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千年酸枣树

2015年10月,正是酸枣红遍子午岭山野沟洼的时节,九岘乡的干部郑重其事地邀请我们去看他们枣林村的千年酸枣树,由于事务冲突,我未成行,不几天,却读到了刘政先生的《题宁县九岘乡枣林村千年酸枣古树》:

千年沧桑酸枣林,傲雷斗霜唯此君。

愿挺坚韧更灵秀,福祉永佑枣林人。

一棵树,一首诗,一个虔诚的邀请,在我心里落字成章。子午岭缘边的蓝天白云,因了一棵千年古树更加倩碧靓丽,子午岭岭脊的莽原山野,因了一棵千年古树更加宏阔深邃。今年年初,我又在《庆阳古树》名录里赏读到古酸枣树的芳容以及简介:酸枣树,鼠李科,传说树龄约1000年(估测500年左右),树高11、1米,胸围1、34米,冠幅19平方米。据村中老人回忆,原来有3棵,基本是同一时间栽植,后来两棵被砍伐,现仅存此一棵。由于酸枣唯灌木,萌蘖能力强,在枣林村房前屋后均有分布,枣林村名也由此而来。现在的这棵酸枣树生长旺盛,结果能力强,调查期间正好是酸枣快成熟期间,枝头果实累累,颜色鲜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棵灌木历经了怎样的日月洗礼风雨涅槃,长成了一棵参天的乔木,成就一个村庄的传奇。酸枣树,在我最初的印象里,不是酸枣树,是崖边硷畔的酸枣僰,一般都不超过半人高,春日的阳光下,碧绿油亮的叶子陪衬着米粒一样的花蔓,给黄土高原贫瘠的山洼平添了几分姿色,给平淡无奇的童年留下了几分快乐。酸枣仁是一剂绝好的中药,性甘味苦,养心安神,益阴敛汗,治肝血不足、虚烦不眠、体虚多汗、津伤口渴。那时候,农村长大的孩子,都有秋天打酸枣,淘洗酸枣胡的经历。打酸枣,像是在山畔沟洼实现一季希望,也像是一场愉快的旅行。在荆棘丛生的酸枣僰里,体味人生最初的甘苦。

北川的路徜徉在七月无垠的绿色里,像一幅漫动的山水画。道旁的花草明媚途中的视线,绿水青山映衬风光田园,“一山一水皆景观,一花一草皆情缘”。怀揣着一棵久仰的酸枣树,我将走出诗的意境、图的美幻和记忆中的酸枣僰,去寻访千年酸枣树。

酸枣树,是那天我们拜见的最后一棵树,之前,我们探访了金村乡老庄村的千年古榆树,九岘乡左家川村的百年三角枫树。时间已临近傍晚,火辣的阳光亦如轻纱斜斜地倾撒,宁九公路顺着蜿蜒的九龙河,如一条黑色的绸带在浓密的绿色里延展,道旁的酸枣树娉婷在光晕里,叶脉里泛着油亮的绿光。树下广场边坐着纳凉歇息聊天的妇女,她们有的还在做针线活,隔旁不远处,几个老头抽烟拉家常。见到我们一行人围着树嘘长问短,他们也不怎么在意,继续着她们的话题与事务。因为她们见多了太多的外来人对这棵树的好奇与瞻仰,她们的内心已经存储了这棵树带给她们的幸福与骄傲。

树被铁锈红色的栅栏围着,一条主干直通树梢,没有大的分杈,有两处截肢掩映在枝枝蔓蔓的间隙,像两块醒目的伤疤,标注着生命的坚韧与沧桑。灰白的树身像是工匠精雕的竖条纹理,嫩绿的枝条像是母体上刚刚发出的苞芽,枝叶间绿色的果实像是一串串晶莹的玛瑙。整个树鲜活生动,除了那两处伤疤,那两处伤疤也是平平整整,显不出斧印刀痕。一千年的日月洗礼,一千年的人世沧桑,已使她适从了这里的土壤,这里的喧嚣与平静。

环顾四周,山体连绵,一马平川。这里再往上就是宁县人心里神秘而又幽美的九龙河的源头,九龙河溢满龙池顺流而下,在离酸枣树约5公里处的左家川河谷,形成落差三四十米的瀑布,那里山势险峻,远离村庄,很少有人知道九龙河瀑布的存在。那还是2015年的夏天,听外界的人说宁县九岘乡左家川九龙河的上游有一条瀑布,随之我们慕名而去,见识了深藏子午岭脚下的这一处美景。水落河堤,缓缓而下,九龙河流淌在九龙川,滋养着生灵万物,成就这千年不老的酸枣树枝繁叶茂,生生不息。

傍晚的时光惬意闲适,渐多的村人围拢而来,热情地向我们介绍酸枣树的来龙去脉。顺着71岁的原枣林小学老校长米玉芳的指引,我们仰望南山古城墙的遗迹以及那些废旧的窑洞,那里曾经有朗朗的书声。米玉芳做过小学的学生,也做过小学的校长,如今他精神矍铄,沐浴着子午岭的清风,品吟着九龙河的玉水,陪同着他们自以为豪的千年神树,安享晚年。他告诉我们,这里最早有11棵酸枣树,到生产队大集体时候还有3棵,后来包产到户有人砍了两棵做了木楼的楼腿,最后就剩下了这一棵。真是:历经浩劫独一枝,千年雨雪千年风。龙吟虎啸酸枣林,古木新枝画年轮。

枣林村以米姓人家居多,米姓也是这里的原著居民,据说,清朝这里曾经出过状元,叫米腾芳,更详细的情况无从考证。不过,这个村子的姓氏也很庞杂,大多是外来流民落户这里,枣林村以其博大的胸怀接纳他们在这里躬耕农业,绵延子嗣。酸枣树,就在宏阔的广场边,安静地凝望着崭新气派的村部,亦如她迸发的新枝嫩叶,朝气蓬勃,容光焕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夕阳下,人和物犹如时光长河里某个刻度上的一幅画,漫动酸枣树的枯枝新芽,人给予树以虔诚与敬仰,树赋予人以亘古与坚毅。久久的,我从不同的侧面反反复复打量这棵千年古树,因为我要赋予她一些文字一些思想,让她在我心里生长。旁边那几位聚首聊天的妇女看我们流连忘返的样子,她们中有人大声的告诉我们,这棵树上的酸枣又大又甜,和崖边硷畔的酸枣不一样,等过段时间酸枣红了我们再去。好啊!酸枣红了,那该是秋天了。秋天的子午岭、秋天的左家川、秋天的酸枣树会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