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拜登就对乌援助资金恳求共和党人“不能让普京获胜”,但……

拜登就对乌军援恳求共和党人“不能让普京获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拜登就对乌军援恳求共和党人“不能让普京获胜”

【环球网报道】据路透社等外媒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当地时间6日恳求共和党人在国会通过对乌克兰军事援助,称“我们不能让普京获胜”,但结果似乎事与愿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地时间6日,拜登发表讲话 美媒报道配图

“如果普京拿下乌克兰,他不会停步。”据报道,拜登声称,普京会继续攻击北约国家,“我们将面临我们并不寻求的、现在也没发生的事情,那就是美国军队将与俄罗斯军队作战”。拜登还反复提醒共和党人“不要犯错”,“我们不能让普京获胜,再说一次,不能让普京获胜”。

路透社报道称,拜登还说,他愿意在边境问题上作出“重大”妥协,但表示共和党人不会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

路透社提到,白宫本周警告说,美国已经没有时间和金钱来帮助乌克兰抵御俄罗斯。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接受路透社电话采访时说,美国坚持其一贯立场,即不向乌克兰施压迫使其与俄罗斯谈判。他还说,拜登准备进行“合理、负责任的讨论,以在边境问题上取得两党成果”。

报道称,关于对乌军援,美国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主任莎兰达·杨本周表示,截至11月中旬,美国国防部已用完了623亿美元补充拨款的97%,国务院已用光了其获得的全部47亿美元军事援助资金。

美国广播公司称,尽管拜登在讲话中告诉共和党人“我们不能让普京获胜”,并批评共和党议员愿意送给普京“他所希望的最大礼物”,但在几小时后的6日晚些时候,一项包含对乌克兰援助的支出法案仍未能在美国参议院通过。据报道,美国参议院以49票同意、51票反对的结果,未能通过价值1105亿美元的支出法案,这项法案包括对乌克兰和以色列的援助。此项援助法案需获得60票才能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延伸阅读:

媒体:看准西方力不从心时机 普京"闪电"出访海湾两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普京抵达阿联酋,与接机的阿联酋总统穆罕默德握手 视频截图

6日起,俄罗斯外交刮起一阵“中东旋风”。克里姆林宫称,俄总统普京当天对阿联酋和沙特进行工作访问。7日,伊朗总统莱希将对莫斯科进行为期一天的访问,普京将与他会见。

“罕见”“突访”“48小时与三国互动”……舆论用这些词形容俄罗斯的中东外交。在巴以冲突持续的背景下,从外访海湾两国到迎接莱希访俄,普京在下一盘怎样的中东大棋?

短平快的点穴式外交

俄罗斯此轮在中东投棋布子,从普京“闪电”出访阿联酋和沙特起手。

乌克兰危机以来,普京的外访比较罕见,主要去往独联体国家。最近的几次访问包括:10月中旬的吉尔吉斯斯坦、中国之行,以及11月的哈萨克斯坦之行。

而今,他将在阿联酋和沙特留下足迹。这两个海湾国家经济实力雄厚,与俄罗斯同属“欧佩克+”成员。而且,两国对于乌克兰危机态度中立,其领导人也与普京建立私人关系,充当了俄罗斯与西方对话的“中间人”。

根据俄方说法,普京上一次访问阿联酋和沙特是在2019年。之后普京与两国领导人定期保持电话联系。

从访问形式上看,普京对两国的访问将在24小时内完成,具有“短平快”的点穴式外交特点。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普京将在访问期间与上述国家领导人探讨石油市场问题,包括在“欧佩克+”框架内的协作。此外,还将就巴以冲突等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佩斯科夫表示,普京将在访问期间与两国领导人探讨石油市场问题 资料图

从中东回国后,普京将在莫斯科会见到访的伊朗总统莱希。莱希的访问为期一天。双方将主要讨论伊俄关系和加沙局势。

一段时间以来,俄伊互动频繁。去年7月普京曾访问伊朗,当时两国能源企业达成总额约400亿美元的协议。今年下半年俄外长拉夫罗夫、防长绍伊古均实现对德黑兰的访问。就在12月5日,俄伊还签署了关于共同应对单边强制措施后果的声明,拉夫罗夫称之为“联合反制美国及其盟国非法制裁的重要步伐”。

有俄罗斯分析人士指出,“普京感觉更有信心了”——他与中东领导人密集接触很久没有出现了。“目标都是一样的:与欧佩克、中东局势等问题有关。”

发力中东有何考量?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指出,普京此轮中东外交具有突然性、密集性、高强度的特点:一方面可能基于安全考虑,尽可能排除外部干扰。另一方面,也显示普京对于地区安全治理有想法、有抱负,做好外交主动出击的准备。

普京的“中东外交组合拳”凸显哪些意图?张弘认为,可以从三方面看。

一是持续的巴以冲突,已成为中东地区关注的头等大事。俄罗斯作为全球大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希望在这一问题上更多发声,通过与中东国家扩大共识,提升在中东事务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二是乌克兰危机以来,美国不但拉拢盟友,还施压全球南方国家与俄保持距离。然而当前,美西方需要同时应对巴以冲突和乌克兰危机,暴露出战略资源投入不足、对乌援助力不从心等软肋。俄罗斯看准时机发力中东,意在打破西方外交孤立和遏制。

三是继续深化同中东国家的互利合作。

张弘说,以往,俄罗斯在中东主要依靠叙利亚这个“铁杆盟友”。伊朗、土耳其属于俄罗斯的合作伙伴。俄罗斯与沙特的合作则偏重商业利益,而非地缘利益。

而今,随着地缘格局变化,俄罗斯希望拓展中东朋友圈,使合作伙伴不局限于叙利亚等国。俄罗斯认为,在同沙特、阿联酋、伊朗深化关系方面,均有潜力可挖。

沙特长期以来是美国的盟友,但随着美国在中东影响力下降和中东国家战略自主性上升,沙特展开更全面、更平衡的外交布局,同“宿敌”伊朗握手言和。这些动向为俄沙关系带来更多可能性。

“尤其是新一轮巴以冲突,为俄罗斯与沙特对话提供空间,相互合作需求上升。”张弘指出。沙特是2002年《阿拉伯和平倡议》的主要发起者,坚持落实“两国方案”。对于美国偏袒以色列的做法,沙特无论在情感上还是外交上都难以接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本轮巴以冲突中美国偏袒以色列的做法,沙特难以接受,图为美国和以色列的国旗 资料图

“因此借着普京来访,沙特也是通过展现多元外交敲打西方,凸显自己在地缘政治、能源市场方面的价值。”张弘说。

再看阿联酋,它虽然是地区小国,但阿布扎比、迪拜在世界金融中心指数排名中位居地区前列。俄罗斯因乌克兰危机受西方制裁后,阿联酋在对俄金融结算业务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已成为俄罗斯企业的主要国际枢纽。

至于伊朗,它与俄罗斯自冷战结束以来就保持合作传统,主要围绕伊拉克、叙利亚、纳卡等问题,并共同打击“伊斯兰国”。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对伊朗实施制裁、将伊朗视作战略竞争对手之后,伊朗与俄罗斯合作空间扩大。拉夫罗夫10月曾表示,俄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谈判中约85%的事务已“谈妥”。

议题有交集也有区分

分析认为,普京与中东三国领导人的互动,在议题上既有“交集”,也有不同侧重。

首先,俄罗斯与中东三国都是“欧佩克+”成员。石油价格事关这些国家的财政收入和金融稳定。

此前,俄罗斯与包括上述中东三国在内的“欧佩克+”成员同意每天自愿减产约220万桶石油,但大幅减产却未能提振油价,原因在于减产措施不及预期、市场对措施落实持怀疑态度等。

因此,如何与各国密切协调,维持全球石油市场稳定和可预测局面,成为贯穿普京中东外交的议题。

其次,巴以问题的讨论,也是一个核心。

张弘指出,美国在这一问题上“拉偏架”,促使更多中东国家寻求外部介入。沙特、阿联酋均有与俄罗斯沟通巴以事务的需要。伊朗副外长则已于10月底前往俄罗斯,与哈马斯官员会面共商加沙问题。

除了这些共通的议题,也会有一些差异化的议题。

普京对沙特、阿联酋的访问中,经贸问题会列入议事清单。俄罗斯希望保持与两国经贸关系发展的势头,特别在工业、农业、数字经济、投资等领域扩大合作。

普京与莱希的互动,则可能着眼于: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协议谈判的进度、“跨里海”走廊的合作、制定贸易“路线图”以对抗“特定国家货币霸权”,以及恢复伊核协议的前景等问题。

张弘认为,伊朗在处理对俄关系上似乎显现“游离”姿态——既开展合作,也保持距离。接下来要看双方对于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构建的意愿和兴趣。这种关系的外交意义更多,抑或盟友成分更多,将决定双方合作的深度与含金量。

张弘表示,普京的中东外交也反映出近一阶段俄罗斯外交的态势。

一是追求大国地位的决心强烈,积极参与全球热点问题,表明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在全球地区事务中仍有足够资源,有参与国际、地区治理的意愿和能力。

二是讲求大国外交的制衡策略,擅于运用外交技巧。

三是由被动应对到主动出击。在俄乌冲突压力减轻、军事上获得主动权后,俄罗斯外交重新活跃起来。前不久拉夫罗夫还罕见赴北约国家出席欧安组织外长会。巴以冲突一定意义上缓解了俄罗斯的压力,使其提升在中东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俄罗斯外交似乎已走出困局,正朝着正常轨道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