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美国孟菲斯动物园的大熊猫“丫丫”,正在因为健康问题办理回国手续,而这已经不是第一只可能在合同期内提前回国的熊猫。

2020年,旅居加拿大的大熊猫“大毛”“二顺”就因当地新鲜竹子不足而回国[1];最近,英国爱丁堡动物园[2]和芬兰艾赫泰里动物园[3]也相继因为资金不足,被迫决定把大熊猫送还中国。

要养好一只大熊猫有多难?养大熊猫,究竟要花多少钱?

养大熊猫,究竟要花多少钱

养大熊猫,究竟要花多少钱

养熊猫,首先需要“启动资金”。地球上的大熊猫集中在中国,而国外的动物园要想拥有,需要从中方租借:一般一对起租,租期10年,每年租金一般为100万美元左右[4]。如果熊猫产下了幼崽,还得为每只幼崽向中国另外支付50万美元[4]。

付了租金还不够,还得给熊猫买得起房。比如国内被评为优秀范例的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熊猫馆,内展馆有1000平方米,采用中央空调系统,设有水池和长流水供熊猫洗澡、饮用;外展区还有水池和雾森来降温、保湿[5]。

为了让圈养熊猫生活更健康,动物园必须模拟野外生存环境,保证较高的倒木、灌木和树桩密度 / unsplash

国外也一样,给大熊猫修建新家,需要一大笔额外支出。

2014年,比利时天堂动物园花了超过1000万美元迎接“好好”和“星徽”[6];德国柏林的提耶帕克动物园花了约1000万欧元[7],这笔钱足足占了这家动物园正常年份年度支出的三分之一[8];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花了约538万美元[9],因此背负了高额债务。

动物园必须模拟野外生存环境,保证较高的倒木、灌木和树桩密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动物园必须模拟野外生存环境,保证较高的倒木、灌木和树桩密度

除了住房,熊猫吃饭也很烧钱。

熊猫爱吃竹子,但它对竹子消化能力并不强,加上竹子本身营养价值也不高[9],因此,熊猫一天16小时都在进食[10],成年熊猫每天要吃大约12公斤的新鲜竹子。更麻烦的是熊猫还挑食,这意味着动物园准备的竹子,得是熊猫食量的两倍[9]。

竹子看起来不显眼,但其实十分昂贵 / unsplash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竹子看起来不显眼,但其实十分昂贵 / unsplash

准备竹子,就费时费力还费钱了。2011年,熊猫“甜甜”和“阳光”抵达爱丁堡时,当地不得不每年花7万英镑从荷兰进口新鲜竹笋[11]。按当时的汇率计算,两只大熊猫每天的伙食费高达人民币1900多元,这就已经占了全动物园食物开销的近七分之一[12]。

而到了2014年,进口竹笋的成本更是上涨到了一年10万英镑,为了降本增效,爱丁堡动物园只好自己种了3000丛竹子[11]。

能花,但也能赚

能花,但也能赚

养大熊猫的成本高昂,但给动物园带来的收益也不容小觑。

比如爱丁堡动物园在2011年亏损了120万英镑,而当年底“甜甜”和“阳光”抵达爱丁堡后,游客人数猛增了51%,到2012年,动物园就扭亏为盈,盈利240万英镑[13]。

按平均13.5英镑的动物园票价和20英镑左右的玩具价格来算,两只大熊猫一年内给爱丁堡动物园带来410万英镑的收入[14],这个数字占到了其所属机构苏格兰皇家动物协会2012年总营收的将近三成[15]。

大熊猫在爱丁堡动物园成为了明星/wikicommons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熊猫在爱丁堡动物园成为了明星/wikicommons

和收益比起来,动物园花600万英镑签下的10年租约[14],也不显得昂贵了。

2013年,熊猫到多伦多动物园不到半年,就吸引了超100万游客,比动物园上一年接待的全部人数还多[16];而在法国波瓦尔,熊猫让当地动物园的参观人数增加了近两倍,从60万上升到160万人次[17]。

最狂热的要属日本民众。东京上野动物园的熊猫香香出生时,有超过11万人预约来见她第一面[5];2023年2月香香回国前,因为太多人来和她道别,园区每天还要采取抽签的方式进行参观,中签概率只有1/70[18]。

上野动物园附近,以大熊猫为主题的面包店、咖啡店、餐厅随处可见,熊猫的周边也花样百出,玩偶、挂件、珠宝、文具这些基本的纪念品不停上新,当地商店街组成的“上野观光联盟”甚至制作了带有各种熊猫商品所在位置的“熊猫地图”[19],帮助熊猫爱好者“精准消费”。

关西大学理论经济学教授宫本胜弘(Katsuhiro Miyamoto)估计,仅在香香生命的头三年半时间里,它就带来了539亿日元(约27亿人民币)的经济效益[20]。

大熊猫的意义,并不在于赚钱

大熊猫的意义,并不在于赚钱

不过,熊猫也并非是永远的摇钱树。

有学者估计,在前文提到的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动物园,大熊猫到来的头两年,为动物园带来了约460万-920万美元的额外收入,随后几年的影响却并不明显[21]。

前文提到的英国爱丁堡动物园和芬兰的艾赫泰里动物园,也都是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冲击、收入锐减,只好决定把大熊猫提前送还中国[2][3]。

值得一提的是,“甜甜”和“阳光”在爱丁堡的十多年中,园方团队多次尝试过让它们交配,甚至做了多次人工授精努力,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22]。如果他们像上野动物园的“比力”和“仙女”那样生下“香香”,爱丁堡动物园可能会迎来新的生机。

日本上野动物园的熊猫“晓晓”和“蕾蕾”。成功的熊猫繁育在海外并不算多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日本上野动物园的熊猫“晓晓”和“蕾蕾”。成功的熊猫繁育在海外并不算多见

只是,这样的人工繁育,绝不是保护大熊猫的唯一方式。

目前,中国大熊猫饲养繁殖的个体数量已经大幅增加,但是和繁育基地、动物园里的“小可爱”们比起来,大熊猫野外种群的保护,还没有得到公众的足够重视。

而大熊猫栖息地的保护,不仅关系着大熊猫作为一个物种的命运,更关系着众多和大熊猫共享栖息地的珍贵大型动物的命运。

比如,根据北大团队在《自然-生态与演化》上的研究,大熊猫自然保护区中,大中型食草动物和中型食肉动物的数量也在上升。备受关注的大熊猫,为它的“邻居们”,也撑起了一把保护伞[23]。

归根结底,熊猫最需要的,不是几千万美元的“豪宅”,而是自由、广阔的野生家园。

作者:田园 芙若拉

参考文献:

[1]BBC. (2020). Coronavirus: Pandas leave Canada for China's bamboo

[2]The Guardian. (2021). Edinburgh zoo may have to send giant pandas back to China.

[3]Yle. (2023). Finland prepares to return giant pandas to China.

[4]Hartig, F. (2013). Panda Diplomacy: The Cutest Part of China’s Public Diplomacy. The Hague Journal of Diplomacy, 8(1), 49–78.

[5]郝霞. (2018). 浅析熊猫馆环境建设——以南京市红山森林动物园为例. 城市建设理论研究 (电子版).

[6]Reuters. (2014). Giant pandas get a celebrity welcome in Belgium

[7]Financial Times. (2017). Panda politics: the hard truth about China’s cuddliest diplomat.

[8]TIERPARK BERLINFRIEDRICHSFELDE GMBH. (2022). GESCHÄFTSBERICHT 2021.

[9]BBC中文网. (2019). 付费租借熊猫不是那么黑白分明的一件事.

[10]Britannica. (n.d.). giant panda.

[11]The Guardian. (2014). Zoos weigh up the costs of China's 'pandanomics'.

[12]The Scotsman. (2012). Feeding time at Edinburgh zoo costs £1,400 a day.

[13]The Guardian. (2013). Edinburgh zoo's pandas help boost visitor numbers by 51%.

[14]The Scotsman. (2012). Panda pair worth £4m as zoo visitor numbers take off.

[15]The Royal Zoological Society of Scotland. (2013). The Royal Zoological Society of Scotland Annual Review 2012.

[16]CNN. (2013). How China's booming panda business works.

[17]Ouest France. (2019). Le zoo de Beauval espère garder ses pandas chinois dix années de plus.

[18]南方都市报. (2023). "香香"归来:生于东京的人气大熊猫与它的友谊使者之旅.

[19]Tokyo MX. (2017). シャンシャン公開直前! 街ぐるみで盛り上がる上野.

[20]NHK. (2019). パンダのシャンシャン 生うまれてから539億おく円えんの売うり上あげ.

[21]Driml, S., Ballantyne, R., & Packer, J. (2017). How long does an economic impact last? Tracking the impact of a new giant panda attraction at an Australian zoo. Journal of Travel Research, 56(5), 613-624.

[22]BBC. (2021). 熊猫外交:爱丁堡大熊猫再续租约 回顾阳光和甜甜产子未果的艰辛.

[23]Li, S., McShea, W. J., Wang, D., Gu, X., Zhang, X., Zhang, L., & Shen, X. (2020). Retreat of large carnivores across the giant panda distribution range.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4(10), 1327-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