未成年学员长时间殴打并捆绑,犯罪情节恶劣,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大,依法应予严惩;被告人张某豪参与上述犯罪行为,亦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张某斌系武术馆实际控制人,多次殴打并捆绑被害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李某丁身为教练,多次殴打并捆绑被害人,在共同犯罪中行为积极主动,起主要作用,亦系主犯,鉴于张某斌、李某丁具有自首情节且将被害人送医疗救治,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张某豪系帮助教学,作案时间短,击打程度明显弱于同案被告人,捆绑时仅是协助作用,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其还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对其减轻处罚;鉴于其犯罪情节较轻,认罪悔罪,依法对其适用缓刑。三名被告人作为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实施暴力伤害犯罪,依法应禁止其从事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工作。

法院根据三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工委、妇联、共青团代表,当事人亲属、媒体记者及社会各界群众三十余人旁听了宣判。

此前报道:

被武术教练打死男童父亲:每一次鞭打都在20分钟以上

安徽网消息,琦琦无力趴在地上,他生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再这样,你妈妈说了,她一年都不会来接你了。”

“太残忍了,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但是我们也永远无法向孩子澄清了。”4月23日,在琦琦家中,父亲翟春光隐忍着泪水说,等了10个多月,终于等来开庭。4月24日上午10时,琦琦被武术俱乐部教练殴打致死案,将由青岛中院组织庭审,他希望能为孩子讨回一个公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琦琦的爸爸翟春光,他表示希望能为孩子讨回一个公道

“起诉书上写每一次的鞭打都在20分钟以上”

4月的青岛,尤其雨后,气温还能感到凉意。23日下午,走过了一段崂山区的盘山公路,大皖新闻记者来到翟春光家中。

临近开庭,除了翟春光,还有几位亲戚、朋友也一起在家中,商量着明天的开庭旁听事宜,但琦琦母亲并不在。“孩子妈妈已经崩溃了,明天她也不会去,受不了这个刺激。”翟春光说,自己压力也很大,但是,他不能也倒下,那样,谁来为孩子讨公道呢。

事情发生在2023年的6月,距今10个多月过去了,对于当时的细节,在一遍一遍复述中,翟春光记得十分清晰,尤其孩子生前最后的那段视频。“从来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即使在接到视频时,也只是以为孩子做错事被‘教训’了,让多多注意孩子健康,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但没想到,很快,翟春光就接到了“说孩子不行了的电话”。

“史某在电话里说的支支吾吾的。”翟春光立即赶往医院,孩子的状况令他震惊,身上伤痕累累,手部、腿部、脚脖子,尤其大腿,乌黑发紫。虽然医生说,送来时,孩子至少已经死亡20分钟,抢救手段也用了,但翟春光仍要求医生再抢救,抢救,只是,再也抢救不回来了。

“看到孩子那样,就知道肯定被打过了,而且还打得非常狠。” 翟春光说,当时同站在手术室门口的,还有史某和另外两名被告人张某斌和李某丁,但当时,对方并没有解释什么,而在抢救过程中,三名被告人被警方带走。至今,翟春光没有再见过三名被告人及史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视频显示,孩子浑身无力,摔倒在地

事后,翟春光看到了起诉书,那一个字一个字,扎在了翟春光的心头。“孩子是遭受了教练多次殴打,每一次的鞭打都在20分钟以上。”

尸检报告显示,琦琦系用钝性物体多次打击致广泛软组织挫伤导致创伤性休克并肺脏脂肪栓塞死亡。这个颇长又绕口的死因,翟春光在每一次发视频或者接受采访时,已经可以“脱口而出”。

“从没说过‘妈妈一年不来接你’,妈妈非常爱你”

很多人关注到琦琦的案子,是因为一段视频。瘦弱的琦琦从坐着,又无力的趴倒在地上,一个女子声音说,“你要再这样的话,你妈刚才说了,她这一年都不会来接你了,不用回家了。”琦琦微弱地说,“他刚才踢到我了。”

翟春光说,这段“诛心”的视频是史某当时发来的,话也是她说的。因为这句话,琦琦妈妈一直深陷自责中,认为自己把孩子给害了。“她说的这话,无形中把孩子的心理摧残了,妈妈从来没说过那句话,我们永远也无法向孩子澄清,永远也无法对孩子表达愧疚,告诉他,妈妈非常非常爱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翟春光给记者拿出了琦琦小时候的照片

案发后,翟春光说家里一切都被改变了,尤其是妻子。“已经崩溃了,患上了抑郁症,她一直想跟着孩子一起去,每天都要有人守着她。”翟春光说,最初的夜晚,他根本不敢睡觉,妻子常常一个人夜里“不见了”,有时候跑到儿子房间去哭,有时候甚至跑到家边的山上去。

4月24日,案子就要一审开庭了。23日下午,大皖新闻记者陪同翟春光一起来到青岛中院,他来为家属领取“旁听证”。24日,他会和代理律师及几名亲属一起进入法庭见证庭审。

开庭通知显示,这一次,站上被告人席的共有三人,分别是张某斌、李某丁、张某豪,被指控的罪名是故意伤害罪。

“从重从严的判刑,这是我们最大的心愿,也是告慰孩子的心愿。”同时,翟春光还认为,应该追究武术俱乐部法人代表史某的刑事责任,认为史某也是参与者之一。

如今,琦琦仍躺在冰冷的殡仪馆内,翟春光说,近一年来,他的压力很大,这一次开庭,他没有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就希望能够严惩三名被告人,希望尽快为孩子讨回公道,让孩子入土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