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5日,“成都地铁上被诬陷偷拍案”的原告何先生,在社交平台发视频称将开启直播带货。

何先生说:“这一年来,我感觉我做很多事情都在自我束缚,我也需要面对现实一些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地铁上被诬陷偷拍”男子将直播带货

随后,他还表示,希望自己“狼狈不堪的生活,能够拨得云开见日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男子希望迎来新的生活。

2023年6月11日,何先生在成都地铁上被两名女子诬陷用鞋子上的摄像头偷拍。因认为两名女生没有真诚道歉,故未与对方达成和解,并选择起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何先生因鞋面装饰反光被诬陷偷拍。

2023年12月12日,该案一审判决公布。法院对何先生要求罗某某、曾某某、成都地铁运营公司刊登道歉声明、连续十天在案涉地铁站宣读道歉声明,并赔偿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5000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何先生选择继续上诉。

2024年5月30日,事发近一年后,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一直未“露面”和接受媒体采访的两名女子(即被告)首次主动联系媒体就该事件发声,表示希望针对一些细节进行声明回应,并愿意再次向当事男子何先生公开道歉。

相关新闻

“成都地铁诬陷偷拍案”两女子公开道歉 男方:很意外

5月30日,备受关注的四川成都男子在地铁被污蔑偷拍一事有了新进展,事件中两女士(即被告)通过媒体公开发布了声明,表示向当事人何先生道歉。当晚,何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看到这个声明他也挺意外,他认为对方愿意站出来是一个好事,不但避免了他自说自话,后续调解可能进展也会更顺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何先生参与第三次调解。

两女士首次公开回应地铁偷拍一事

极目新闻此前报道,四川成都的何先生在搭乘地铁回家时,因鞋子上的金属饰品反光,两名女子冤枉他暗藏偷拍摄像头。警方虽然证明了何先生的清白,但何先生认为两名女士并没有诚恳道歉,将两人及成都地铁诉至法院。2023年11月3日,该案在成都铁路运输第一人民法院开庭审理。2023年12月12日,该案一审宣判。法院审理认为,两女士及成都地铁方均不构成对何某某一般人格权的侵权,对何先生要求两女子和成都地铁刊登道歉声明、连续十天在案涉地铁站宣读道歉声明,并赔偿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5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5月30日,该案中的两名女士罗某某、曾某某(即被告),主动联系到媒体发布了一份声明。声明中提到,本次事件是因罗某某、曾某某误会何先生偷拍导致,后续因道歉是否真诚等引发争议。在诉讼中,双方就案件的影响扩大责任及本次误会偷拍事件处理方式出现更大鸿沟,双方不满情绪增加。因网络舆论高涨,给罗某某、曾某某带来了巨大压力和伤害,且双方处理时,很多时候都有媒体跟随。在代理律师建议下,决定双方在没有达成直接沟通基础上,尽可能避免直接接触。因此,多数情况下都是委托律师处理或直接与法官沟通。

声明中两女士表示,在成都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组织的多次调解中,她们希望就误会事件的合理处理以及平复社会争议等与何先生达成和解并共同努力,但目前双方依然分歧较大。罗、曾二人还是愿意就此次误会再次向何先生真诚公开道歉:“我们对2023年6月11日在成都地铁一号线误会何先生偷拍一事,深表歉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女生的公开声明。(图源:封面新闻)

原告方:可能后续调解会更顺利

此前在何先生和两女生的案件一审宣判后,何先生不服判决提起上诉,目前该案二审尚未开庭审理。其间,何先生和对方进行了五次调解,但未能达成一致。何先生说,在此事发生后一年,他才因调解见到了作为被告的两名女士,一审开庭审理时,两被告本人也并未出庭。

何先生曾通过自己的社交账号公开表示,自被污蔑偷拍一事发生后,他的生活因为维权改变了许多,辞去了工作,和女友分手。

5月30日晚,何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也是通过新闻报道才看到这份声明,对这份声明感觉“挺意外的”。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怎么想的。”何先生说,不少网友都在关心案件调解的进度,他并未对调解有过多的解释。此前调解过程中,被告曾表示愿意公开道歉,只是因为在道歉形式及其他方面细节未能达成一致,所以调解了多次都未能完全解决,“现在她们愿意站出来,可能调解会更加顺利。”

对于罗、曾二人发布的声明,何先生认为此举算是一个好的进展。“因为以前老是我在说,现在她们也有一个看法和态度了。”何先生说,其余详情他需要同律师沟通后再行回应。

记者注意到,有网友认为两位女士的公开声明和道歉过于敷衍,尤其是声明第一段的日期都写错了,该事件在2023年发生,声明中写的时间为“2013年”。

成都地铁被诬陷偷拍男子辞职:维权影响到了工作状态

去年12月12日,成都地铁被诬陷偷拍案一审宣判,法院不予支持原告何先生要求对方道歉和经济赔偿的诉讼请求。1月22日下午,何先生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宣布,由于耗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影响到工作,所以他决定从原公司辞职。

图为当事人何先生,他决定从公司离职。

1月23日,何先生告诉上游新闻(报料邮箱baoliaosy@163.com)记者,在地铁上被诬陷偷拍是辞职的主要原因,"没有这个事情不会辞职,官司打赢了也不会辞职。"他还表示,目前家人还不知道自己被诬陷偷拍一事。

据媒体报道,去年6月,何先生乘坐成都地铁一号线回家途中,有两名女生看到其鞋面闪烁绿光,指责他鞋面上有摄像头,怀疑在偷拍。何先生当众脱鞋回应了质疑。但他表示,事后他并未感受到两名乘客的歉意。他还认为,地铁工作人员没有做出正确的处置。去年11月3日,成都男子地铁被诬陷偷拍引发的一般人格权纠纷案在成都铁路运输第一法院开庭,原告何先生起诉两名涉嫌诬陷他偷拍的女生和成都地铁,要求公开赔礼道歉和经济、精神损害赔偿。

何先生的辞职申请已被公司批准。

去年12月12日,成都铁路运输第一法院判决认为,两女子不构成对当事男子的一般人格权的侵权。对当事男子何某某要求罗某某、曾某某(两女子)、成都地铁运营公司刊登道歉声明、连续十天在案涉地铁站宣读道歉声明,并赔偿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50000元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对于这个结果,何先生表示不服。去年12月28日,何先生表示其提起的二审诉讼已被受理。何先生表示,他和代理律师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故而提起上诉。随后,他收到了成都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

1月22日下午,何先生在其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布视频,称已向公司提交离职申请,并透露维权耗费太多精力,最终还是没能在工作和突发事件中找到平衡,准备先把事情处理完再找工作。

何先生告诉记者,他于2016年毕业后开始工作,此前在公司担任工程造价方面的工作,但这件事发生后,对他的心理、工作生活都造成了很大影响,"百分百吧,没有这个事情不会辞职,官司打赢了也不会辞职。心态确实受影响了,工作状态也很糟糕。"目前,他的辞职的相关手续还在办理中,"大概这周五左右交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