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只特立独行的Eric(ID:EricDai1992),作者:一只特立独行的Eric,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最近几年短视频平台流行一种“放弃北漂风”Vlog,标题《放弃百万的年薪,我从大厂裸辞》,搭配一张字节、阿里的工牌照,已经成为小红书最常见的流量密码。

当年轻人习惯把“我,想开了”挂嘴上,预示着他们开始向现实妥协。每一代人都倔强过,每一代人最后也都会妥协。

只是80~90年成长于改革开放的这批人,人生前三十年见证了太多的奇迹,而奇迹的叙事中,失败者的视角往往被淡化处理,导致很多人都曾对自己寄予厚望。

直到中年悄然降临,平庸的事实无法再回避,也就耗尽了人们对“纯粹”的热爱。大家忙于在职场上塑造积极的人设,争先表达对领导的欣赏之情,处理永远回不完的工作消息。只是,生活却仍然充斥着不安和惶恐。

受困于狭窄的工位视角,勤奋开始从手段变成目的,内卷螺旋式爆发。但行业已不再有高增速、高回报来承载,所以连内卷都无法持续下去。很快,他们说:“我,想开了。”

人生的赌局仿佛提前开奖,上面清晰地写着“谢谢参与”。

也是,哪有那么多樱木花道呢?

寒窗苦读二十年,我才争取到一个暮木的角色。在对阵山王的比赛里,我的作用就是让樱木和安西教练在替补席完成激昂的陈词,走向他人生的高光时刻。随后,我又被换下。

其实,这场比赛也是我的高光时刻;全国大赛结束,我和赤木作为高中三年级的学生,从此退出篮球队,不会再有我的故事。

井上雄彦在2004年画完灌篮高手《十日后》说:“人生本来就有很多事是徒劳无功的。”

其实每个成年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离开大学以后,没有人会再对我说:“没关系,虽然这次没有成功,但要相信你是一个天才!只要好好准备,下次一定能行的!”

我想就是这样的落差,让很多40岁的男生,坐在电影里边看《灌篮高手》边流眼泪。

贾樟柯对他们的描述是:“那些放弃理想的人,往往都有非常具体的原因,都是要承担生命里的一种责任,对别人的责任。”

我们这些所谓坚持理想的人,付出的要比他们少得多,因为他们承担了非常庸常、日复一日的生活。他们知道放弃理想的结果是什么,但他们放弃了。县城里的生活,今天和明天没有区别,一年前和一年后同样没有区别。 《站台》这个电影之所以伤感,是因为生命对他们来说到这个地方就不会再有奇迹出现了,不会再有可能性,剩下的就是在和时间作斗争的一种庸常人生。 明白这一点之后,我对人对事看法有非常大的转变。我开始真的能够体会,真的贴近那些所谓的失败者,所谓的平常人。我觉得我能看到他们身上有力量,而这种力量是社会一直维持发展下去的动力。 ——《贾想:贾樟柯电影手记1》

但生活也并非毫无希望。

今天二刷《灌篮高手》的时候,我的旁边坐了一对母女,妈妈30多岁,女孩大概6~7岁了;妈妈一边流眼泪一边给女儿讲解角色,但女儿只想看篮球赛,对宫城良田的很多回忆段落不是很理解,希望快进过去。

“妈妈流川枫好帅啊。”

“妈妈为什么这个人叫胖猩猩?”

“妈妈为什么要演这个人小时候的事?什么时候继续比赛啊?”

“妈妈这个电影想表达什么意思啊?”

妈妈:“生活有时候就像比赛一样,会很难;你要记住安西教练的话,不要放弃比赛,如果你现在放弃的话,比赛就提前结束了。

她说完这段话,我愣了一会儿,随后宫城完成了最后的突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只特立独行的Eric(ID:EricDai1992),作者:一只特立独行的Eric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