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集团原董事长赵伟国涉嫌职务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紫光集团原董事长赵伟国涉嫌职务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3月2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日前,国家监委对紫光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赵伟国涉嫌职务犯罪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

经查,赵伟国身为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利欲熏心,肆意妄为,背弃职责使命,公器私用、化公为私,将所管理的国有企业视为私人领地,处心积虑巧取豪夺国有资产,违规将本单位的盈利业务交由亲友进行经营,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亲友经营管理的单位采购商品,指使上市公司董事实施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行为,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赵伟国涉嫌贪污、为亲友非法牟利、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有关规定,国家监委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此前,第一财经记者曾与赵伟国有过一次面对面的深度交谈,话题涉及紫光集团及他个人的有关争议等问题。其与记者的最后一次直接交流是去年4月,对于紫光的破产重整,当时他表示:“谢谢,我已不关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伟国聊天记录

赵伟国,祖籍河南,1967年出生于新疆伊犁沙湾县。1985年,赵伟国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通信专业。毕业后,赵伟国先在中关村工作;1993年,赵伟国重回清华读研究生。

2004年,赵伟国以北京同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裁身份参与清华同方与乌鲁木齐燃气总公司的改制。2009年赵伟国的健坤集团入主紫光集团,他先后出任总裁、董事长,此后掌舵企业12年。外界对赵伟国的背景猜测不断,赵伟国曾对记者表示,自己在北京并无亲戚,只是清华的校友资源比较好。

因为高调和张扬的行事风格,赵伟国在业内有“芯片狂人”的外号。从2013年之后紫光集团收购标的包括展讯通信、锐迪科微电子、新华三和法国智能芯片元件制造商Linxens等。在2018年4月,赵伟国出席第六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论坛,放出十年筹集1000亿美元,打造产业生态的豪言,表示该金额是对标三星、英特尔和台积电。

高调的行事风格也带来争议。紫光曾将投资的目光投向台积电,虽然交易未能达成,但此举引发郭台铭公开炮轰赵伟国,称其不过是一个炒股的投资者,“怎么能去问世界半导体教父张忠谋的公司多少钱要卖?不是你今天用钱就可以买的”。

在他任职期间,紫光集团规模迅速扩张,债务也随之激增。2018年起,赵伟国陆续卸任紫光集团多个重要职务。截至2020年6月,集团总负债规模达到2029亿元,连续数个到期债务实质违约,短债长投的恶果显现。2021年7月,紫光集团被裁定破产重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伟国

2021年12月10日,紫光股份等“紫光系”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紫光集团管理人的告知函,确定北京智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建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牵头方组成的联合体为紫光集团等七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战略投资者。

随后赵伟国强硬发声,对紫光破产重整事项提出质疑。他认为紫光集团的资产价值至少在2100亿元以上,中标方案将造成734.19亿元国有资产流失。

紫光集团管理人方表示:“坚决反对健坤集团和赵伟国个人散布不实信息,将采取措施依法追究相关个人和单位法律责任。”其认为,在赵伟国的带领下,紫光集团陷入了资金困境,最终出现债务危机,其后续提出的国有资产流失也属于不实信息。紫光集团管理人援引《重整草案》,指出紫光集团等7家重整企业资产估值1215亿元,负债估值1376亿元,净资产-161亿元,整体资不抵债。

最终,赵伟国的健坤集团还是在重整方案中投出了赞成票。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赵伟国以健坤集团董事长身份入主紫光集团之时,曾遭紫光集团小股东旺达集团的反对,理由是“引进新股东存在严重程序问题,涉嫌国有资产流失”。12年后赵伟国以同样理由试图阻止新的掌舵人入主,也未能逆天改命。

2021年末,记者曾在位于北京海淀区致真大厦的紫光集团总部面见赵伟国。在交谈过程中,赵伟国表示紫光集团是自己一手打造,破产重整管理人将自己完全隔离在外,令其不满。中纪委通报则提到赵伟国“公器私用、化公为私,将所管理的国有企业视为私人领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紫光集团有限公司

此前外界已有舆论质疑赵伟国掌舵紫光集团过程中有疑似利益输送行为。

2019年5月29日,紫光集团出资132亿元投资了3家有限合伙企业,这3家企业分别是成都芯航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都创芯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都嘉芯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3家合伙企业都由赵伟国所控制,且对外投资数家疑似被赵伟国实际控制的公司。

在2021年末的那次交谈中,赵伟国曾对记者辩称:“这些都是经清华控股批准的特殊商业目的公司,都有原因的。”

外界普遍认为紫光走向破产的原因是“步子迈得太大、杠杆过高”,赵伟国则持不同观点。他认为商业收购许多机会稍纵即逝,并不存在“节奏踏错”,而压垮紫光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北大方正债务危机,导致同为校企的紫光集团融资受阻。2019年12月2日,北大方正因一笔20亿元短期债券违约引发连锁危机,于2020年2月被裁定进入司法重整程序。

阻止紫光重整未果,赵伟国彻底出局,再无发声。去年4月,根据紫光集团破产重整事项法律程序的要求,紫光集团重整战略投资方智路建广联合体,投入重整用于清偿紫光集团原巨额债务的投资款600亿元已到位。这标志着,紫光集团重整进入实质交割。当时的赵伟国对此“已不关心”。

去年7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8月,丁文武的前同事、原工信部电子司司长、紫光集团前总裁刁石京亦被带走调查;北京紫光科技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禄媛失联。赵伟国失联的消息也正是那时传出。

同样在去年7月,融信产业联盟理事长、紫光集团新任董事长李滨发表致紫光集团全体员工的一封信,谈到集团下一步发展,他提出有五个维度的价值取向:一是要为国家的新兴科技产业发展做出贡献;二是为各位员工的前途和职业生涯负责;三是要保护现有投资人、广大股民的利益;四是要保证原有债权人的资产安全;五是要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这是集团今后工作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