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伦·麦金莱(Warren McKinlay)曾在英国皇家空军服役多年,是一名优秀的电气机械工程师。

他认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直到2005年发生一场车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沃伦·麦金莱,图片来自镜报)

那是在诺福克郡的A1075高速路上,沃伦骑着他的旧摩托车,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行驶。

他对这辆摩托车不是很满意,早早挂到eBay上出售,那天是他最后一次骑摩托车。
可谁知道,就是这最后一次出了问题。

在一个瞬间,摩托车的方向没有调整好,径直向路旁的树撞去。
沃伦整个人被狠狠地甩到树干上,瞬间昏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沃伦的摩托车,图片来自镜报)

这场事故导致沃伦的骨盆和后背骨折,双肺破裂,他在生死边缘挣扎了好几天。

还好,在妻子莎拉的陪伴下,他幸运地渡过难关,并在四个月后迎来女儿凯蒂的出生。生活似乎在走向正轨,但沃伦注意到自己变得有些不对劲。

“我感觉我不像我自己了。每次听到很大的噪音,或者凯蒂开始哭时,我就会勃然大怒。从女儿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全身心地爱她,可我不得不离开家,因为她的哭声让我头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沃伦的摩托车,图片来自镜报)

“事故发生的几个月后,我会推着轮椅从一个房间进入另一个房间,但刚刚进去,我就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进来。有六周时间,我整个人处于空白状态。”

“还有一天,我出门开车去购物,回来却坐出租车回家。当我看到屋外没有车时,才意识到自己把车给忘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沃伦受伤的部位,图片来自镜报)

也许这只是简单的健忘症,但进入黑德利医疗康复中心后,沃伦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医生为了增强他的背部力量,把他转院到黑德利。这个康复中心隶属于英国国防部,受伤的士兵们都在这里治疗。

在沃伦的周围,有很多从阿富汗回来的士兵,他们断手断脚,整日痛苦呻吟。

这股氛围太可怕了,沃伦被鲜血和死亡笼罩着,渐渐的,他的感知变得奇怪起来……
他觉得自己好像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沃伦与墓碑,图片来自镜报)

“我看到太多从阿富汗回来的人,他们没有腿没有手。死亡的阴影包围着我,我好像身处一场活生生的噩梦中。我开始拒绝吃东西,因为我觉得这没有意义,我是个死人。我活在另一个现实里。”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我真的相信自己在摩托车事故中丧生了。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我的灵魂没有前往彼岸。”

沃伦拒绝进食,他觉得让一具快要腐烂的身体吃东西,简直荒诞。他枯坐在病房里,一坐就是大半天,没有人能得到他的一丝回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黑德利医疗康复中心,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他也拒绝医生给他治疗,反正他已经死了,哪有给死人治病的道理。

“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既然如此,医院怎么能让我康复呢?”

这种奇怪的现象引起了医生的重视,他们扫描沃伦的大脑,发现他的额叶(大脑中控制情绪的部位)存在损伤。这种损伤导致他情绪波动很大,能极快地从高兴转向抑郁。

同时,受伤士兵们的出现引发沃伦产生死亡妄想,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精神病,叫“科塔尔综合症”。

科塔尔综合症是法国医生朱尔斯·科塔尔(Jules Cotard)在1880年的巴黎心理学会上首次提出的精神疾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朱尔斯·科塔尔医生,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他遇到了一名43岁的女性,她说自己的身体只有皮肤和骨骼,没有任何内部器官。她相信自己遭遇了不死诅咒,想死都死不了。

这位女士拒绝进食,最后活活饿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一位患者,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到目前,全球大约有200多人患过科塔尔综合症,他们患有持续性的焦虑症、抑郁症,对自己的身体存在残缺妄想,或者认为自己就是个行走的尸体。

精神病学家发现,这种病症的产生和大脑的两个部位失灵有关。一个是负责识别面孔的梭状回面孔区,一个是将情绪和面孔联系起来的杏仁核。

当这两个区域出问题的时候,患者的感知会脱离现实。

他们要么觉得亲人的脸不再熟悉,也就是卡普格拉妄想症,认为自己的亲人被长相相同的陌生人代替了;

要么觉得自己的脸不再熟悉,也就是科塔尔综合症,质疑自己的存在是否真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沃伦,图片来自镜报)

著名的科塔尔综合症患者包括53岁的菲律宾女子L。

她在菲律宾服用抗抑郁药多年,搬到美国后,她出现了奇怪的幻觉。她认为自己已经是尸体,身体闻起来有腐臭味。L女士央求亲人把她送到太平间,觉得那儿才是她的归处。

亲人们选择把她送到精神科。在那里,L女士担心医护人员会趁她不在家,烧掉她的房子。她拒绝吃饭、服药,几度昏厥,还好在强行服药一个月后,死亡幻想消失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抗抑郁药,图片来自每日健康)

另一个57岁的女子在丈夫出轨后出现死亡幻想。

她和丈夫结婚40多年,感情很好,但某天,她发现丈夫私底下和陌生女人谈情,瞬间崩溃了。

两个月后,女子出现便秘、腹痛,全身有冻僵的感觉。五个月后,她说自己快要死了,或者已经死了,虽然医学诊断显示她的身体没有疾病。

“我已经死了,肉都快掉了,身体冻得梆梆硬。” 她不停告诉医生,“我根本吸不进空气。我就是无法呼吸,也无法排便。”

女子希望大家向她发出悼词,但人们坚称她没事。在吃了几个月的抗抑郁药后,她渐渐恢复正常。

沃伦的病也慢慢好了,不过他靠的不是抗抑郁药,而是病友的帮助。

起初,沃伦不承认自己的大脑出问题。他称自己头脑清醒,他就是个行尸走肉,一个活死人。

因为拒绝吃饭,他的体重迅速从85公斤下降到70公斤,医生们只好输营养液救他。

就在沃伦在虚幻和现实中挣扎时,他在黑德利遇到一个退伍士兵,他刚好也得过科塔尔综合症!

“这是十亿分之一的概率啊!他也经历过相似的死亡幻想,这实在太罕见了。两个科塔尔综合症患者碰面的几率和中彩票一样小,但在黑德利医疗康复中心,它竟然发生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黑德利医疗康复中心,图片来自DNRC)

这位病友告诉他,“已经死亡”这种感觉很逼真,虽然知道是错的,可就是忍不住相信。

为了让自己从那种幻觉中走出来,病友选择自我切割。他当过去的自己已经死了,要以新的身份重新开启人生。

“我从来没想过这么做,但和他聊了以后,发现这种方法确实有效。” 沃伦说。“事故前的我已经死去,现在的我是一个全新的人。在治疗师的帮助下,我渐渐好转,重新开始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沃伦和莎拉,图片来自镜报)

沃伦不再相信自己是能动的尸体,而是活生生的人,只是笨拙了些。

他的头仍然很疼,也受不了噪音,但他选择直面挑战。
2016年,在妻子莎拉的帮助下,沃伦加入残疾军人赛车队,把精力和热情放在热爱的事物上。

“因为伤病,我很难继续工作,但英国赛车队让我的生活有了重心。”

“无论情况多么糟糕,人总有活下去的理由。这就是我从残疾士兵身上学到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今的一家四口,图片来自镜报)

虽然科塔尔综合症是很严重的精神病,但只要坚持治疗,大部分患者都能康复。

到现在,沃伦有了一儿一女,一家四口幸福美满。

死亡幻觉成为他能轻松说出来的谈资,人的韧性真是不可小觑啊……

ref:

https://www.mirror.co.uk/news/real-life-stories/soldier-walking-corpse-after-rare-9367576
https://www.eadt.co.uk/news/21433411.walking-corpse-syndrome-made-think-dead-horror-crash-says-war-veteran/
https://www.bbc.com/news/av/disability-38247754
https://www.elsevier.es/en-revista-revista-colombiana-psiquiatria-english-edition--479-articulo-cotards-syndrome-description-two-cases--S253031202200039X

MyCatsAStargazer:我現在也是覺得對生活麻木了 會有種靈魂抽離的感覺 自己在做事有種看別人做的樣子 躺著不動也有 但是經常感覺到抽離久了 腦子會發出指令 你快動一下 不然很危險

金中炯炯:还好可以治疗 也治好了

阿航阿航去远航:听起来像解离

璃夏_KoniBlue :能治好没死真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