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沙特与伊朗在中国斡旋下达成协议,恢复正常外交关系,沙特与美国的关系也越发微妙。美国国会现在传出声音,准备彻底中断美沙两国在安全领域的合作,不再为沙特提供安全保护和断供武器贸易,逼迫利雅得方面改变外交立场。但从实际情况上看,如果美方真的迈出了这一步,反而有可能推动中国与沙特的关系更进一步。

据外媒《中东眼》报道,日前,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和共和党参议员迈克·李(Mike Lee)共同提出了一项议案,要求拜登政府依照1961年通过的《对外援助法案》,向国会提交更详尽的所谓“沙特人权”纪录报告,并准备通过一份联合决议案,停止向沙特提供安全援助。

迈克·李在一份声明中称:“美国的武器不应该在侵犯人权者手中。”而从美沙关系的实情来看,这一法案的提出,对于美国和沙特的关系,甚至整个中东的地缘政治形势,都有可能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

我们需要清楚的一点是,美国的美元霸权是建立在美元与石油捆绑这一基础上的,沙特则是这一体系中的重要支柱。而沙特等国愿意加入到这一体系之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国承诺为其提供安全保护。

因此,如果联合决议案真的通过,美沙安全合作中断,这一基础便有可能受到影响。对此,1999年就进入国会的克里斯·墨菲和2010年就成为议员的迈克·李,不可能不清楚。

他们现在还敢提出这一要求,有可能是受到了美国内政治的影响,但更多地应该是他们在看到沙特宣布采购总价值350亿美元的波音客机后,认定沙特现在与中国走近,只是在外交政策上进行微调,只要美国足够强硬,就能够把沙特拉回来。

美国议员的这种自信,来源于美沙此前的深度捆绑。特别是在国防领域,沙特十分依赖美国方面的支持,美制武器在沙特军队内占比极大。美方此前就曾预测称,如果双方的安全合作真的完全停止,沙特军队可能要花费十年时间,才能构建起新的防务系统。但这两人恐怕没有认识到的是,美沙关系已经出现了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痕,中东的地缘安全形势也有了根本性的变化。

首先,美国和沙特之间从来都不是特板一块。以“人权卫士”自居的美国,时常会以所谓的“人权问题”攻击沙特的国家体制。特别是在关键选举时,美国的政客们常常会借此攻击沙特,以赚取国内部分势力的支持。

在2020年大选前,拜登就以“卡舒吉案”为切入点,宣称沙特是一个应该被国际社会“唾弃”的国家,引发了利雅得方面的不满。虽然在真正成为总统后,拜登从务实外交的角度出发,试图与沙特修补关系,但双方的裂痕已经出现。现在美国人又要拿“沙特人权”说事,必然会引起沙特政府和民众的不满。

其次,沙特之前看重美国的安全承诺,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应对伊朗的安全威胁。毕竟,双方在宗教、民族等问题上有不少分歧,甚至在也门打了一场代理人战争。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中国的调解之下,沙特与伊朗的关系已经开始缓和,双方现在正准备恢复正常往来。在中国的协调之下,沙伊关系再度恶化的可能也在降低。沙特方面当前更为担心的恐怕是美以两国与伊朗的恶劣关系,会导致波斯湾陷入战火之中,影响沙特的能源进出口。

在此情况下,如果这份决议案,再在美国获得通过,美国和沙特的关系,极有可能彻底跌入低谷,甚至能够帮中国一个大忙。

要知道,如果美国不再与沙特在安全领域展开合作,中国完全有希望填补相关的空缺,以军贸为切入点,与沙特提升双方的军事互信水平,最终替代美国,成为沙特最关键的安全合作伙伴。

别忘了,沙特不是没有从中国采购过武器,沙特军队对于中国制造也一直赞不绝口,并且提出过采购某些新锐的“大杀器”。中国军工出品的新型合成旅、“翼龙”等无人机、FC-31战斗机、054A护卫舰等武器,也完全可以满足沙特的国防需求。

更重要的是,中国有一个华盛顿方面难以比拟的优势。那就是中国与以色列、沙特、伊朗这三个影响中东稳定的关键国家,都保持着良好的双边关系,与其他中东国家也都有着深厚的合作基础。中方完全能够像这次协调沙伊矛盾一样,帮助整个中东地区获得和平与稳定。

我们现在完全可以说,虽然这份由美国两党议员共同提出的决议案,最终能够通过还是一个未知数。但相关提议的出现,已不可避免地对美沙关系造成了负面影响。沙特必将重新考虑,是要继续当前与中美都保持友好的外交政策,还是要进一步深化与中国的关系。

我们甚至可以大胆猜测,随着这份法案的出现,中东局势极有可能向着一个美国一直极力避免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