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NO.2515-海河与天津

文字:尚雪峰

校稿:辜汉膺 / 编辑:澄澈

2023年夏,海河流域的暴雨再次唤起人们对1963年华北大洪灾的记忆。那场灾难中,天津的经验和教训成为了历史的镜鉴。面对新的洪峰,天津能否展现出更强的韧性和应对能力?

这次的洪水事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窗口,让我们看到天津如何从历史中学习,不断完善其防洪策略,以应对未来的挑战

京津冀部分地区受灾严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海河流域的历史与洪水

天津,是一座坐落在海河流域内的北方城市。海河流域是华北地区的重要水文脉络,由海河主河道及其众多支流组成,构筑了一张纵横交错的河网。由于其特定的地理和气候条件,海河流域自古便是洪水频发之地。

京津冀地区基本被海河流域覆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海河流域的形成与黄河古河道的演变紧密相连。在古代,黄河河道的变迁导致了部分旧河道逐渐形成了今日的海河水系。狭窄的河道急促的流速,以及多河交汇时的洪峰叠加,使得这一地区长期受到洪水的困扰。而人类的活动,如河道疏浚、土地开垦等,进一步加剧了洪水的频发

黄河下游河道变迁图

(图:wiki)▼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明清两代,天津曾多次遭受洪水的侵袭。为了抵御这一天然灾害,当地居民逐渐采纳了“泄、滞、束”的三重防洪策略。但随着时代的演进,尤其是近现代,天津的城市化进程加速,人口激增,土地利用率日趋提高,使得传统的防洪措施逐渐显得力不从心

1963年,天津历史上的一场特大洪灾给这座北方城市留下了沉重的烙印。据《20世纪中国水旱灾害警世录》记载,那场暴雨的强度、范围和持续时间均创下了海河流域的历史纪录。

天津地势低洼又多水汇聚

历史上常常遭受水灾之苦

(图:壹图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暴雨导致海河上游40多条支流相继爆发山洪,大小河流频繁溢出,甚至有中小型水库溃坝,洪水如猛兽般直逼天津城。8月,天津市区水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四米,整个城市仿佛沉浸在一个巨大的水槽中。无数建筑和桥梁遭受重创,许多居民被困家中,只能依赖船只来往。

城市内涝严重

(图:壹图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场灾难不仅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更夺去了数千人的生命。当地的老一辈人们提及那年的洪水,脸上都会露出难以掩饰的痛苦。

民间流传着如“洪水之势猛如虎”和“水淹七尺,家破人亡”这样的俗语,李润杰先生的快板书《抗洪凯歌》也生动地描绘了那场大洪水的凶猛:“解放桥平槽儿,金汤桥遭淹泡...六三年,八月十四这一晚,天气恶化变了脸,狂风暴雨绞成团...”。这些描述都让人深切地感受到那场洪灾的毁灭性影响

洪水过后,满目疮痍

(图:壹图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综合看来,海河流域的洪水是自然与人为因素交织的产物。而1963年的特大洪灾,更是这些因素相互作用的极端结果。这场灾难不仅给天津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更让人们深刻认识到,在与自然的斗争中,人类往往是处于劣势的一方

从1963年的教训到现代防洪策略

从1963年的教训到现代防洪策略

在1963年的大洪水之后,响应毛主席的“一定要根治海河”的号召,天津制定了一套全面的防洪治理方案,遵循“上蓄、中疏、下排,适当地滞”的原则,旨在从源头到出海口全方位地控制洪水

首先,“上蓄”策略着眼于上游地区。在这一阶段,天津新建扩建了一批大中型水库,确保它们能够有效地拦蓄洪水。同时,通过开展水土保持工作,减少了上游的径流量,从而降低了洪水形成的风险。

许多人都认为天津防洪设施的大规模修建在1963以后

实际这是一个错误的认知

大部分工程在1963年以前就开建了

例如今天津境内的于桥水库,开建于1959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接下来的“中疏”策略主要集中在中游河道。天津投入大量资源疏通和加固河道,先后开挖疏浚骨干河道50余条,确保洪水能够顺畅地流过,不会因河道堵塞而引发泛滥。此外,通过对河道的整治,提高了其流速和流量,使中游地区能够更快地泄洪

曾经“桀骜不驯”的海河干流

被牢牢束缚在人工堤岸之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下排”,这一策略的核心是确保洪水能够迅速、有效地排入海中。天津市在下游地区开展了大规模的工程建设,如扩建独流减河,新建子牙新河和永定新河,它们都被设计为在洪水期间能够迅速排放大量水流, 以分担海河干流的泄洪压力。

独流减河下游河段宽达700米

为汛期行洪做足了准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了上述三大策略,天津还特别重视“适当地滞”的原则。这主要涉及到蓄滞洪区的建设和管理。我国一共设置了98处国家级蓄滞洪区,其中海河流域便有28处。在洪水威胁之时,这些地区能够临时存储大量洪水,从而有效地分散和削减洪峰,减轻下游地区的压力。

海河流域蓄滞洪区示意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一系列的防洪措施中,减河和新河的作用尤为关键。例如,马厂减河不仅分泄了南运河的洪水,还为当地农田提供了灌溉水源。而永定新河的成功建设,使得洪水能够迅速流入渤海,大大降低了天津市区的洪水风险。

永定新河绕经天津主城区北侧入海

为天津增添了一条防洪“护城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了硬性的工程措施,天津还注重非工程措施的实施。例如,在1963年的大洪水中,天津市政府迅速展开了全面的救灾和恢复工作,不仅进行了灾民的救援、转移和安置,还及时跟进了医疗卫生和灾后生产等工作,确保了社会的稳定和人民的安全。

为了更好地管理和协调各项工作,1980年,经国务院批准,在天津市成立了海河流域管理机构(海委)

承担海河流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的重任

(图: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总的来说,天津在1963年大洪水后的防洪策略,不仅体现了前瞻性的治水思路,更展现了对人民生命安全的高度重视和对社会稳定的坚定承诺。

韧性城市:天津新的挑战与机遇

韧性城市:天津新的挑战与机遇

2023年,华北的洪水再次对天津的防洪体系提出了挑战。由于7月28日以来的强降雨,海河流域的多条河流水位超出警戒线,尤其是大清河和子牙河,更是经历了罕见的大洪水

尽管这次洪水的规模和影响已经被评估和确认,为后续的应对策略提供了数据支持,但天津的洪水形势依然严峻。永定河泛区在河北已经启动,洪水进入后,流速明显下降,形势逐渐稳定。但在天津的武清区,河流流量仍在持续上涨,已超过100立方米/秒,这意味着洪水仍有可能威胁到天津市区

永定河泛区示意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津市水科院的资深工程师李保国对这次洪水进行了深入分析。他指出,此次降雨量是自1963年以来的最大值,导致海河流域的降水总量超过了400亿立方米。由于降雨区域与天津之间的河段调蓄能力不足,洪水迅速涌入天津。

以永定河为例,其主要降雨区域位于门头沟、房山等地,而其下游的首个蓄滞洪区就是跨越河北和天津的永定河泛区,这使得洪水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滞,直线冲向永定河泛区。

京津冀降水实况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次洪水中,天津面临了多重矛盾和挑战。这些矛盾不仅仅是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的叠加,更是在全球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下,城市发展环境保护的冲突。

例如,蓄滞洪区内土地开发利用程度不断提高,导致了蓄滞洪区分蓄洪水与保障区内居民生命财产安全、发展经济之间的矛盾越发突出。

此次蓄滞洪区的分蓄洪威力巨大,多个蓄滞洪区近二三十年来首次启用,区内居民的财产损失和当地的基建损坏都不可忽视。蓄滞洪区启用后,各地应当如何善后?

蓄滞洪区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横屏图:图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蓄滞洪区运用补偿暂行办法》已经颁布实施20余年,但其间正是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阶段,当地常住人口、从事的生产活动方式、土地利用方式都发生了较快变化,如果不根据实施过程中暴露的问题及新的需求及时修订,则会引发更多矛盾性的问题。

这样的事件,很容易被归类为“黑天鹅”事件,即那些低概率但高影响的不可预测事件。然而,对于长期关注气候变化和城市发展的专家来说,这样的洪水更像是一个“灰犀牛”事件,即那些高概率、高影响,但常常被忽视的风险

韧性城市的理念正是为了应对这样的不确定性和风险。韧性不仅仅是抵御和恢复,更重要的是学习、适应和进化。

为汛期的河流保留充足的洪泛区

控制城市建成区和人类活动的干预

人与自然才能做到和谐相处
(图:壹图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面对黑天鹅和灰犀牛事件时,一个韧性城市不仅能够迅速响应,还能从中吸取教训,为未来的挑战做好准备。

例如,天津在1963年的洪灾后,就开始构建一个能够持续学习、适应和改进的城市系统。这种系统不仅仅是技术和资源的投入,更多的是文化和心态的转变。

在2023年的洪水中,尽管面临了许多矛盾和挑战,但天津展现出了更为显著的韧性和应对能力,强调精准应灾,将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

总的来说,2023年的海河洪水为天津带来了一系列的矛盾和挑战,但同时也为这座城市提供了一个宝贵的机会。正是这些矛盾和挑战,促使天津不断地学习、适应和进化,成为一个真正的韧性城市。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天津已经做好了准备,不仅仅是为了应对,更是为了成长和发展。

城以水兴,水城交融

天津与这条母亲河的故事还将继续续写下去

横屏海河夜景,图:壹图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3年的华北洪水与1963年的特大洪灾相比,虽然都给天津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天津已经从过去的经验中学到了很多。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资源整合和持续学习,天津已经建立起了一个更加韧性的城市系统,能够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洪水挑战。

这次的洪水再次证明,只有不断学习、适应和改进,才能真正实现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本文作者系天津大学城乡规划专业博士生、中国生态城市研究院顾问,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志愿者,主要研究领域:城市防洪韧性】

参考资料:

(书籍)

《海河志》1-4卷,海河志编撰委员会,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文献)

[1]韩家田.海河流域“63.8”特大洪水简介[J].水文,1981(05):56-59.DOI:10.19797/j.cnki.1000-0852.1981.05.013.

[2]詹国器.海河流域1963年特大洪水的抗洪斗争[J].海河水利,1993(05):42-45.

《水利部:海河发生流域性大洪水》大公网络

《海河水系的形成》海山主

《海河流域洪水红色预警》观察者网

(网页)

维基百科:1963年海河特大洪灾

百度百科:减河

《铭记 | 1963年,天津人珍贵的抗洪记忆!瞬间泪目》中老年时报

《中国水利报专版报道海河流域洪水防御工作》中国水利报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壹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