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费用,不完全等同于技术实力,但与后者息息相关。因此,研发费用向来是衡量企业技术实力的核心维度。

在以研发为本的创新药行业尤其如此。尽管相比海外药企,在花钱搞研发这件事上,国内药企依然落后,但可以明显看到,药企正在奋起直追。

上半年,国内医药行业上市公司总研发投入超过580亿元(中国医药研发百强榜详见下文),同比增幅在10%左右。

尽管绝对值并不算高,但从大部分药企的研发投入来看,决心不是问题。这也是医药行业螺旋向上的源动力。

相比决心,经历周期洗礼的市场似乎更加关心,这些研发费用都投到了哪里?研发效率又如何提升?

绝对值有待提升,但胜在“决心”

不知何时起,“硬核”成了诸多公司的目标。而市场评判药企够不够硬的最为关键的指标,就是“研发费用”。

因为在上市公司财报中,这项被命名为研发费用的科目,专门用来记录一个时间周期内,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入。

以该指标为衡量标准,中国上市药企中最硬核的选手无疑是百济神州。上半年,百济神州研发投入达58.82亿元,一已之力占据整个行业1/10的研发投入,以极大的领先优势处于第一的位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百济神州之后,中国生物制药、恒瑞医药、石药集团、复星医药分列第2—4名,研发投入分别为23.57亿元、23.31亿元、23.04亿元、21.34亿元。

当然,不能忽略的一点是,财报中的研发费用数据并不完全真实。部分药企为了美化当期利润,会将部分研发费用递延,也就是进行资本化处理。

比如,今年上半年恒瑞医药实际研发投入为30.58 亿元,其中超过7亿元进行了资本化处理。但总体而言,资本化对药企研发费用绝对值影响相对有限,因此研发费用仍是我们观察创新药企研发力度的有力指标。

从绝对值来看,国内药企研发投入有待提升。上半年,港、美、A股上市的创新药企,研发费用为558亿元。而美股上市的跨国大药企中,仅默沙东一家药企研发投入就达到了176亿美金,约合人民币1289亿元。

不过,国内药企研发投入绝对值较低,与发展阶段密切相关。毕竟,国内医药行业起步较晚,企业规模仍处于发展初期,难免出现投入绝对值较低的情形。

如果从研发投入增幅来看,国内药企对于研发投入的决心是显而易见的。上半年,研发投入前100名药企中,接近70家药企的研发投入同比增长。

这或许也是最值得期待的一个信号。

效率第一,降本如何推进

除了对比研发费用的绝对值,在观察药企技术实力时,我们还需要关注一个指标:研发效率。

持续的研发项目若是长期难以实现盈利,无疑会拖垮一家公司的现金流,因此要发效率也极为非常关键。

通过上半年财报的研发费用来看,我们也能看到,国内药企越来越开始重视研发效率的提升。

按照会计准则,能被计算在研发费用成本中的项目是多方面的,包括研发人员工资、劳务费、材料费、试验费、设备折旧费等等。

根据药企的支出项目,核心研发成本主要为两部分:人员工资和临床费用。降本增效也必然围绕这两方面展开。

人员工资方面,可操作的空间大致分为两点:裁员、降工资。

裁员是主旋律。最为典型的就是三叶草生物,随着新冠疫苗预期的走低,其研发团队也在大幅收编。2022年6月末,公司研发人员为291人;而到了今年6月末,研发人员下降至200人。

与此同时,公司也在进行相应的降薪:去年上半年,公司研发人员薪酬均值为78.69万元,今年上半年则是76.42万元。这两大举措,也成功让公司的研发投入减少了7600万元。

不仅是三叶草,上半年通过减少研发团队规模来保持高效研发效率的药企不在少数。

当然,也有些药企并非在人员薪酬方面进行改革,而是在临床费用方面下功夫。

临床试验作为研发推进的必要措施,并不会被暂停。总体来看,药企提高效率的核心措施为:减少外包,提高自主临床比例。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百济神州。一直以来,百济神州都表示要通过加大自主临床比重以增效,这也在财务上得到了体现。上半年,百济神州的内部研发费用占总研发费用的比重,已接近60%。

康方生物等药企也均表示,因为将外包工作改为自营的缘故,临床费用成本得到了有效控制。

以上不难看出,药企正在通过多种手段提高自己的研发效率。

变现考量,不要重复造轮子

那么,580亿元的研发费用都在花哪了?有两个维度,一个是“收款方”维度,即钱都给了谁,是员工还是外包还是临床买病人;另一个则是管线维度,钱都投到哪些研发领域了。效率之外,后者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个观察维度。

毕竟,创新药的变现逻辑非常清晰,只要能够研发出一款切实有效的药品,基本不用担心销量问题。

但这也是过去中国创新药行业的问题所在。内卷之下,大部分药企的研发投入都投向了同一个领域。

这在PD-1领域得到了充分诠释。目前,百济神州、君实生物在PD-1领域的研发投入均超过50亿元,恒瑞医药的投入也超过20亿元。

加上其它药企的投入,PD-1领域的研发投入规模是非常惊人的。这也意味着,PD-1在为少部分药企创造价值的同时,实际上也在毁灭价值。

对于创新药行业来说,研发路径大体来说只有两条:打造“人无我有”的独家优势,或是创造“人有我优”的产品溢价。

从半年报来看,国内药企的研发扎堆现象有所改善,越来越多药企开始往深水区前进。这也意味着,天文数字的投入和令人心生畏惧的烧钱速度还只是个开始。

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说,眼下最关键的不是担心数以亿计的资金消失,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苛求完美的变现逻辑,而是对创新研发的敬畏之心。

2023年医药研发百强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